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危情追凶 > 第二十四章 要素

第二十四章 要素

    “当然是积极进取,乐观向上啦!”端末丝毫不吝啬对自己的赞美。

    陆无川不置可否,将一支u盘丢给她:“给你一个发扬积极进取精神的机会。”

    “什么东东?”

    “朴顺爱家附近的监控。”

    端末插u盘的手一抖:“从现在起,我也想做个贪图享乐的人啊!”

    自从到了刑警队,看过的监控录像时长已经远超她从小到大看过的电影、电视剧以及各种视频的总和,以至于提到监控录像这四个字,她就觉得眼花。

    “你不是那样的人。”陆无川唇角带着一丝戏谑,“认真点儿,别错过任何细节。”

    朴顺爱家所在的孝廉小区是个老旧小区,监控探头不多,除了小区出入口,园区里面只有两个。所幸她家离其中一个不远,虽然不能直接看到她家的单元门,但却是进出的必经之地。

    鏖战了一天半,端末终于抓到几个关键点。

    她迫不及待地把结果拿给陆无川:“九月二十七号早上五点十七分,有一辆出租车到过朴顺爱家楼下,两分钟后调头原路驶离。”

    “五点三十八分,一个男人匆忙开走了停在楼拐角的一辆深红色东风风行。这辆车二十九号上午十一点又出现了,二十分钟后离开。那个男人总是行色匆匆,我觉得很可疑。”

    “还有,一个小时后,有一辆小型的冷链车开进去,直到晚上十点才出来。”

    陆无川拿起座机,拨通了交管处的电话,把车牌号码报了过去。

    二十多分钟后,反馈信息发到了他的手机上。

    九月二十七日凌晨,李善贞正是乘那辆出租车回的家。紫红色东风风行的车主叫尚凡平,而冷链车则是挂名在市肉联厂。

    冷链车为何会出现在孝廉小区,需要亲自跑趟肉联厂才会知道。而尚凡平的个人信息在交管处有登记,进入户籍查询系统即可知道他更多的情况。

    为了验证自己的猜测,端末首先查了他的手机号码,再对照之前失踪人员的通讯记录,她抑制不住内心的兴奋:“陆哥,陆哥,陆哥!”

    陆无川正在喝水,被她叫得一口呛住,咳了几声才说:“复读机呀你,有话直说!”

    端末正在兴头上,没将他的嘲讽放在心上:“他们果然是认识的,而且九月二十六号、二十七、二十九号都有过联系,没准儿人就是他杀的。”

    与她的兴奋相比,陆无川的面色平静得不能再平静:“学校老师有没有讲过刑事案件的构成要素?”

    端末没明白他的意思,直接照本宣科,“有两种说法,一种是五要素,即作案时间、作案究竟、相关人、相关物、相关行为。另一种是七要素,何时、何地、何人、何事、何故、何法、何果。”

    “那你说说,你掌握了哪一条?”

    ……呃,除了尚凡平与朴顺爱有联系,曾经去过她家,其他好像都没有。

    “侦破过程中,不是允许大胆猜测嘛。”端末说得极没底气。

    陆无川倒是挺欣赏小姑娘这股子冲劲儿,打击的话到了嘴边,又变成了:“大胆猜测可以,但别被其左右了思维。”同时还露出了一个浅笑。

    难得看到他笑,虽然那笑容极其的浅淡,端末还是受到了鼓励,试探着问:“联系户籍所在地的派出所,先了解了解情况?”

    “可以。”陆无川微微点头。

    这时办公室的内线电话响了,端末离得近,顺手接了起来。当听清楚对方说的是什么之后,那双大眼睛简直放出了无限光芒。

    “陆哥,李春华指甲里留下的皮屑与烟头上唾液的dna结果一致!”第一次参与的案子有了重大突破,端末当然开心,从眉毛到眼睛再到唇角,都如同弯弯的月牙。

    陆无川直接拨了严一帅的手机,把这个消息告诉他。

    那边不知道说了什么,他又说:“嗯,找个合适的时机,把人带回来。”

    下午四点多,刘超被带回了市公安局。

    “真特么闹眼睛!”严一帅一进办公室便狠狠啐了一口,“那俩不要脸的货,啥玩意儿都敢试。老陆,你都想不到,他居然在……”

    被陆无川狠狠瞪了一眼,这才发现端末正坐在墙边打电话。他捂了捂嘴,侧过身压低声音:“刘超太重口了。”

    “朴顺爱的案子需要跟进,这边就由你来安排吧。”

    严一帅不大的眼睛咔吧了两下:“朴顺爱怎么了?”

    陆无川把刚查到的一些线索大致讲了,严一帅听完不禁皱眉:“如果真是这样,应该另案处理了。”

    “反正都到这个地步了,没必要再甩给别人。”陆无川轻飘飘地说道。

    严一帅点头:“也是,辛苦归辛苦,总比便宜那些王八羔子强。”

    ……

    端末联系了尚凡平户籍所在地的友谊派出所,所里的头头都去局里开会了,管片民警接待了她和陆无川。

    可惜这次没有去老城区派出所那么幸运,片警小张调过来不到半年,提起他的片区,还是一副很头痛的样子。

    “咱们所辖区范围大,片内又有从小学到高中的重点学校,房价一年比一年高,却挡不住家长购买学区房的热情,一套房子隔个几年就有可能倒手换个房主。还有那些借读生,家不在这片,到了初三、高三在附近租个房,家长过来陪读,这流动量就更大了。”

    “接到你们的电话,我马上查了。尚凡平一家是七年前搬过来的,相对而言也算是老户了。他家有两个孩子,就在咱们这片的重点高中。闺女小,还上小学呢。尚凡平开了个电器维修部,他老婆以前在民营企业当出纳,现在做什么我还真不清楚。”

    小张一口气把自己知道的都说了,随后露出一个抱歉的笑容:“我跟社区书记联系好了,她比较了解情况。社区今天上午有个活动,陈书记说她那边安排好就过来。”

    见陆无川没有要吭声的意思,端末笑了笑说:“要不你告诉我们社区在哪儿,我们直接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