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危情追凶 > 第二十七章 劝他回来

第二十七章 劝他回来

    终于扳回一城,感觉通体舒畅,端末主动坐回副驾驶,一路上唇角都是扬着的。

    到达尚凡平家楼下,十二点三十五分,陆无川把车停在单元门不远处的一个花坛旁。

    不一会儿,一大一小两个孩子出来,哥哥牵着妹妹的手,边走边说着什么。小姑娘脸上带着几分委屈,但还是频频点着头,很乖巧的模样。

    陆无川联系了社区的陈书记,不多一会儿,陈书记便匆匆赶来,带他们上了二楼。

    敲了几下门,里面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问是谁。

    陈书记清了清嗓子,自报名号,门随即便开了。

    屋里的女人四十多岁,偏瘦,脸色不太好,有些发黄,颧骨尖耸,上面还有很明显的黄褐斑。眉毛浅细,带着鱼尾纹的眼角微向上挑,嘴唇很薄。

    俗话说“女人颧骨高,杀夫不用刀”,虽说有迷信的色彩,但却真的会给人一种为人尖酸刻薄的感觉。

    “向秀,这是市公安局的同志,来跟你了解点儿情况。”

    “我就是一家庭妇女,啥也不知道,有啥可了解的。”李向秀一张嘴,果然对得起她这副面相。

    陈书记脸色微沉:“只要是中国公民,都有义务配合公安机关的调查,家庭妇女也不例外。”

    “行啊,你们问吧。”李向秀往门框上一靠,把门口挡了个结结实实。

    陆无川居高临下地睇着她:“如果你不介意尽人皆知,我们也无所谓。”

    话虽未明说,但那股冷然之意却是十分明显,李向秀微怔了两三秒,还是把人让进了屋。

    三室两厅的房子,虽然装修风格老了点儿,但能看出当初也是用了心的。

    李向秀没有想要招待客人的意思,自己先在单人沙发上坐下,等三人落座后,直接说道:“你们有什么话赶紧问,我下午还有事儿。”

    陆无川将手搭在沙发扶手上,微抬着下巴:“尚凡平是你的丈夫吧?”

    “是啊,”李向秀露出一丝讥讽,“不过,他好久没回来了,就算是犯了什么事儿,你们找他去,别问我。”

    “向秀,你别说话总是夹枪带棒的。”陈书记对她的这种态度很不满意,“你们不是还没离嘛,怎么就不能问你了。”

    “分居已经超过半年了,跟离也差不多。”李向秀反驳道。

    陆无川摇了摇头:“只要一天没拿到离婚证或是法院的判决,你们的婚姻关系就还在存续期间。”

    李向秀立即瞪了眼睛:“别以为我不懂,电视上都演过,他欠别人钱,只要是我不知道的,就不用跟他一起还债。所以,就算是有他写的欠条,也跟我一毛钱关系都没有。”

    “忘了跟你说,我们是市局刑警队的,只负责刑事案件,谁欠谁钱的事儿不归我们管。现在有一宗案子,需要他出面配合调查。”

    “什……什么是刑事案件?他那个人胆子挺小的,杀人放火、抢劫啥的他肯定不敢。”

    李向秀原以为尚凡平在外面欠了钱,才被警察找上门来。甚至怀疑他是不是故意跟人借钱,想要多占些家里的财产。

    她都打算好了,无论如何也不会承认任何债务,可一听是刑事案件,心里也发毛,脸上有了几分慌乱。

    “具体情况现在还不方便向你透露,但只有找到他,他才有机会摆脱嫌疑,否则……对他很不利。”

    看得出李向秀对尚凡平并非全无感情,正是抓住这一点,陆无川的话说得模棱两可,但却又让人感觉,如果尚凡平不出现,后果将会不堪设想。

    李向秀眉宇间的川字纹更深了些:“我不是不说,是真不知道他在哪儿。”

    “你最后一次见他是什么时候?”陆无川问。

    “国庆节那天下午,他回来过,说是看看孩子,没吃晚饭就走了。”

    “后来没再联系过?”

    “没……没有。”

    陆无川目光深邃:“李向秀,现在涉及的是刑事案件,知情不报,影响破案,会被追究刑事责任。尚凡平将来怎样还不可知,如果你再出现什么问题,那……”

    他顿了顿,又接着说道:“孩子可就没人管了。你儿子再有一年半就要高考,现在是关键时期,可不能因为你的一念之差,影响了孩子的前途呀!”

    陈书记在上楼之前重新介绍过李向秀,说她这个人虽然对别人刻薄,但对两个孩子却是倾注了满腔的心血。尤其是大儿子,高考在即,那是她全部的希望。

    正因为这样,在陆无川将话题转到孩子身上之后,李向秀的表情出现了松动。

    思忖片刻之后,她才说道:“国庆节过后他往家里打过一个电话,说出远门了,短期不会回来。如果我想通了,就去法院起诉离婚。他说他打听过了,如果一方下落不明,法院会在报纸上发公告。他看见了,能回来就回来,如果回不来,半年之后法院会做出缺席判决。到时候,孩子和家里所有的财产自然就都会划到我的名下,以后我们俩就没有关系了。”

    端末心中暗叹,一知半解就当真事儿,如果离婚真这么容易,离婚率还得再上升几个点。

    陈书记显然也知道不是这么回事儿,和端末一起看向陆无川,就听他问:“你起诉了吗?”

    李向秀摇了摇头:“我原本就不愿意离,况且……我没有找下家的打算,以后也就是守着两个孩子过日子,离与不离还不是一个样。”

    “现在不一样了,”陆无川说道,“这样吧,如果跟他取得了联系,你劝劝他,让他回来,该面对的早晚都要面对,逃避终究不是办法。”

    李向秀嗫喏了半天,她知道陆无川不会告诉她尚凡平犯了什么事儿,把希望寄托到了陈书记身上:“陈书记,老尚到底犯了什么事儿?”

    陈书记叹了口气:“向秀,不该问的别问。你赶紧让老尚回来。你们俩能继续过更好,过不下去,也别总这么纠缠着。小志那孩子也不小了,该懂的都懂,他不会怪你们的。反而现在这样,才会让他更担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