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危情追凶 > 第二十二章 聊天

第二十二章 聊天

    端末在小超市门外的时候,透过玻璃看到他差点打翻了装烟灰的小塑料碗,之后他的手就一直插在口袋里,烟头是怎么进的证物袋呢?

    “你不觉得用手直接拿别人抽过的烟头,很不卫生吗?”陆无川将证物袋丢到她的腿上,“收好。”

    收好证物袋,端末摘了羽绒外套的帽子和口罩,歪着头看了看他搭在方向盘上的手:“陆哥,你真厉害,不去当魔术师可惜了。”

    手法可真够快的,当着人面,捂个碗口的功夫就用证物袋装了烟头进去,还没被发现,春晚的魔术表演也不过如此吧!

    车子拐出了城中村,汇入到车流当中,陆无川斜睨了身边的小丫头一眼:“你不觉得太假了吗?”

    端末挤出一个无辜的笑容:“我这可都是真情实感。小偷要是有你这手艺,警察可就有得忙了!”

    “再胡说八道,小心我把你扔下车去!”

    求生欲让端末闭上了嘴巴。哼哼,不就是开个玩笑,至于把人扔下来嘛!真是钢铁大直男。可不可以申请换个搭档?跟这个人一起,感觉太窒息了!

    回到局里,烟头拿去送检。严一帅和蒋沐阳那边也有了消息,张翠英被害之前有一个男人曾多次出入她家,经附近邻居辨认,这个男人就是刘超。

    不管其他失踪者与刘超是否认识,至少张翠英、李春华和崔华与他都有过密切的关系。

    只可惜,这三个人住的地方没有直接的监控录像可以调取,实在拿不到确实的证据。尤其是除了李春华,另外两人连被害时间都无法确定。

    陆无川向勤务指挥部申请了人员调配,由严一帅和蒋沐阳负责,对刘超暂时进行监控。

    电脑播放着从老城区派出所带回来的监控录像,重点是赢发超市所在的那条街,以及刘超家附近的路口,时间从李春华被害的前一天开始。

    陆无川和端末一个用电脑,一个用笔记本,端末调快了录像播放的速度,眼睛紧盯着屏幕,看到可疑之处,暂停、回放。

    天逐渐黑了下来,小姑娘完全没有从电脑前离开的意思,陆无川开了办公室的灯,用手机订了两份外卖。

    吃过饭,两人又接着继续工作。

    九点多的时候,端末终于抻了个懒腰,揉着发硬的脖子说道:“陆哥,赢发超市门口那条街都看完了。刘超早上六点开了店门,中午他妈过来送饭。下午两点半,他离开,一直到晚上关店也没回来。第二天早上是他父母去开的门,他十点二十五才到店里。”

    陆无川把眼镜摘下来,合上了笔记本电脑:“嗯,他两点四时回了趟家,二十分钟之后出门,直到凌晨一点才回来。第二天上午十点十分出门,在楼下与人聊了十分钟左右,时间完全对得上。”

    “尸检报告上说,李春华死于夜里十点至凌晨十二点,刘超的作案嫌疑很大哦。”端末喝了一口水,突然想起了什么,快速翻阅自己的记事本,“陆哥,陆哥,那天白天刘超跟李春华联系过,发的微信!”

    “走,我送你回去。”陆无川起身去衣架上拿外套,见她没动,蹙着眉看自己,他微勾了勾唇角,“放心,他跑不了。太晚了,明天再说。”

    端末抬头看了看墙上的电子钟,快十点了,的确有点儿晚:“不麻烦你了,我自己叫车就行。”

    “别磨蹭,快点!”陆无川已经穿上了外套,朝门口摆了摆头。

    上司发话,自然要听。不仅省了车钱,他那辆黑越野也比网约车要宽敞舒适。

    到了莲北新城,陆无川并没有调头回去,反而开进了进去,跟着一起下了车。

    “陆哥,我自己上去就行。”自打搬到这儿,还没请人到家里来过,更别说是男人,而且这么晚,她可不想邀请他上楼坐坐。

    “朋友住你楼上,我去他那儿。”

    端末这才想起第二次见他就是在电梯里,他从楼上下来。不好意思地挠了挠眉毛,主动开了单元门。

    进了电梯,陆无川分别按了十五和十八两个按键,说道:“明早七点五十到楼下。”

    端末微怔,随即反应过来,明天可以搭他的车去上班。本着来而不往非礼也的原则,她笑眯眯地说:“要不,陆哥你早点儿下来,过来吃早餐?”

    陆无川只犹豫了不到三秒钟,便点头:“好。”

    回到家,洗过澡,端末突然想起忘记告诉陆无川自己家的门牌号。一层楼有六户,总不能让他一大早上挨家敲门吧!

    看看时间,十一点零五,不管了,就算已经睡了,明早看到也来得及。

    小尾巴:我住1503,明早别敲错门(偷笑)jpg.

    编辑好信息,按了发送键。紧接着,就听到叮铃一声,简直就是秒回。

    上面只有一个好字,简单明了,连个标点符号都没有。

    本以为对话就此终结,没想到下一条信息紧跟着蹦了出来。

    lu:怎么还没睡?

    小尾巴:正在思考明天吃什么……馄饨、面条、三明治,还是培根煎蛋?

    lu:早起包馄饨?

    小尾巴:冰箱里有现成的,煮一下就行。

    lu:超市速冻还是你自己包的?

    小尾巴:当然是我自己包的啦!猪肉鲜虾馅的。我是不是很能干(得意)jpg.

    lu:好

    lu:早点儿睡

    端末发了个晚安的表情,把手机扔到床头柜上,关灯睡觉。

    1805的客厅里,陆无川看着手机屏幕上那只憨憨的,打着哈欠道晚安的丑萌鸭,不禁勾起了唇角。还真是对这只鸭子还真是情有独钟,连聊天表情都是它。

    话说回来,小姑娘会做饭不稀奇,可是会包馄饨倒是让人觉得意外,也不知道味道怎么样,想想还真有些期待。

    燕林飞洗完澡,擦着头发从房间里出来,看到好友唇角带笑盯着手机,不禁吓了一跳:“喂,陆公子,你这是吃错什么药了?”

    陆无川很自然地把手机屏幕关掉,顺手放进裤袋:“口水滴到睡衣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