笔趣阁 > 危情追凶 > 第三十八章 伙食费

第三十八章 伙食费

    蒋沐阳扬了扬下巴:“敢不敢打赌?”

    “赌什么?”

    “簋街新开了家小龙虾,听说不错,怎么样?”

    “成交。”不就是一顿小龙虾嘛,即便输了,她也请得起。

    打印机嘎吱嘎吱地响着,速度极为缓慢。等待期间,严一帅风风火火地回来了。

    “把那破玩意儿先停喽,这儿有个音频文件,先听听。”

    端末赶紧按了暂停键,把他带回来的U盘连到电脑上,输入密码后,语音开始播放,是一段电话录音。

    电话接通,男人只说了句“是我”,并没有报出姓名,接下来问孩子们是否都好,家里有没有什么事。

    女人回答都挺好的,问男人现在在哪儿。

    男人没回答这个问题,只是说他在外面挺好的,不用惦记。

    踌躇了一会儿,女人说让他抽空回来,把手续办了。

    接下来是一阵沉默,男人说“好”,之后叮嘱她照顾好孩子。

    女人一说话,端末就不由自主地瞪大了眼睛,虽然有些失真,她还是听出那是李向秀的声音。

    两分多钟的通话时长结束,严一帅问道:“听出来是谁了?”

    “李向秀,另一个是尚凡平。”尽管没听过尚凡平的声音,从通话内容也能判断得出来。

    蒋沐阳看向严一帅,见他点头,打了个响指:“小学妹,下班去吃小龙虾。”

    “什么小龙虾?”严一帅不明所以。

    端末笑着道:“我说你去技术科是朴顺爱的案子有了线索,他不信,跟我打赌,输了。”

    “输了还这么高兴,你脑子进水了吧?”严一帅满脸嫌弃。

    “谁请客不重要,关键是有人陪。”

    “早说呀,我陪你。”

    “上次让你请我吃,你还嫌不卫生呢!”

    “上次是上次,这回可以有。今晚就去,记得你买单哈。”

    这下换了蒋沐阳一脸嫌弃的模样:“就知道你个铁公鸡,什么不卫生,就是不想花钱。”

    眼看着两人还有继续插科打诨的趋势,端末做了个暂停的手势:“停停停,二位,咱们现在不是在说案子吗?”

    严一帅把U盘从电脑上拔下来收好,说道:“通话时间不长,只知道对方是在吉山一带,具体位置没有追踪到。我这就去跟吉山警方联系一下,请他们帮忙查查。还愣着干嘛,赶紧干活,晚上按时下班吃小龙虾去!”

    后面的一句是对蒋沐阳说的,同时还伸脚做出要踹人的姿势。

    晚上的小龙虾并没有如愿吃成,勤务指挥部工作效率很高,很快就组织好了警力和设备,寻尸的时间就定在第二天。为了不影响案子的进度,当天必须得加班。

    晚饭是在食堂解决的,几个人一直忙到八点多才下班。

    陆无川说要去找燕林飞,名正言顺地和端末一起回了莲北新城。

    回到家里,端末去找换洗的衣服准备洗澡,门铃就响了。

    透过猫眼,看到的居然是刚分开不到十分钟的陆无川。

    “你的储备粮。”门一开,陆无川径直换了拖鞋,把袋子拎到了厨房里。

    鸡蛋、肉、速冻食品、蔬菜、水果、酸奶、罐装咖啡、果汁,甚至还有一提啤酒。

    该放冰箱的放冰箱,该放厨柜的放厨柜,整套动作自然流畅,就象在自己家里一样,看得端末一愣一愣的。

    “陆哥,你哪来这么多东西?”

    陆无川好像听到什么天大的笑话一般,低笑道:“当然是超市里买来的,难不成你以为是从大街上捡的?”

    “你什么时候去超市了?”一整天都在局里,他哪来的时间?

    陆无川边放东西边说:“林飞下午去买的。”

    “你说找他有事儿,就是这个?”

    “对啊。”陆无川理所当然地说着,从厨柜里拿了杯子,倒了果汁递过来。

    端末道了声谢,接过来喝了一口,说:“一共花了多少钱?你帮我带给他。”

    “不用了,”陆无川自己开了罐咖啡,倚在流理台上说道,“他现在是我养着呢。”

    端末不可思议地指着他问:“你……养他?”难道他们俩是真爱?这个消息简直太劲爆了!

    “是呀,他离家出走,躲到莲城,所有的卡都被冻结,现在就是个穷光蛋。”陆无川耸了耸肩。

    “这样啊。”端末有些泄气,脑海中唯美的画面瞬间破碎。

    陆无川突然意识到什么,抬手去敲她的小脑袋:“想什么呢!我很正常!”

    端末急忙闪开,嘟囔着:“我又没说你不正常,是你思想太污了。”

    “行了,早点儿休息,我先回去了。”陆无川把喝过的咖啡罐扔进垃圾桶,抬腿往外走。

    端末赶紧跟了出去:“诶!多少钱,我转给你。”

    “不用转,当伙食费好了,明天的早餐你看着做就行。明天要去郊外,多穿点儿。”换好鞋,陆无川又叮嘱一句,“锁好门。”

    呃?买这么多东西送过来,原来是为了来她家蹭早餐吃呀?等端末琢磨过味儿来,他已经关门离开。

    ……

    根据刘越的供词,他将尸体肢解之后,开车拉到三环甚至是四环丢弃、掩埋。

    莲城的主要城区都在二环以内,三环已经算是城乡结合处,而所谓的四环尚处在规划当中,并没有形成完整的环城公路,好多地方都是荒地。

    刘越丢尸的地点比较分散,此时又正是冬天,可想而知,此次寻尸工作的难度有多大。

    早上八点半,几辆车先后开出了市公安局的大门,直接奔赴莲城南郊。

    大约九点五十左右,到达了刘越所说的一处抛尸点。

    这里曾经是一片农田,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有一年夏天,莲城地区连续多日暴雨,为了保住主城区,城郊几处被选为泄洪区,这片农田就在其中一个泄洪区内,因此成为一片荒地。

    残雪覆盖之下是一簇簇的荒草和枯枝,太阳半掩在云层之中,天空灰蒙蒙的,让本来就寒冷异常的冬日更添了几分萧瑟。

    刘越被带下了警车,面对白皑皑的荒芜,他怔愣了片刻,朝荒地的一个方向指了指:“我记得那边应该有个废弃的枯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