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雪狐乾坤录 > 第三百零九章 失算

第三百零九章 失算

    “是么!”所向门从未有过这等念头,有邪姬帝妃一提醒,若醍醐灌顶般开悟,道:“我这就按照此法炮制!”

    “慢!”邪姬帝妃慌乱道:

    “什么?”

    “我怕你会吃不消!”

    “为什么?”

    “这是道的真正诠释!也是法则的自然基则!你若改变了道的基础,怕你这山河社稷图会吃不消!”邪姬帝妃论断道:

    不等所向门再问,邪姬帝妃说出了自己的想法,“你可以瞬间改变这山河社稷图内的基础准则,一旦凑效,见这垍恢复了本来面貌,杀死他即可……没有必要甘冒大险!切忌莫要强行改变万法之道!”

    所向门经过邪姬帝妃的提醒,恍然大悟,“是啊!我只要改变了这山河社稷图内的道……使它与这万物之天道不同,即可使得他再也变不成这干尸干将即可!一旦他恢复了本体,杀他便易如反掌!”

    慵懒添油加醋道:“所向门你是不是怕了!我看你还是不要强出头了!你不是垍的对手!哼哼!”

    所向门心无旁骛,只管左耳进右耳出,全拿慵懒的添油加醋为放屁。

    但见所向门出手极快,身影如电,及至干尸干将的身前半丈许,将神识一动,当真来改变这山河社稷图内的道法。

    百六阳九之难立现。

    轰隆隆!

    山河走样……

    阴阳失横……

    谁料祸福无偏……

    不仅干尸干将顿时归二为一!

    就是所向门本人也遭受了牧竖之焚……

    他再不能如意地控制时空,也不能如愿地回归这山河社稷图那原先的模样!

    最大的失算不是自损,而是当前局势已经不受他自己的控制!

    好天罚!

    紫雷从天降,何曾敌友分!

    噼里啪啦……

    噼里啪啦……

    慵懒苦道:“这什么路数!他所向门打一个垍?难道还要我们陪葬不行?即便陪葬?也不用搞这么大的派头?”

    九凤一晃九个脑袋,避开这天灵盖上的紫雷,笑道:“这下好受了!你不借风扇火了吧!”

    噼里啪啦……

    “看来事情麻烦了!”胤游刃有余地穿行当空,并不拿这紫雷当回事!

    满满的灾殃充斥着这片山河……

    只见双方之人苦恼着躲避紫雷,当有邀星和甘化二人疲于应对!

    燚瑶虽可躲避,但渐渐的……她的本事便相形见绌!她边泪汩眼角,边一门心思地替所向门焦虑。这鱼游釜中之景更加明显。

    这三人捱着深渊薄冰之难,祸在旦夕!

    噼里啪啦!

    “啊!”邀星累出了愁女之泪,“相公!你在哪?星儿好苦……呜呜呜……呜呜呜……”

    完全乱了套!

    甘华才尝到男女之情里的甜头,那本来对月季冷漠的心霎时间在此刻点燃了!但听邀星这般惊吓,暗忖道:“原来爱情的雏形已经光临了我!只是我还不承认么。”

    轻灵看孩子们危在旦夕,一迈这风驰电掣的脚步,换了几换身外身的法门闪去,就掣着兰花指一撩,划出护幕照,硬抗紫雷!

    噼里啪啦……

    护幕照完好无损!

    这时,所向门连吐几口大血,虚弱不堪!他见这垍已经形单影只地出现在自己的视野,却没有多余手段来拿下他!

    噼里啪啦……

    紫雷当空劈向垍,宛如煞龙!

    轰隆隆……

    但见紫雷轰在垍的天灵盖上,陡然间把个垍震得魂飞九天……

    垍身不由己地抖了几抖……痛麻遍布肌骨之后……略闻到一股烤焦的味道弥漫开来!

    半晌,这痛楚才把垍拉回当下,“啊啊啊啊啊……”

    “啊啊啊啊……”

    所向门经由血腥森林的教诲,狼道已经身入骨髓,不管猎物会不会毛发直竖,会不会有身子寒抖不定的状况!他都会凭本能去驱杀——所向门一旦认定猎物,杀人不眨眼才是真正的状态!

    “魂符之一菊镰!”所向门虽然虚弱不堪,但是,他仍然靠着毅力把灵力集中在掌心,发出来月牙大小的光刀!

    紫色月牙亦真亦幻,或直逼气流,或斜开匝道……

    这么短的距离,简直劈出了十丈的感觉!

    “砰!”

    菊镰光刀砸在垍的胸膛,焦黑之晕就乍现……只可惜……这菊镰光刀之刃钝了点……几乎除了这磁暴爆炸出来的印记外,便无其他!

    “呃!”

    所向门软了腿,垮了下半截的身躯,欲要单膝跪地!

    “呃!”

    有些软的手腕,连抚稳膝盖的力度都消失无踪了!

