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危情追凶 > 第七章 学长

第七章 学长

    卷宗上记载,从去年三月份开始,陆续接到失踪报案,失踪人员共有九个,年龄在二十岁到四十一岁不等。其中只有一个有丈夫,还有一个有男朋友,其他都是单身,有丧偶也有离异的。

    单身这几个基本是独居或是与人合租,她们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没有固定职业。

    九个女人都经常流连于莲城的各个娱乐场所,更是几家大型舞厅的常客。由此可见,她们是以陪人跳舞做为谋生的手段。当然,也许不仅仅是陪人跳舞。

    这些人夜不归宿是常态,流动性又很大,今天去这家舞厅,明天就去那个,就连亲人、朋友对她们的去向也不太了解,更说不清她们都跟什么人有来往。等到发现联系不上,报案的时候,这人至少已经不见好几天了。

    人口失踪案,报案人多会选择就近的派出所,地点比较分散,所以这个事儿最开始并未引起警方的关注。随着人数的不断增加,最后逐层上报汇总到市公安局,这才引起了重视,于上个月中旬正式并案侦查。

    根据张翠英的案子来看,端末觉得这些人恐怕已是凶多吉少。当然,这其中也不排除有人真的是因为某种原因跑路了。但这并不能说明受害人数少于七个,也许还有别的舞女也遇难了,只不过没有人报案。

    她一手托腮,另一只手下意识地转着笔。陆无川从外面进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副场景。

    垂眸在写满字迹的笔记本上扫了一眼,问道:“琢磨出什么了?”

    正聚精会神思考的端末被这突如其来的说话声吓了一跳,手里的笔失了准头,瞬间飞了出去。陆无川长臂一伸,将笔攥在了手里。

    “吓死我了。”端末抚着胸口,嘀咕了一句。

    陆无川将笔丢给她:“说句话也能吓死,你这胆子也太小了。”

    端末深吸了一口气,平复了一下心跳,大方的承认:“是啊,我是胆小。”

    陆无川倒没象严一帅一样说她欠练,而是微勾了唇:“这么晚了,怎么还不回家?”

    按亮桌子上的手机看了看时间,居然已经七点多了。端末立即从椅子上跳起来,把文件夹都合上,塞地档案柜,快速穿上羽绒服,一边背上双肩包,一边往外跑:“我先走了,明天见。”

    望着那个比兔子得都快的身影,想想刚才手机壳上那个呆萌的“加油鸭”,陆无川不禁失笑,原来小姑娘也有如此鲜活的一面。

    ……

    第二天上午,蒋沐阳带着端末去人事处办了相关手续和证件,又帮她开通了系统登录权限,然后又跟着陆无川出去了。

    之后的两天,他们没来办公室,也没留下什么话,就好像忘了办公室里又来个人似的。

    周五中午端末去食堂吃饭,刚乘电梯下到一楼,就听到有人叫她的名字。

    转头看向身侧的走廊,一个穿着警服的年轻人小跑了几步过来:“端末,真的是你,我还怕认错人了呢。”

    “你是……?”这个人端末有点印象,好像是警官大学的学长,但叫什么名字却想不起来了,更确切地说她根本就不知道对方叫什么名字。

    “江浩波,你不记得我了吗?我比你高两届,你们班大一实训课上,我还去做过示范呢。”

    实训课经常会有人才做示范,端末实在是不记得这个江浩波示范过什么,但她还是弯了弯唇角说道:“哦,想起来了。”

    “你过来办事?”看着她身上的便装,江浩波问道。

    “不是,我在这儿实习。”

    “你不是去了派出所嘛,怎么又到市局实习了?”

    对于他的话,端末有些诧异:“你怎么知道我在派出所?”

    江浩波微微笑了笑:“听苏锦璇说的,她现在在干部处,你们不是同班同学嘛。”

    苏锦璇的家庭条件不错,据说家里的关系很硬。正因如此,她是班里唯一一个进市公安局实习的人。其他同学有些为了将来工作方便直接回原籍,留在莲城的并不多,其中大多数去了各分局或派出所。

    “嗯,我之前在旭阳派出所,刚被借调过来。”

    “真的?那可太好了。”江浩波的眼睛亮了亮,“是要去吃饭吗?”

    端末点头。

    “附近有一家菜馆不错,我请你,就当是欢迎学妹了。”

    “我手头有工作要做,还是去食堂吧。”虽说是学长,但两个人并不熟,端末变相地拒绝了。

    江浩波微微笑了笑:“也好,中午时间紧,就去食堂吧。等下了班再出去吃,也能好好聊聊。”

    到食堂打了饭,两人挑了个靠边的位置坐下。江浩波说道:“我在信访办,你在哪个部门实习?”

    “刑警队。”端末淡淡地答道。

    江浩波的筷子停在了餐盘上:“什么?刑警队可有两三年都没进新人了。你怎么进去的?”

    “是陆无川把我借调过来的。”听他这意思,好像刑警队挺难进的。不过也是,班里好些男生都想当刑警,后来听说只有两个去了分局的刑警队。

    “是他?这可就奇了怪了!”江浩波不可置信地摇了摇头。

    端末抬头瞄了他一眼:“有什么奇怪的?”

    “这你就不知道了,”江浩波朝周围看了一眼,确定没人留意他们这边,才压低了声音说道,“陆无川在咱们局里就是一个另类的存在。他本来是个法医,现在挂名在刑警队,却不属于任何一个支队,也不受队长的领导。不过,据说他破案倒是很有一套。”

    据端末所知,市局刑警队为正处级部门,下面分别有三个分队。莫说普通的警员,就是分队的队长也没有借调人的权利,所以她理所应当地认为陆无川即便不是刑警队的队长,也得是个副队长。现在听江浩波这么一说,她觉得信息量太大,脑子有点儿乱。

    法医应该归属技术外的法医处,陆无川却挂名在刑警队,可是他又不受刑警队长的领导,这是个什么鬼逻辑?

    市公安的人员编制可以这么任性吗?而且,他居然是法医,这太出乎意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