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某美漫的医生 > 第三百四十三章 花开两朵

第三百四十三章 花开两朵

    走出了宫殿,墨非忽而又一叹:“我刚才的举动……是不是有点太过分了……间接性的杀了杨广之后,又……有违我高尚的品德啊……我墨非应该不是这样的人才对!唔……看来,我又是受到了道心种魔的影响!哎,这该死的武功,使我的道德水平日趋下降,这样不好,不好……但是道心种魔又能破碎虚空啊,是这个世界少有能破碎虚空的武学之一!”

    墨非摇了摇头,唏嘘道:“为了破碎虚空,说不得我墨非就要牺牲这一回了。等我拥有了破碎虚空的能力之后,第一时间就是把道心种魔这么邪恶的武功给废了。”

    他继续迈步往外走,隐隐然,空气中又留下了他一句缥缈的话语。

    “但是萧后……真的好香啊!”

    被墨非亲吻了一口,又捏了一把臀儿,顿在原地的萧后立马愣住了。

    等墨非离去之后,萧后反应了过来,她的脸色缓缓羞红了起来,带起一抹绯色。

    一双美眸出现羞恼之色,又泛起濛濛水雾。

    墨非几乎抹杀了杨广人格,而之前萧后和杨广的夫妻关系又甚好,哪怕因为萧后年纪日大,杨广身边的女人越来越多,两人已经很久没有行夫妻之事了,但杨广对萧后的关怀依旧无微不至,算得上真爱,因而萧后对墨非是心怀恨意的。

    哪怕这抹恨意隐藏的极深,根本不敢让墨非发现,但确实是有。

    不过刚刚和墨非临近片刻,嗅到了他身上的丝丝如缕的气味,带着些许烟草的气息,让萧后心神立时为之凌乱。

    不知道为什么,原本心中对他潜藏的恨意,在和他相近的短短时间,就消散了大半。

    甚至嗅着他的气息,偷偷看他俊逸如天神般的相貌,萧后心中甚至感觉到自己的心跳快了好多。

    长期居于深宫的萧后,当然不可能知道恋爱的滋味。

    萧后和杨广的婚姻,并不是什么情投意合的爱恋,只不过又是一桩政治婚姻罢了。

    其实萧后的身世也可称得上凄惨。

    据《隋书。后妃列传》记载:“江南风俗,二月生子者不举。后以二月生,由是季父岌收而养之。未几,岌夫妻俱死,转养舅张轲家。然轲甚贫窭,后躬亲劳苦……”

    明明是皇室嫡系之女,却因为二月出生,就是“原罪”,纵使金枝玉叶也得掰断。襁褓中的女婴,被帝王之家粗暴地推出门外。随后,这孩子又从叔叔家转到了舅舅那儿——活着,算你捡条命;死了,活该!

    姐姐们闹着相亲时,她居然没守在父母身边,而是被寄养在民间,像所有贫苦的乡下女孩儿一样,穿布衣,嚼菜根,一笔一笔地认字,一寸一寸地窥探人生。

    民间朴素的智慧,乡野淳朴的性情,和她与生俱来的贵族气质,不着痕迹地嫁接在一起。

    幸好她运气不错,被杨坚看重,为次子杨广向萧家提亲。

    萧后虽未长在深宫,却从民间学会了谨言慎行、恪守妇道,丈夫就是“天”,她温顺地崇拜,无条件地服从。

    晋王伉俪成为朝野瞩目的“金童玉女”。

    这种状况下,萧后的一切都只是在将就,根本就没有自由恋爱的概念。

    而魔种的诱惑力,对于不通武学的萧后,自然就更难以抵挡。

    萧后不由自主的回想起刚刚那一捏,心尖都震颤了一下。

    “不行!不行!”萧后连忙狠狠摇了摇头,将心头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都甩出脑海。

    她可是大隋的皇后娘娘,天下所有百姓的国母,当然要紧守妇德,岂能……

    不过有些时候吧,你越不想去想某些事情,脑子里还就偏偏就浮现该事情。

    一片混乱的思绪之中,萧后都不由得有些湿了,嗯,眼睛湿了,难道她天生就属于那种不守妇德的无耻女人吗?

