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危情追凶 > 第十一章 毒舌男

第十一章 毒舌男

    外间五张办公桌,两两相对,一组放在窗下,另一组在侧边,紧挨着两个档案柜。

    单独的那张在对面,放着电脑和打印机。门后墙角一个木制衣架,两窗之间是一台饮水机。仅此而已,再无他物。做为一个办公室来说,无疑有些简陋,但却很宽敞。

    端末的办公桌靠墙,身后是档案柜的侧边,选这个位置一是不正对着窗,能感受到阳光,却可以不被直接照射。二是,陆无川的办公桌在窗下,她不想跟他坐对面。那人气场过于强大,总给人以无形的压迫感。

    吉娃莲被摆在了没放办公桌的那个窗台上,端末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开始工作。

    陆无川是九点多的时候到的,连帽羊毛呢外套,休闲裤,斜刘海遮住了半个额头。这身装扮显得比平时少了些庄重和冷冽,倒是多了几分活力。

    端末唤了声陆哥,算是打了招呼。

    鼻腔里发出轻轻的一声“嗯”,陆无川的目光放到了窗台上。小巧的白色方形瓷盆,绿色的莲瓣,顶端一抹朱红,在阳光的照耀下,散发着勃勃的生机。

    见他盯着那盆花,端末有些忐忑,抿了抿唇:“在地铁站里买的,放在这里不合适的话,我晚上带回家去。”

    “没什么不合适的,就在这儿养吧。”

    “谢谢陆哥!”似乎是没料到他会这么痛快地把花留下,端末微怔了两秒钟后,才开口道谢。

    小姑娘唇角向上扬着,腮边溢出两个小酒窝,看来是真的很开心。

    陆无川坐回到自己的办公桌还没有三分钟,手机就响了。

    “地址发过来。”

    简短的一句话后,他起身到衣架边拿了刚脱下的外套,边穿边说:“五分钟后,办公楼南侧门,出现场。”

    话音未落,人已经往外走,端末只来得及看到一个高大的背影从消失在门外。

    办公室距离办公楼南门不仅仅要下七层楼,还要穿过几乎整个一楼,坐电梯肯定来不及,端末迅速关了电脑,拿了棉衣和背包就往楼梯间跑。

    黑色越野车停到南侧门时,就见一道身影快速从办公楼里冲了出来。

    “晚了二十八秒。”陆无川面无表情地转着方向盘,将车开出了市公安局。

    “是你定的时间太短了。”

    陆无川斜睨了她一眼,淡淡开口道:“真不知道你的体能与防卫控制是怎么全优秀通过的,难道现在学校的要求降低了?”

    端末想要反驳,嘴唇翕动了两下,突然想起他们两人同样是从办公室出发,虽说他先走了一步,但还要取车,这么算来,的确是比自己速度要快。

    见她咬着下唇不吭声,陆无川说道:“抽空多去训练室。”

    端末点了点头,体能这东西,几天不练就会下降。开始实习之后,她只偶尔会早起去跑跑步,的确是对自己放松了不少。

    “你的射击战术基础也是优吧?就是不知道考核的时候是不是被放了水。”

    “根本没有的事!那都是我努力换来的!”这回端末可不干了,要知道大学期间她可是除了学习就是训练,几乎没有闲余的时间。

    陆无川了然地哦了一声:“教官看你太过努力,不忍心不给你优?”

    虽然是问句,但语气却是肯定的。这让端末更加恼火:“所有课程只有两门是良+,其他都是优,你认为这是所有任课老师都可怜我的结果吗?!难道专业课笔试的卷纸也可以随便给分数?!如此不公,同学不会反映,教务处不会查吗?!”

    一连串的问话让端末的脸颊涨得通红,腮也气得地鼓了起来。

    “知道河豚吗?”

    “啊?”

    陆无川趁等信号灯的功夫,把副驾驶的遮阳板放下来,修长的手指轻轻一推,遮阳板上的小镜子正对着端末:“看到了吗?”

    “什……什么?”端末没跟上这家伙跳跃性的思维,呆愣愣地看着镜子里的自己。

    “河豚。”

    信号灯变绿,车子重新启动,端末为了自己的生命安全,强压住扑上去咬死那人的冲动,啪的一声合上遮阳板的镜子,别过头去不再作声。

    真没看出来,这人外表看起来高冷,本质却还是个毒舌男。

    黑色越野车拐进明珠小区的大门,径直开到了一处居民楼下。

    居民楼左数第二个单元门前拉起了警戒线,黄白相间的警戒带外站着十几个围观的居民。凛冽的寒风丝毫不影响这些人的猎奇心理,他们纷纷伸着脖子往楼道里张望,还时不时交换着各自掌握的信息,让人不禁对吃瓜群众们的敬业精神而感到佩服。

    案发现场在二楼,110出警的警员做了介绍:“死者李春华,三十四岁,是名舞女,和报案人合租了这套两室一厅。今早被发现死在了房间里,技术科和法医处的人已经到了,正在堪察现场。报案人在自己屋里,情绪有些不稳定。”

    话虽然简单扼要,却是把事情说得很清楚。

    陆无川微敛着眸听他说完,在门外停顿了片刻,朝端末使了个眼色,示意她跟上,便径直向屋里走去。

    两室一厅的单元房,客厅两侧各有一间卧室,都在南向,厨房和卫生间在北边。此刻正值上午,阳光从窗户照进来,在客厅的地上投下一大片光影。

    左侧房间的门大开着,为了不妨碍现场勘察,端末到了房门口就止住了脚步。

    房间不算太大,站在门口就能看到胡乱堆着被褥、枕头的床上有一个女人,确切地说应该是一具女尸。尸体双手分别绑在床头上,头微歪向一边,浮肿的脸呈青紫色,微微张开的嘴唇中间隐约可以看到半吐的舌尖。一双眼睛空洞洞的,瞪得老大,一幅死不瞑目的样子。

    房间里很乱,衣橱的拉门半敞着,衣服掉了满地。床尾处的地板上扔着一个打开的箱子,梳妆台和床头柜的抽屉都开着,里面的东西也是乱七八糟的。显然,这间屋子被人翻过。

    陆无川直接进了屋,和正在检查尸体的法医说了句什么,扭头朝门口睨了一眼,道:“还不赶紧过来,别在那杵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