    “啊啊啊啊……”

    垍仍被紫雷连连砸击……似有火烫之光突显……

    “啊啊啊……”

    只听远远传来一声雷霆之怒;“是何人胆敢毁我射魔教荣耀!”

    半晌,众人又听到:“秘技之三十二开门!开!”

    只见山河社稷图居然在开门之音落定,连基本的形态都难以保持——顿时……这外来之人掏来一手,混乱中把垍偷了出去!

    “咦!”邪姬帝妃怪讶道,“虚弱的山河社稷图好似恢复了!”想了想,“是因为形态不能固有的原因吗?”

    当即,山河社稷图连同阴阳二气一起自行地回归进了所向门的泥丸宫内……好似什么都没发生一般……

    “噗通……”

    “噗通……”

    这被扛出来的垍,身体毫无气力,一头滑出此人的胳臂栽倒在地!

    与此同时,所向门也栽倒在地,并不断地抽搐!

    “垍!”此人焦虑地喊道:

    “所向门!”已经从护幕照出来的燚瑶守在所向门周围,哭的泪人一个!

    “什么吗?居然是个平手?”强良一副兴味索然的样子,“还以为所向门会技高一筹!”

    “快来!”燚瑶心急如焚地喊着轻灵公主,“轻灵公主?快来看看?”

    “什么?”

    “所……所向……所向门的肤色好似在变青绿……是……是……怎么了……”

    轻灵已然靠来,见所向门气色的确显出了命悬一线的征兆,急道:“孩子……孩子……”

    有胤闪来,粗略地瞧所向门的气色,说道:“是尸毒!”

    “尸毒?”

    燚瑶一听这两字,脑袋瞬间都大了,惊恐之色就突然爬满了她的面庞!

    双方之人均都回在地面之上,听此人“嘿嘿……”一笑,“是尸毒?那太好了!这样就不需要我出手替我这弟弟报仇了!”

    “拿来解药!”轻灵喝道:

    “开玩笑?我们太极徒的尸毒怎么可能会有解药?”

    “你在逗我?”

    “嘿嘿!”此人又笑:“是你在逗我!”

    “若我儿有什么散失!我叫你陪葬!”

    这时,一圈光晕自所向门丹田而起,氤氲这气袅袅而出……

    “咳咳!”邪姬帝妃把玩着鬓发在手,“哪里用他来救!”

    此人一听,以为邪姬帝妃是在小看尸毒,几近狂妄地喝道:“笑话!我们太极徒炼制的尸毒倘若被你们解出来……还怎么修真!”

    “太极徒的尸毒或可真的没有办法解掉?”邪姬帝妃面不更色地娇声道:

    “知道就好!”

    “但是!对于所向门而言有更有效的办法!”

    “你是说?”胤貌似知道邪姬帝妃的意思。

    “对!”邪姬帝妃笑笑……

    “有点冒险!”

    “是有点冒险!”

    “你们叽叽呱呱在说什么?”慵懒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态度,“所向门一死!对我可是少了不小的威胁!”

    “哼!咎由自取!”此人恶狠狠地说着,边用太极徒的秘法替垍疗伤!

    燚瑶泪人一个,求着邪姬帝妃:“你有什么办法快用啊……他……他的脸色……脸色……”

    邪姬帝妃意识到了事态的严重:“事在紧急!只好如此了!”

    这时,轻灵好似想起了什么:“难不成你想要?”

    邪姬帝妃一看轻灵的神态,笑道:“是!”

    “非得如此吗?”轻灵心中郁结着血脉之情,知道这是明智之举!但是却也不敢大胆一试……

    “要是我没有被封印,这石玉瑄或可救治所向门!”邪姬帝妃突兀地说道:

    “现在说这些有什么用!”燚瑶急不可耐道,“快解救他吧!”

    邪姬帝妃一怔,聚精会神地捻着手决,欲要施展符术!

    燚瑶唬一跳,连忙趴伏在所向门背脊上,哭道:“你干什么?”

    邪姬帝妃一紧眉头,“我在救治所向门啊!”

    “这……这不是要杀死他吗?你不是在施展符术吗?我……我……”燚瑶语无伦次道:

    “只有杀死所向门才是救他!”邪姬帝妃镇定道:

    “什么!”那太极徒一听邪姬帝妃语出惊人,喝道:“还有这般本事?”

    燚瑶吼道:“该不是你要彻底杀死所向门吧!”

    “说什么呢?”邪姬帝妃不解道:

    “毕竟我们从前是最大的敌人!”燚瑶不信任邪姬帝妃的方法,乱了心神!

    “燚瑶!”七七软声道:“你想想刚才所向门是不是就是用这种方法给自己解的尸毒!”

    燚瑶一怔,想到刚才所向门涅槃重生,半晌,才仿佛从梦中惊醒道:“这……这……”

    “妹妹!”七七劝说道:“或可一试!”

    燚瑶闭上泪眼,一会儿,又睁开,瞧向邪姬帝妃道:“你对这种办法有多少把握!”(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