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危情追凶 > 第三十七章 新线索

第三十七章 新线索

    晚高峰早就过了,一路顺畅,九点刚过就到达了莲北新城。

    三人进了电梯,陆无川分别按了十五和十八两个按键。

    燕林飞凑到端末身边:“妹子,你住哪屋?”

    “1503。”

    “我住1806,以后常来哥哥这儿窜门哈!”

    端末不置可否地笑了笑。

    燕林飞还想再说什么,收到陆无川警告的眼神,悻悻地闭了嘴。

    电梯到了十五楼,端末告别离开,等到门再度关上,他终于忍不住开口:“这小姑娘在你那儿做什么工作?”

    “刑警队,当然是刑警了。”陆无川给了他一个看傻子的眼神。

    “就她那样的也能做刑警?”电梯停了,燕林飞边走边咂舌,“遇到坏人,她是打得过,还是跑得快呀?”

    陆无川倚单手摸着下巴做沉思状:“这个我还真不清楚,你要是有兴趣,可以找个时间试试。”

    燕林飞按了密码,说道:“哼哼,我跟她动手,你不心疼?”

    陆无川随手开了客厅的灯,上下打量了身边的男人一眼,果断地摇了摇头。

    “你就嘴硬吧。”燕林飞不屑地撇了撇嘴:“诶!别跟我说你对她没意思啊。”

    换了拖鞋,他把自己瘫在沙发上,接着说道:“大老远接我,又送我回家,其实是想跟人家一起上下班吧?”

    他出门忘了带钱,打电话给陆无川,只是想让他转点儿钱,自己打车回家,没想到这家伙问清他所在的位置,二话不说就来接人,搞得他在原地愣了半天。

    直到看到车里的端末,他才明白过来。不过却是更为惊讶,有一种千年铁树要开花的赶脚。

    要不是他现在正处于离家出走阶段,不方便跟其他人联系,他都想立即昭告天下了。

    陆无川即没承认,也没否认,坐到旁边的单人沙发上,低着头按手机。

    “喂!问你话呢!不会又跟你的小女友聊上了吧?”燕林飞把拖鞋甩过去,正打在他的脚踝上。

    “别胡说!”陆无川终于有了反应,丢过来一个警告的眼神,“不然……你知道后果。”

    “得得得,就当我什么都没说!”燕林飞赶紧求饶。

    这家伙什么德行,他再清楚不过了。谁要是惹他不痛快,那就别想过消停日子,更何况自己现在有求于他。

    端末洗完澡才看到陆无川半个小时之前发来的消息。

    LU:明天早餐还吃馄饨吧,如果没有,三明治、面条、培根煎蛋都行。

    这几个选项是上次她上次提过的,意思再明显不过,这是吃定她了,还不容拒绝。

    端末想了想回复:除了面条,其他都没有。

    过了十多分钟,手机才传出提示音。

    LU:你这日子过得也太惨了。

    LU:那就吃面条,我不挑食。

    说得好像他多大度、多好养活似的。连着两个周末都没休息了,她哪有时间去采购食材呀!

    小尾巴:老大,面条也要现擀的(可怜)jpg.

    LU:手擀面比挂面好吃,吾心甚慰(微笑)jpg.

    慰你个脑瓜子!端末对着手机翻了个大大的白眼,看在他伤还没好的份儿上,还是回复了个OK的表情。

    第二天早上七点二十,陆无川准时按响了1503的门铃。

    “去忙吧,不用管我。”门一开,他进来,先把手里的灰色男款拖鞋放到地上,大大方方换了鞋,然后到餐桌前落座,就象在自己家一样自然。

    端末呵呵:“您老人家倒是随和。”

    几分钟之后,两碗面上桌,阵阵香味随之扑鼻而来。

    面条粗细均匀,淡酱色的面汤上浮着油花,翠绿色的碎葱花和海米点缀其上,看着就让人食指大动。

    陆无川把一碗面都吃光,连汤也不剩,之后给出了评价:“口感筋韧,面香浓郁,汤清味鲜,清淡爽口。如果再加一个糖心鸡蛋,那就更完美了。”

    有人喜欢自己做的食物,自然是件舍得高兴的事情,可端末的嘴角还没来得及扬起,就随着他后面那句话弯了下去。

    “鸡蛋有呀,不仅鸡蛋,牛羊肉呀、鱼呀、菜呀……什么都有。”

    “那为什么不放青菜?”陆无川问。

    端末耸了耸肩:“都在超市里,没时间去取啊,老大!”

    说着,端起收拾到一起的碗筷去了厨房。

    以往那个毒舌男肯定会回上几句,谁知碗都洗完了,他也没出个动静。

    擦干了手走出厨房,就见陆无川还坐在餐桌边,双肘支在桌上,头低着,修长的手指穿梭在手机屏幕上,细碎的刘海垂下来,遮挡住了脸上的神色。

    她连如何怼回去的话都想好了,可这人却突然不按常理出牌,纵有千言万语也只能都憋在肚子里。

    见她出来,陆无川收起了手机:“走吧。”

    ……

    舞女失踪案的凶手落网,后续工作却还是很多。局领导指示勤务指挥部负责调集人员,全力配合寻尸。

    陆无川一到局里就去了勤务指挥部,端末和蒋沐阳埋头整理卷宗。

    只有严一帅翘个二郎腿喝茶,理由是他老眼昏花,容易出错,这种严谨的事情要交给年轻人来做,必要的时候,他打下手。

    对此,端末一笑了之,蒋沐阳戏谑了几句也去忙了。所以在电话铃声响起时,两人连头都没抬,反正有打杂的。

    严一帅抓起电话听筒时还是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听清对方说的是什么之后,神情立即严肃起来,半弯着的腰都坐直了。

    挂断电话,他丢下一句“去技术科”,就以极快的速度出了办公室。

    剩下屋里两人面面相觑,蒋沐阳摇着头耸了耸肩:“也不知道又抽什么疯。”

    端末敲键盘的手指不停,说道:“也许是有什么新线索了吧。”

    “刘越该交待的都交待了,还能有什么新线索。”蒋沐阳不以为然。

    “别忘了,朴顺爱可不在其列。”端末盯着电脑屏幕进行排版,确认无误后,按了打印键。

    “想什么呢,哪有那么好的事儿,”前边的案子刚破,下一个案子马上就有线索,蒋沐阳不相信会有这么幸运的事儿。

    “那可不一定哦。”端末拿起杯子喝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