    不知道魔种无上妙用的萧后,将一切萌动的心都归咎到自己不够纯洁之上。

    这让萧后开始对自己产生了质疑。

    墨非近乎天神的强大,又拥有俊美的相貌,这天底下任何一个女子对他动心,都是很正常的事情。

    不过萧后本身就是个非常聪颖的女人,在长久的岁月之中,萧后又养成了强大的自制力,知道守规矩,虽然可能自己心里出了问题,但她还是很快想到了解决的办法,那就是尽量不再和那人见面。

    如果不再相见,那抽芽的种子,没有了浇灌,自然不会长成参天大树,那她也就能守得住,对得起陛下的一片长情。

    ……

    “哭吧,叫吧,然后……死吧!”

    随着疯狂的嘶吼声音,吼叫着,一个穿着绿色碎西服,头发酒红色,胸大肌几乎堪比萧后的男人,锐利的爪子快若闪电的对准对手进行攻击。

    在宫殿之内,墨非对面坐着一只萝莉,两人正在玩拳皇。

    墨非操纵的草薙京被如意小萝莉操纵的八神庵一招八稚女给ko了。

    这当然是墨非在让着小萝莉,不然小萝莉老是被虐,就升不起继续奋战的心思了。

    大部分时候让她输,偶尔又让她赢上一次,这样才会导致她越来越沉迷。

    “yes!我又赢了,墨叔叔!”如意小萝莉捧着游戏机,高兴得原地蹦了起来。

    如意小萝莉知道像墨非这种护卫父皇安全的前辈高人,他们的年龄绝对不能以表面来看,很有可能看上去跟她差不多,实际上年龄足够做她爷爷了。

    于是如意小萝莉自顾自给墨非按上了一个叔叔的称号。

    墨非觉得像自己这种18岁的美少年,如意小萝莉应该叫哥哥才对,可是纠正了好几次,也逆转不过来如意小萝莉的刻板印象,没办法了,只好让她继续叫叔叔。

    其实吧,墨非后来又想了想,其实叫叔叔也没什么,因为以后还有可能叫爸爸啊!

    嗯,不是非常直接的那种爸爸,而是因萧后的缘故,间接的爸爸。

    因为道心种魔的原因,墨非现在的欲念大炽,脑海中总有万千变象。

    祝玉妍和独孤凤两个人,在刚开始的时候,还能撑得住,不过最近越来越不行,战斗力越来越差了,这就导致墨非不得不把目光放在附近的女人身上。

    他这不是放纵自己的**,实在是修炼道心种魔,滋养魔种的需要,为了大业,也只好暂时委屈一下自己的腰子了。

    所以距离他非常近,魅力又非常大的萧后自然被他视为囊中之物了。

    就萧后身上的那种成熟风韵,以及她一国之母的身份,墨非感觉她不会比祝玉妍差什么。

    至于如意小萝莉……墨非觉得自己还是有道德底线,既然已经将萧后视为囊中之物,那这个小萝莉就当做亲女儿来对待吧。

    以墨非的年纪,他同年龄段的人,当爸爸的很多了,就当收养了如意这个女儿,也感觉没什么。

    不过就在墨非把如意当做女儿来看待的这几天……怎么说呢,感觉挺奇妙的。

    “再来,墨叔叔,我们再来一局!”小萝莉迫不及待的想扩大胜利果实。

    她想赢墨非一盘可不容易,即使她已经在苦练技术了,但是距离墨非这种老银币,肯定差得还远。

    “行啊!”墨非笑着说道。

    他也是闲来无事,不跟小萝莉一起玩,还能玩什么呢?

    经过五六日的整合,杨广勉强将江都的势力握在了手中。

    那么接下来肯定是选择进攻对象了。

    现在的江都,面临三大敌人,北面的瓦岗军李密,西面的江淮军杜伏威,南面的李子通,吴兴尚有沈法兴一大地方势力,随时可能呈现割据之势。

    北面的瓦岗已经成为天下反王势力的盟主,如果江都方面想要以李密为攻击对象,那么绝对非拼个你死我亡,江都方面还不一定能胜,再者就算胜了,依照天下现今的局势,墨非等不到什么好处,反倒是便宜了太原李阀、冀州窦建德等人。

    江淮军在竟陵受挫,被李靖和虚行之两个人击败,江淮军势力折损近半,杜伏威已经呈现龟缩之势,不再极力扩张,一时间距离江都就远了。

    那么按照远交近攻的法则,江都应该先扫平李子通。

    于是由宇文成都为将,率领十万骁果军进攻李子通。

    李子通,东海郡丞县人,隋朝末年农民起义领袖。年少时贫困,靠渔猎为生。为人乐善好施,居住在乡里时,见到头发花白的老人提携重物,必定代为效劳,家有余财,则周济别人,但心胸狭隘,与他人结下极小的怨仇也必定报复。颇有勇力,参加左才部领导的长白山起义军,待人宽厚,人多归附。遭到左才相猜忌,率众南渡淮水。联合杜伏威,进据海陵县,自称将军。大业十一年(615年),自称楚王。

