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危情追凶 > 第十六章 开会

第十六章 开会

    严一帅直接转了个方向,还是坐在桌子上,端末和蒋沐阳赶紧拉椅子过去坐下。

    陆无川扫视了三人一眼,说道:“从今天开始咱们四个组队……”

    “四个人?开什么玩笑!”蒋沐阳一脸错愕,“我……谢局可不是这么跟我说的。”

    “谢局的意思是先磨合磨合,之后局里人事调整,会再调人过来,技术勘查、网络、内勤都会有。”陆无川解释道,“现在需要人手可以跟勤务指挥部借。”

    端末有些茫然,要说现在是信息时代,的确需要有专人负责网络,可技术勘查那是技术科的事儿,为什么要调过来跟他们刑侦组队呢?

    脑子里突然闪过一个念头,她试探着问道:“是那种将侦察和技术结合在一起的新型组织模式?”

    “你知道?”陆无川眉头微挑,看来他似乎不用多费口舌了。

    端末点了点头:“在学校时老师讲过。法医还有技术人员到了现场往往只注重物证的发现、提取,刑侦人员只注重问询目击者。双方各行其道,最后再把两方面获得的线索和信息结合起来,这当中的某些细节很容易会忽视掉。两方面的人同时进现场,既有利于明确现场的勘察目标,又利于及时发现细节,两相结合,事半功倍。”

    “小学妹说得对。”蒋沐阳表示赞成,“这就相当于我们平时总说的理论与实践相结合,技术勘察是理论,刑侦就是实践。刑侦需要技术做理论支持,而技术要靠刑侦来达到最终的目标。”

    “话是这么说,可是真要实行起来还是有很大难度的吧?”端末说出了心中的疑问,毕竟术业有专攻,就拿刚才的尸检报告来说,上面好些专业用词就很讳暗难懂。同样,刑侦手段之类也不是那些法医和技术人员所熟知的。

    “小端,这你就不知道了,你陆哥那可是法医学和刑侦学双料硕士。”严一帅颇为得意地说道,就好象获得双硕士学位的人是他自己一样。

    这倒是很出乎意料,两个学科跨度实在有点儿大。

    陆无川依旧是神情淡淡,目光瞥向端末:“没信心?”

    “我刚出校门,什么经验都没有,这么重要的岗位……还真怕拖了大家的后腿。”端末如实说道。

    “人都是有个成长过程的,谁也不是打娘胎里出来就什么都会。”严一帅很是语重心长,“就象沐阳,当初刚来的时候,就是个愣头青,还不如你呢。再看看现在……算了,现在也不怎么样。”

    “没办法,”蒋沐阳长叹一声,“谁让我摊上个不靠谱的师傅呢,无情地撇下我,自己一个人出去躲清静。”

    端末觉得很意外,她没想到这两人居然还是师徒关系。

    “老子辛辛苦苦带了你两年,结果连个好都没捞着,还被报怨!”严一帅把他那双不大的眼睛瞪得溜圆,“你小子欠揍是不是?”

    蒋沐阳挑了挑眉:“这话要是搁以前还成,现在嘛……也不知道您老人家的筋骨还中不中用。”

    “嘿,臭小子,把你给能的!敢不敢比试比试?”严一帅说着就想过去揍人。

    “这儿哪施展得开,咱们训练室,怎么样?”

    “训练室就训练室,看我不打得你个臭小子满地找牙!”

    蒋沐阳朝端末扬了扬下巴:“小学妹,想不想看看哥哥打架?”

    端末唇角抽了抽:“咱们好像是在开会吧?”

    “你们俩先开着,教训完这小子,我们就回来。”严一帅已经到了门口,回头瞪了蒋沐阳一眼,“臭小子,不是怂了吧?”

    “谁怂了,我打小就不知道怂字怎么写!”

    “那只能说明你没文化……”

    两个人谁瞅谁都不服气,撸胳膊绾袖子的就走了。

    端末指了指被“”一声关上的门:“陆哥,就由着他们俩去呀?”这也太任性了吧!

    “荷尔蒙过剩,折腾折腾就消停了。”陆无川倒是一点儿都不在意。

    好吧,你是老大,你说得算。

    一个多小时之后,门被撞开,严一帅和蒋沐阳一前一后进了办公室。两人勾肩搭背,亲密得很,根本看不出是刚打过架的样子。

    严一帅用肩上搭着的毛巾擦未干的头发:“这局里能投那么钱重建训练室,咋就不能把咱这屋里给饬饬呢?无川,你看你这日子过的,连个正经的家什都没有,都比不上我在旭阳派出所那个办公室。”

    他这话倒也没错,这屋里的办公桌、档案柜都是又老又旧,就连电脑也死慢死慢。

    “知足吧,大帅哥。”蒋沐阳说道,“现在还是杨百全管物资申报,能给咱个安身立命的地方就不错了。”

    “怎么还是这老小子,我看他肯定是姓错姓了,还杨百全,叫黄世仁更合适。”严一帅的嘴撇得跟二五八万似的。

    蒋沐阳嗤笑:“你这话还真就错了,他对自己人可一点儿都不象黄世仁,大方得很呢!”

    端末不认识他们说的人,继续做着手头上的工作,唇角却因为这二人的调侃而忍不住微微弯起。

    ……

    通讯记录全部整理出来之后,端末交给了陆无川。

    她做了图表,不仅清晰地显示出与失踪舞女联络频繁的号码。还将通讯频繁的联系人也都标注出来。

    蒋沐阳按照上面的号码查了这几个人的身份信息,这里面除了身份同为舞女的,其他无一例外都是男人。

    但是,除了李春华的死亡时间可以确定,其他失踪舞女是否被害、何时被害都是未知,所以对于这几个人只能先放到一边,做为辅助资料。

    之后四个人分成两组,陆无川和端末一组去查李春华,严一帅和蒋沐阳负责张翠英。

    这一查还真查出了线索,李春华以前是新世界舞厅的常客,因为跟另一名舞女发生了口角,打了一架,从那儿开始,她转换了场地,再也没去过新世界。

    打听出这个消息,陆无川和端末直奔新世界舞厅。

    他们到的时候是下午四点左右,新世界舞厅门面不算太大,也不怎么显眼,但这个时间仍有舞客进进出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