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危情追凶 > 第十八章 互怼

第十八章 互怼

    “来呀,我前几天还看着他了。”阿丽往舞池中间扫了几眼,低声说道,“看见那个穿橘红色吊带衫的没,她跟刘哥,就是华子那相好刘超,他们现在走得挺近。”

    端末的目光移过去,就看舞池中央有一对男女,女的上身穿橘红吊带,下面配了条黑色蕾丝包臀短裙,一双高跟鞋足有十厘米高。身子紧贴在男人的身上,双手搂着对方的脖子,正在随着音乐轻摇着。看两人那架势,与其说是跳舞,更象是在**。

    “她叫孟影,在新世界算是比较能放得开的那种。”阿丽的脸上带着鄙夷,“按说呢,来这儿的女人都是为了赚钱。但有些人是只陪舞,就象我这样的。有些是只要给钱,怎么都行。她吧,听说以前是混夜总会的,手腕比一般人高,所以赚得也比别人多。”

    一直闲适地靠在沙发上的陆无川直起身来,把手里的杯子放到玻璃茶几上,冷哼了一声:“小妹,早就跟你说少跟那女人来往,你就不听,现在信了吧?”

    端末的眉头拧成一个结,嘟囔着:“她脸上又没写字,我以为她只是喜欢跳舞,哪知道她还干那样的事呀。”

    嘴里这么说着,脑子里却在思索,之前排查出的那些跟失踪舞女联系频繁的男人中,似乎没有叫刘超的。

    “行了,以后躲着她点儿。你也不是小孩子了,别是非不分,乱交朋友。”陆无川责怪道。

    接着他又对阿丽说:“不瞒你说,我妹妹到李春华家玩儿,遇到她所谓的男朋友,后来他送我妹点东西,小丫头眼皮子浅,就收了。如果那个姓刘的再来,你给我打个电话,我们来认认是不是同一个人,如果是,就把东西还他。”

    阿丽面露迟疑:“这……不好吧。”

    “放心,我肯定不跟别人说是你告诉我们的。另外……”陆无川稍顿了顿,加重了语气,“不能让你白帮忙。”

    “那成。”阿丽等的就是这句话,愉快地记下了陆无川的手机号码。

    出了新世界舞厅,外面的天色已经暗了下来。

    上了车,端末拍了拍胸口,长长吐出一口气:“陆哥,下次能不能提前打个招呼,别把我直接推出去,行吗?”

    陆无川没急着走,而是斜睨着她说道:“这不是挺好嘛,瞎话儿一套一套的。”

    “我很紧张好不好!”端末嘟了嘴,“你有没有想过,万一我没反应过来,穿帮了怎么办?”

    “无所谓呀,又不是只这一个办法。”陆无川耸了耸肩,“况且,之前我也没指望从她嘴里套出什么。没想到,她知道的还不少。”

    还真是这么回事,谁能料到随便一聊,就能打听出这么多有用的消息。

    端末又问:“你说阿丽对于咱们的说辞,能相信吗?”

    “她跟刘超并不太熟,犯不上为他保守什么秘密。”陆无川说道,“只要有钱赚,不管我们说什么,她都会说服自己相信。”

    “那你觉得她的话可信吗?”

    “至少不会全都是假的,反正暂时没有线索,就先抓着这根线好了。”

    两天后陆无川还真接到了阿丽的电话,说刘超来了。

    下午两点多,冬日的阳光正好,新世界舞厅里却依旧是昏暗一片。

    “跟孟影跳舞的就是刘超。”阿丽朝舞池方向呶了呶嘴。

    闪烁的射灯下,一男一女正在慢舞,。女的正是那天看到的孟影,她今天穿了v领连衣裙,短短的裙摆几乎都快遮不住了。男人的大手在裙摆处游弋,同时不知在她耳边说了什么,引得她将男人的脖颈勾得更紧。

    跳了几曲之后,两人取了寄存的棉衣外套,相携而去。

    陆无川给了阿丽一百块钱,带着端末离开了新世界舞厅。

    刘超拦了辆出租车,很绅士地拉开车门,让孟影坐进去,自己又绕到另一侧上了车。

    不远处,一个姑娘正举着手机,又是嘟嘴,又是剪刀手,摆出各种姿势自拍。他看了一眼,暗笑大冬天的,这儿也没什么好景致,有什么可拍的,也不知道是幼稚还是自恋。

    出租车扬长而去,端末把手机塞回口袋,两只手放在嘴边哈着热气,朝隐在路边大树下的男人抱怨道:“手都快冻掉了!”

    让自己象个小傻子似的当街玩自拍,他却躲着不出来,真是欺负人。

    陆无川双手插在裤袋里,悠然地转了出来:“还没数九,至于这么冷?”

    “最低气温零下二十度了,大哥!”

    “别为自己体质差找借口,抽空多做做体能训练。穿得象只熊似的,还嫌冷。”

    端末嘴角狠抽了两下,她不就是穿了件长款厚羽绒服嘛,怎么就象熊了?

    停车位附近的路边有家饮品店,她跑过去买了两杯奶茶,回到车上递了一杯给陆无川。

    对上他那疑惑的眼神,她说道:“拿着呀,焦糖的。”

    “热量太高,喝了容易发胖,我可不想变成它。”随着话音落下,陆无川的目光从端末包包上的挂饰上扫过,那是一只毛绒绒的泰迪熊。

    话虽这么说,奶茶还是被他接了过去,喝了一口,虽然太甜了些,但味道还算可以。

    端末狠吸了一口,茶香和奶香在唇齿间蔓延开来,幸福感油然而生,她眯着眼睛,活象一只餍足的小猫。

    待热茶顺着食道进入胃里,周身暖洋洋的,她才缓缓开口:“陆大警官,你知道不,你这样会没朋友的。”

    “我怎样了?”陆无川操纵着方向盘,从一辆车旁边超了过去。

    想了想,端末还是没敢把毒舌二字说出来,换了个委婉的说法:“别那么直,会伤人自尊的。”

    “你的自尊心是玻璃做的?那么易碎?真不知道你是怎么长这么大的。”

    “你管我怎么长大的!”

    “恼羞成怒了?不是我说你,一个小姑娘,脾气这么坏,会没朋友的。”

    “你……你……你……”

    端末连说了三个“你”字,正琢磨着用什么话怼回去,就听毒舌男轻叹一声:“气急败坏?看来脾气还不是一般的坏。这以后可怎么是好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