    古代士卒战争,墨非对此一窍不通,也就懒得跟着一起去行军,一切交给宇文成都,以及监督宇文成都的独孤阀就好了。

    以骁果军的战斗力,又有十万之数,只要宇文成都不是头猪,应该都败不了。

    怎么说宇文成都也是演义之中的隋唐第一好汉,比之秦琼等人都还要厉害,打一个李子通还是不出问题。

    退一万步讲,即使宇文成都再不争气,给打输了,对墨非而言,影响也不大。

    “墨叔叔,该你先选了。”小萝莉萌萌哒的说道。

    “ok,我选……那我选八神庵吧!”墨非道。

    “墨叔叔你选八神庵啊……”小萝莉明显有些郁闷,她也想再选八神庵来着,不过既然墨非都已经选了,她也不想选一样的,那玩着就感觉没什么意思了:“那我……我选大蛇吧!”

    “黒粒子!”

    “百式·鬼烧!”

    “神指!”

    “……”

    “百四一式·冲月!”

    “灵光柱!”

    “……”

    “百二九式·明鸟!”

    “阳光普照!”

    “……”

    “里百八式·八酒杯!”

    墨非操纵八神庵使用一次八酒杯,将小萝莉的大蛇给ko了。

    “啊,我又输了!”小萝莉顿时沮丧了起来。

    “不要着急嘛,这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等如意你再练练,迟早能够真真正正的打败我!”墨非轻笑道:“要不,再来一次!”

    “好,再来一次!”小萝莉给自己鼓了鼓气。

    小萝莉和墨非刚刚又选好了人物,等待开局,不曾想,不速之客闯进来了。

    “如意!”萧后怒气冲冲的闯了进来:“我说过很多次了,不许来打扰先生,你也是答应了我的,为什么又来打扰先生?”

    就墨非对祝玉妍和独孤凤所为,就墨非亲她的非礼之举,要说墨非是个规矩人,打死萧后都不相信。

    如此,就绝对不能让如意小萝莉和墨非走得过于近。

    但是如意小萝莉一点都不理解她的苦衷,时常就往墨非这里跑。

    萧后又怎能明白,电子游戏以及手机对一个青春韶华的女孩子的诱惑能力。

    那简直比洗衣粉还要让人上瘾!

    小萝莉拿着手机,一没了电,可不就得找墨非充电。

    而墨非虽未短了宫内的日常用度,但是很显然,杨广的一众妃子再也指挥不动宫内多少下人了,那全都被韦怜香给整合,作为监控宫内的力量。

    萧后哪怕身为皇后,也仅仅只能指挥得了几个一直随侍在她身边的侍女,也就拿不出多余的人手管住如意小萝莉。

    “哎呀母后,儿臣只是找墨叔叔玩一会儿嘛!”小萝莉顿时眼疾手快的收起了游戏机,藏好,不至于被萧后给抢走了,然后方才撒娇道:“宫内那么无聊,我找墨叔叔玩一会儿又怎么了?”

    萧后气急,你无聊,想玩一会儿,没问题,但是你不能一天到晚跑到这人面前玩啊!

    墨非嘴角泛起一抹邪气的笑容,站在旁边,观看如意小萝莉和萧后的吵架。

    如意小萝莉,百合花一般俏丽甜美的面孔,自然之极、纯真之极,未经化妆的小脸,格外显出她的单纯和天真,纯净得不带任何杂质的目光清澈通透,里盈满水一样荡漾的晶莹之色。

    萧后绝对是倾国倾城的美艳熟妇,身材十分修长,长裙贴着地裹在她玲珑曼妙的身体上,身姿高挑,腰肢纤细,说不出的婀娜多姿,曲线曼妙,脸如秋水,目光妩媚,流转间嫣凝的风情散于无形。娇嫩的肌肤吹弹可破,眉如墨黛,凤眸闪闪生辉,修长的琼鼻下,樱桃般的小嘴红润,富有光泽,令人禁不住想要咬上一口,修长的雪颈有如天鹅……最迷人的地方则是萧后天生还有一种贵气,圣洁、优雅,知性,又带着充满淑娴的母性,令人有一种恨不得将其狠狠蹂躏的感觉。

    母女俩站在一起,女娇母媚,好一朵并蒂母女花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