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危情追凶 > 第二十章 出轨

第二十章 出轨

    即便这么多年过去了,端末见到许怀峥,还是会浑身都不自在。怕,却又不敢忤逆。

    “某人五岁那年的夏天偷酒喝挨罚,现在倒跟我说不会喝酒了?”许怀峥轻笑着,“这酒度数不高,少喝点儿没事儿。”

    端末小时候的确偷过外公的酒,喝完之后爬上墙头唱歌,最后还是许怀峥把她拎了下来,送到外公面前,结果是她被罚写了一个星期的古诗。没想到过了十多年,他连具体时间都记得这么清楚。

    被提起童年糗事,端末脸颊一红,拿起酒杯轻抿了一口。酒味微辣,入口回甘,的确度数不高。

    接下来许怀峥倒也没再劝她喝酒,只是不停地给她夹菜。

    两个人从小就都养成了食不言的习惯,一时间倒也安静,直到吃得差不多了,端末拿起餐巾拭了拭嘴角,问道:“怀峥哥哥,你怎么到莲城来了?”

    时隔多年,再次听到小丫头叫自己怀峥哥哥,许怀峥还真有些激动,他扬了扬嘴角:“凡森打算扩大北方市场,我主动申请,上个月刚过来。”

    “你想借此巩固自己的地位?”

    凡森集团,涉及房地产、贸易、商业、餐饮娱乐等众多产业,在南方很有知名度,近些年来又开始进军北方市场。其掌舵人许均然是许怀峥的父亲,但他的母亲却不是许夫人。以这种身份想要站得住脚,开拓新市场,做出些成绩,倒不失为一个好办法。

    “这只是其中一个原因。毕竟从小生活在北方,对这边还是很有感情的。”许怀峥悠然地喝着酒,“小末,你是不是很久没回东山镇了?”

    端末眸光暗了暗:“上大学之后就没回去过。”

    东山镇离莲城不过三百多公里,那是山青水秀,气候怡人。她在那里出生,除了小学和初中阶段,其他时间都住在那里,也是在那里亲眼看着亲人一个个离她而去。

    那一年,她将所有的快乐、忧伤都留在了青山绿水间,独自一人踏上了来莲城的路,三年多了,再也没有回去过。

    许怀峥欲言又止,迟疑片刻,才缓缓开口,“我前年见到过瑾姨,她很惦记你。”

    端末唇边露出一丝讥讽,却没有说话。那个女人如果真惦记她,当年也不会走得那么毅然决然了。

    “小末,她毕竟是你的母亲……”

    “怀峥哥哥,我早就没有爸爸妈妈了。”

    许怀峥笑了笑:“算了,咱不说这个。元旦有假期吧?咱们一起回去看看。再怎么说,宅子是外公外婆留下的,真要是在你手里变成了一堆烂砖碎瓦,你心里能过意得去?”

    房子要靠人养,久无人住很容易破败,这个道理端末不是不懂。老家的亲戚大多因为那些事断了来往,唯一还有走动的是一房表舅。走的时候,她把宅子托付给他们一家。

    今年夏天,舅妈打电话跟她说,宅子有几处屋顶漏雨,舅舅找人修了。她本应回去看看的,因为期末考试结束后就开始实习,也就耽搁了。

    其实这不过是她给自己找的借口,那里虽然有很多美好的回忆,却也是她的伤心地。

    “到时候再说吧,我刚到市局,最近还有案子,也不知道能不能正常放假。”

    许怀峥倒也没勉强,点了支烟,问起她的工作和生活情况。知道她明天还要上班,也没坐太久,七点半便结了账,准备送她回家。

    端末本想说自己打车回去就行,被他一瞪,顿时又怂了,乖乖地跟着上了黑色的商务轿车。

    许怀峥问都没问,直接说出了莲北新城,司机掉转车头,朝北行驶。

    端末惊异于他知道自己住哪儿,转念一想,她调到市公安局还不到一个月,都能被他找到,知道住址也没什么好奇怪的。毕竟他现在是大集团的少爷,怎么会没有自己的关系网呢。

    不远处的路边停着辆黑色越野车,搭在方向盘上的手指一下一下轻敲着。

    连着几天加班,周末也没休息,本想着今天让小姑娘早点儿回家歇歇,谁承想,自己刚从局里出来,就看到她跟一个男人从饭店里出来。

    明明那天挺害怕的样子,怎么转眼又混到一起去了?看情形,两好像还挺熟。

    陆无川感觉自己的一番好心都白费了,他当即决定明天继续全员加班。

    ……

    上午九点,老城区派出所,赵所长亲自接待了陆无川和端末。

    以前因为案子,他和陆无川接触过,也算是熟人,态度上十分的热情。

    “刘超在城中村开了个小超市,说是超市,不过五六十平米,充其量也就是个小卖铺。不过,周围的居民多,生意倒还算不错。大钱赚不着,居家过日子倒也是足够。他爸妈虽然六十多岁了,但身体还算不错,经常帮他看看铺子、干点家务,他过得也算挺悠闲。”

    赵所长四十来岁,身体略微发福,说起话来中气十足,声音洪亮。

    陆无川随手翻着资料,问:“他为什么离的婚?”

    “第一任过了不到两年,他出轨了,出轨对象就是第二任。挺着大肚子嫁过来的,结果生了孩子,两人三天一小吵,五天一大吵,婆媳关系也不好,社区都出面调节过。打打闹闹过了七八年,最终还是离了。这也怪不得别人,刘超吧打从年轻就爱跳舞,以前还就是在公园里跳跳交谊舞,后来干脆就泡舞厅。换成谁跟这样的人过日子不糟心呀!可偏偏他妈总护着他,说什么男人社会压力大,偶尔也要放松放松。”

    赵所长直咂舌,“这一放松,把两媳妇都放松没了,他倒也落得个自在。今儿个跟这个玩,明儿个跟那个耍,反正身边总不缺女人。”

    “他还有个弟弟吧?”陆无川又问。

    “对,双胞胎,他弟弟刘越是开出租车的,结婚后出去单过了。离得也不算远,就在淮河路那边。老婆在造纸厂上班,家里有个刚上小学的儿子。赶上两口子都忙,孩子就放老太太家。”

    赵所长在老城区派出所工作了十几年,从小小的片警做到所长,对于辖区内的情况再熟悉不过了,尤其是象刘超家这种老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