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家师尊又显灵了 > 第一百二十五章 控灵术

第一百二十五章 控灵术

    算算时辰,师父也该回来了。

    蔚秋四下张望了一眼,悄悄摸上二楼,正巧碰见在换灯芯的店小二,鬼祟的猫步顿时一僵,不等对方挤出笑容问好,便迅速开门进了自己的客房。

    待房门再次合上,她才松了口气。

    谁知一转身,就撞上了一堵结实的肉墙!

    “哎呦!”

    一声痛呼引来了男子的注意。

    低头便见自家傻徒儿正捂着脑袋,双目失神,显然是撞得眼冒金星了,还没缓过神。

    燕不虞有些无措地问:“怎么这么不小心?”

    这话说得好生无辜!

    蔚秋气鼓鼓地说:“分明是师父的错,总是神出鬼没的,没事站在门口干什么?”

    “……”

    燕不虞默了半响,辩解道:“我以为你方才进来的时候,就已经看到我了。”

    这么一说——

    蔚秋才猛然想起刚刚鬼鬼祟祟进门的人是谁。

    方才光顾着担心店小二会不会看到师父的元神之体,都没注意到师父就在眼前。

    失策啊失策……

    少女掩面暗骂自己毛躁,然后心虚地瞟了一眼对方的神色,吞吞吐吐地转移话题:“那,那个……师父您可打听到,我明日对战的是何人?”

    好在一提到正事,师父便会迅速进入状态。

    燕不虞颔首道:“方璞玉,年十七,是方家庶子,在兄弟姐妹中排行第三。天资不错,是上品灵根,可惜修为不高,迟迟不能突破金丹初期。”

    竟与随意差了一大截。

    蔚秋蹙了蹙眉,觉得颇为奇怪:“方家……家大势大,这方璞玉又是上品灵根,按理说……应该会得到族中的扶持和栽培,怎么会连随意都不如?”

    虽说是庶子,但这毕竟是个强者当道的世界,对任何世家来说,上品灵根都是不可多得的天资。

    “据我所知。”

    燕不虞幻出一张画卷,摊开道:“这个方璞玉有个嫡出的长姐,名为方祖玉,仅二十岁便是元婴中期,灵根更是万里挑一的仙品灵根,恐怕整个凡界都找不出几个是仙品灵根的。方璞玉与之相比,自然逊色。”

    祖玉……

    听这个名字便知道,方家人对方祖玉寄予了多少厚望。

    真是命运弄人啊……

    蔚秋看着画卷上清雅美艳又带着一丝英气的女子,心中不由暗暗唏嘘:还从未见过这样夺目的女子,哪怕是祛除胎记后的无瑕都逊色几分。

    更何况无瑕的胎记还在脸上挂着,真是人比人气死人。

    少女频频摇头叹息,将画卷又卷了起来,塞到一旁的书架上,愁眉苦脸地捧着脸颊感叹:“这世上有得天独厚之势的人真多啊,不像我,凡人不凡人,修士不修士的,混到现在还是个筑基……”

    还有那破魂曲,到现在都还没琢磨明白,莫非我脖子上挂着的,是颗榆木不成!?

    蔚秋不禁有些怀疑自己到底有没有那个悟性。

    每每想求助师父吧,又觉得自己总不能时时都靠别人,一来二去的,就在死胡同里成了困兽。

    哎!

    愁啊~~

    抑扬顿挫的长叹生生止住了头顶上即将落下的手掌。

    燕不虞看着悬在半空的右手,犹豫了片刻,又默默收回袖中,一点一点握成拳。

    修仙一事,靠的不仅是悟性,还有天资。

    纵然她聪敏机灵,可若没有先天灵根为辅,就得付出千倍百倍的努力和代价去实现其他人轻而易举就可以达到的目标。

    破魂曲更是如此,不仅消耗的灵力比寻常灵曲要多,对精神力也有一定的挑战。

    若放在十一年前,她无须如此辛苦。

    燕不虞无声地松开了右拳,捂着胸膛的位置,若有所思。

    这一想,便是半个时辰。

    趴在书案上的少女早已不知所踪,而他的脑海中也装满了一串缜密又危险的计划。

    涅槃石他势在必得!

    可如今涅槃石被一分为二,其中一份就是青阳榜赛的头奖,宗内还不一定有人能胜过方祖玉那样的奇才,所以谨慎起见……

    还是先下手为强!

    燕不虞起身走到窗前,正要纵身一跃,身后的门便被人打开,惊得他生生停住了动作。

    “师父!”

    蔚秋一进门便道:“你猜我方才打听到了什么?”

    说完,才发现自家师父正以一个奇怪的姿势挂在木窗上,似乎打算……跳窗偷溜?

    见少女狐疑地歪头,燕不虞默默地从窗口上挪下来,从容地拍了拍衣袍上莫须有的灰尘,清了下嗓子道:“你打听到了什么。”

    “啊?”

    蔚秋愣了一下,很快便反应过来:“哦,我方才下楼听见随意说,随子瑜的对手竟然是那个方祖玉!您说,他明日会不会输得很惨?”

    她还听说,方家为了这次的头奖,给方祖玉备了一大堆灵器符咒,生怕她在打斗时少根毫毛。

    相比之下,那方璞玉的待遇就寒酸许多了,甚至可以用‘无人问津’四个字来形容。

    二者真是云泥之别。

    蔚秋感叹着摇了摇头,很快便想起某人方才准备跳窗动作,不由蹙起眉头问:“师父,您方才……”

    “无事。”

    燕不虞反手将身后的窗户关上,然后一刻不停地拉着她往床榻的方向走:“天色不早,该睡了。”

    根本就不给她思考的余地。

    蔚秋被他这么一打断,也忘了方才跳窗的事,只是觉得有些莫名其妙。

    这会儿外边正热闹着呢,怎么就该睡了?

    可惜燕不虞将她塞进被窝后,便在书案前闭眸打坐,显然是不想再继续方才的话题。

    奇怪……

    蔚秋盯着男子的背影发了一会儿呆,便无聊得忍不住翻过身去,看着浅棕色的木墙,悄悄伸出食指,凭空画了个圈。

    殷婆婆说,相由心生,象随心动。

    控灵术的最高境界,就是让灵力自己活过来。

    最后演变成小黎那样的存在。

    只不过那样神乎其神的境界,她一时半会儿还达不到,但变一个‘耳目’出来还是不成问题的。

    蔚秋窃喜地想着,聚精会神地盯着指尖上凝结的光点,将心绪注入其中:好人儿,帮帮忙,替我看看师父在干什么。

    说完,她便闭上眼睛,将‘耳目’看到的一切投影到识海中。

    谁知正好就看到师父悄然无息地站了起来,走到床沿边,探头看自己睡着了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