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危情追凶 > 第三十六章 警花小姐姐

第三十六章 警花小姐姐

    “这是直率,挺好的。”曾维雅说道。

    钟凯哼哼了两声:“跟他在一起,得有颗强大的心脏。不然随时有可能一句话把你气个半死。有个词,叫什么来着?就是形容他这种人的。”

    毒舌,端末在心里想着,下意识地吐了吐舌尖,结果这一小动作被钟凯看在眼里,他轻拍着桌面说道:“对,就是这个词。毒舌,陆无川就是典型的毒舌男。对吧,老严?”说完还给了她一个赞赏的眼神。

    此刻的端末深深地体会到,什么叫就怕猪一样的队友,尽管没有抬头,她也能感觉到来自斜对面的那道寒光。求生欲致使她赶紧低下头喝茶,假装与自己无关。

    “不愧是钟**医,剖析得很透彻!”严一帅竖起了大拇指。

    陆无川状似无奈地摇了摇头:“就那么一丁点脑容量,还不知道省着点儿用!”

    “你说谁呢?”钟凯瞪着眼睛问。

    陆无川指了指严一帅:“说他呢,你的脑容量肯定比他大多了。”

    见钟凯满意地点头,他又补充道:“如果他只有两个G,你至少是他二倍。”

    “接下来,你是不是想说自己有8个G呀?”钟凯挑眉。

    陆无川晃了晃食指:“NO,NO,NO,正常人都要以T计,更何况是我,根本就不在一个层面上,没有可比性。”

    钟凯撸了撸袖子:“陆无川,你是不是欠揍!”

    “老钟,上!我在精神上支持你!”严一帅完全就是看热闹不怕事儿大。

    曾维雅掩唇而笑:“你们够了啊,都多大的人了,见面就掐。”

    服务员陆续送菜进来,众人开始边吃边聊。不过,话题主要围绕以前工作上的事情和曾维雅在国外这几年的生活,蒋沐阳偶尔会附和一两句,端末则是把注意力都放在美食上。

    这顿饭接近尾声的时候,陆无川的手机响了,他起身出去接电话。

    过了一会儿回来说:“账我已经结过了,朋友有事儿,我得去接他。”

    “不会又是那个燕公子吧?”严一帅问道。

    陆无川耸了耸肩:“你倒是挺会猜的。”

    说罢朝端末扬了扬下巴:“走吧,顺路送你回家。”

    端末眨巴了两下眼睛:“我住莲北。”她家在莲城的最北端,顺路岂不是要出城了?

    陆无川眉头蹙了蹙,穿了外套抬腿就走,扔下一句:“哪儿那么多废话,让你走就走。”

    “有顺风车不搭白不搭。”严一帅偏凑过来低声说,“那位也住在莲北,就在旭阳派出所辖区。”

    从清和轩打车回家至少也要二三十块,有顺风车当然好,端末赶紧放下喝了一半的果汁,跟其他几个人打了声招呼,拿着自己的东西就追了出去。

    曾维雅的目光从门口收了回来,问:“你说的燕公子是燕林飞?”

    “正是此人,你也认识他?”严一帅摩挲着手里的酒杯,满脸带着兴致。

    “见过,不是很熟。”曾维雅微微笑了笑,“我印象中,他这个人挺有趣的。”

    “嗯,不是一般的有趣。”严一帅抿唇,“前阵子,我还在旭阳派出所,他坐出租车没带钱,被司机直接给拉到所里,还是无川过去接的他。”

    “手机不能付款?”蒋沐阳问。

    严一帅呵呵了两声:“手机、钱包、钥匙,统统没带,不然也不用无川特意跑一趟了。”

    钟凯笑得肩膀直耸:“难得老陆那家伙也有被人支使的时候,看来两人关系不一般呀。”

    ……

    黑色越野车停在市中心东南方向的一个大型购物中心附近,端末手指轻敲着方向盘,双眼无焦距地盯着前方不远处不停闪烁的霓虹灯。

    喵了个咪的,这哪是搭顺风车,分明是替人当免费代驾。

    开车过来用了将近二十分钟,陆无川说他要接的人就是跟她住一个楼的朋友,让她在车里等着。

    这都过去差不多十分钟,还没出来。有这个时间,自己坐出租车也快到家了。

    又过了一会儿,总算是看见陆无川从购物中心里出来,同行的还有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男人。

    那人比他矮不了多少,穿着件宽松的短款羽绒服,脑后是个小马尾辫。肩头斜挎一个黑色的牛津包,金属LOGO上的字母在灯光下特别的醒目。

    尽管不认识那是什么品牌,端末也看出他背的是个摄影包。

    两人到了车边,陆无川径直上了副驾驶,降下车窗睨着车外的人:“傻站着干嘛,还不快点儿!”

    看到驾驶位上的端末,男人眉头挑了挑,拉开后门上了车。

    “我叫燕林飞,是无川的发小。请问这位小姐姐是……?”燕林飞刚坐稳便主动自我介绍,还把右手从两个前座之间伸过去。

    陆无川无情地把那只手拍了回去,顺便瞪了他一眼。

    端末本来就没有要跟他握手的想法,但出于礼貌还是侧头笑了笑,报了自己的名字。

    车里开着暖风,燕林飞把身上的包拿下来,放到座位上,拉开羽绒服的拉链,朝前探着身子:“端末……这个名字挺有意思。小姐姐看着年纪不大,还在上学吧?”

    端末在陆无川的示意下已经启动了车子,在前方的路口调转了方向,嘴里答道:“大四,现在正在实习。”

    “哟,都大四了,学什么专业的?在哪儿实习呀?”

    陆无川回头瞪了他一眼:“哪来那么多废话,坐好!”

    “干嘛!随便聊聊都不行?”燕林飞翻了个白眼,随即换了张笑脸,“妹子,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

    “我现在归陆哥领导。”端末随口敷衍。

    “啊?!原来是警花小姐姐……”

    若不是在开车,端末真想扶额,这一会儿小姐姐,一会儿妹子的,还真够跳跃的。

    陆无川咬牙道:“小燕子,我警告你,再不闭嘴,别怪我把你丢下不管。”

    端末正在心里暗自吐糟,听到“小燕子”这个称呼,实在没忍住,噗嗤一声,不厚道地笑了。

    燕林飞刚想开口反驳,感受到一记眼刀飞来,立即捂住了嘴巴,还做了个拉拉链的动作。

    终于安静下来,端末总算是得以认真开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