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危情追凶 > 第二十一章 买烟

第二十一章 买烟

    经过他的一番介绍,陆无川和端末基本掌握了刘超的情况。从派出所拷贝了监控录像,两人前往城中村。

    上世纪八十年代末,莲城进行过一次大规模的棚户区改造。大量的平房拆迁,除了要拆迁款的,其他居民基本上都被安置在了这里。

    时过境迁,当年热闹的所在如今开始破败。好多原住民都在其他地方买了房子搬走了,如今这里居住的很多都是外地租房的,还有就是错过买房的好时机,现在想买也买不起,只能在这儿继续凑合。

    城中村的房子基本上都是七层的大板楼,很密集,每栋楼里至少住着百十户人家。刘超的小超市就开在一条主路的边上,名字很响亮赢发超市。

    当年建城中村的时候,不管临不临街,都没有将一楼设计成门市。但那年头管得不严,窗改门很普遍,审批手续也很容易办下来,因此一楼陆续都成了门市房。

    赢发超市在靠近路口的位置,门头下是一扇对开的玻璃门,门边的墙上挂着块白板,上面用黑笔写着几样特价商品的名称和价格。

    透过大门另一侧的玻璃窗,一个男人背对着窗户靠在用来当作收银台的桌子上,胳膊侧弯着垫在脑袋底下,似乎在打瞌睡。

    端末跟刘超打过照面,怕被认出来,今天特意换了件浅蓝色短款宽松羽绒外套,戴了顶米色棒球帽和印有兔斯基的口罩,扣上羽绒外套的风帽,帽口上厚实的狐狸毛遮住在两侧的脸颊,只留一双黑亮的大眼睛,乍一看就象个还上高中的小女孩儿。

    好在最近温度骤降,捂得这么严实倒也不显突兀。

    陆无川推门进了小超市,挂在门内的卡通猴子感应到有人进来,发出机械的语音欢迎光临。半趴在桌子上的男人撩起眼皮看了一眼,不仅没有起来,反而换了个姿势继续趴着。

    小超市的确不大,墙边立着货架,中间又摆了一排,过道显得尤其狭窄,一个人还好,如果是两个人,就显得拥挤了。

    货架上摆得满满登登,居家日用、食品饮料、油盐酱醋,都是生活常用的东西。桌子后面的玻璃柜里是档次不一的香烟,还有各色包装的计生用品。

    有个五十来岁的女人在调料区来回比较着哪种包装的大料更划算。

    两人在饮料区停下脚步,陆无川伸手从上面拿了瓶花生露:“天冷,还是喝这个吧,不伤胃。”

    他的声音不高,却足以让屋里的人听到,语气象体贴的男友,又象温柔的哥哥。

    端末暗自腹诽,从今早进了办公室,到来的路上,他连个正眼都没瞧过自己,跟他说话也是爱理不理的,这会儿倒是装得真象,没去当演员可真是国际影坛的一大损失。

    “好的呀,都听你的。”尽管只露了眼睛,可那双弯月配上嗲声嗲气,任谁都会软了半边身子。

    女人似乎被她麻到了,嫌弃地睇了一眼,扭着胖胖的身躯从他们身边挤过去,把一包大料扔在了桌子上:“大超,快点,我还赶着回去做饭呢!”

    刘超收回朝里看的目光,用收银机扫了码:“五块八。”

    女人一边翻零钱一边说:“给我个塑料袋。”

    “就一包大料揣兜里得了呗!”

    “吆喝,平常给女人花钱不是挺大方的嘛,这邻里邻居的要个塑料袋怎么就不情愿了,你可真够抠门的。”

    “得得得,给你,赶紧回家做饭去!”刘超不耐烦地从桌子下面扯了个半透明的塑料袋扔到桌上,把收来的钱随手扔进收银机的小抽屉里。

    超市里没有了别人,陆无川拿着花生露到收银台前,没急着付钱,而是将目光放到后面的玻璃柜上:“再拿一包九五之尊。”

    “哥们儿,开什么玩笑,我这小店哪上得起档次那么高的烟。就算上了,也卖不出去呀!”

    “那你这儿有什么?”

    “最好的就是硬包中华,四十八一包,要吗?”刘超紧接着又补充了一句,“保真。”

    “来一包吧。”

    付了钱,陆无川先把花生露拧开递给端末,接着拆了烟盒,叼一根在嘴里,摸了摸口袋,又把烟拿了下来。

    刘超倒是极有眼色,拿了个打火机递过去:“忘带火了吧,拿去用。”

    陆无川点了烟,又抽出一支递给刘超:“谢谢啦,我这人就这毛病,出门总得忘带点东西。”

    女生通过一起去卫生间建立友谊,同理,一支烟也能拉近男人之间的距离。

    刘超从打起身去后面玻璃柜里拿烟就没再坐下,这会儿点了烟深吸一口,问:“哥们儿看着眼生,不是这附近住的吧?”

    “这都能看出来?”陆无川轻吐出一丝烟雾,烟夹在手指间,没再靠近嘴唇。

    刘超抬了抬下巴:“从打有这城中村,我就住这儿,开超市也有好几年了,来来往往的都混个脸熟。再说了,这附近住的没几个有钱的,就我上这烟,十天半个月也卖不出去一包。更别说九五之尊了,上都不敢上。”

    陆无川朝放在桌上当作烟灰缸的小塑料碗里掸烟灰,抬起手时,小碗被他的小指擦过,瞬间倾斜,他赶紧用另一只手捂住,才堪堪没把烟灰洒到外面。

    他尴尬地勾了勾唇角:“不好意思,差点把你这儿弄脏了。”

    刘超不在意地挥了挥手:“没那么多讲究,我有时候还往地上掸烟灰呢。”

    两人刚开始说话的时候,端末已经出了门,这会儿又折回来,嗔怪道:“不就买包烟嘛,怎么这么久!”

    “借了个火。”陆无川朝刘超耸了耸肩,“走了走了。”

    刘超了然地点头:“慢走,有空再过来哈。”

    一前一后出了小超市,从路口拐了个弯,穿过两幢楼到了停车的地方。

    上了车,端末迫不及待地问:“拿到了吗?”

    陆无川将手从口袋中拿出来,修长的手指一翻,掌心一个小小的密封袋里赫然装着个烟头。

    “哇,陆哥,你什么时候装证物袋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