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画堂归 > 第四百六十章 焉得不关心

第四百六十章 焉得不关心

    时辰还未到正午,钱千镒在钟野府上喝醉了酒,被葫芦扶到客房去歇息。

    之前在这里客居养伤的金陵马公子身体复原且考取了新科进士,于上月放榜后衣锦还乡去了。他之前住的屋子东西都齐全,走时什么也没拿。

    葫芦便把钱千镒安置到这屋里,又沏了一壶茶放在桌上,怕世子醒了口渴。

    说起来钟野府上虽破,却收留过不少人。

    除了马公子,卫宏安也被选入太学,燕肯堂作为他的授业恩师,建议他迟几年再参加科举,也是一片爱才心切,毕竟他如今年纪太小,太多浮名绊在身上反倒不利于做学问。

    卫宜宁进宫前,燕肯堂也就此事询问过她的意见。卫宜宁也觉得过早进入仕途其实无益,趁年纪小静下心来多读几年书,才是务实之道。

    卫宏安跟随着祖母,朱太夫人因为有他陪伴,再加上卫阿鸾时时照顾,精神倒比先时在智勇公府还好。

    恰好今日太学放假,韦应爵约了他一同闲逛,卫宏安想起有些日子没见钟野了,便要过来探望。

    两个人都是常来的,彼时钟野还在那里喝闷酒,见他们两个携手而来,一个穿着大红夹纱箭袖,一个穿着竹青儒衫,一般的俊秀出尘。

    只是韦应爵眉目冷峻,卫宏安面相温雅。

    然公允评去,还真是分不出高下来。

    两人见了钟野行礼,说了几句话,钟野就叫他们随意玩儿去了。

    小舍儿跟着卫宏安来的,手里捧着一个包裹,包着一双鞋袜和一件夏衫。

    同来的还有府里的一个男仆,抱着一大坛酒。

    “钟公爷,这个是小姐临走时吩咐的,叫每个月都给公爷送酒送衣裳鞋袜,”小舍儿憨直地说:“小姐说了请公爷一定笑纳,不要见外。”

    钟野原本是不要的,他帮卫宜宁姐弟心甘情愿,不想要任何回报。

    但见那衣衫鞋袜的针线又细密又精巧,应是卫宜宁的手艺,心中便生出许多不舍来。

    尽管他心里清楚自己和卫宜宁在一起的可能甚是渺茫,可终究放不下。

    小舍儿哪里知道他心里想的是什么,径直把东西放下,说道:“小姐走时把每个月公爷要穿的衣裳鞋袜都做好了的,但不叫一总拿给您。说您生性洒落,怕把穿不着的衣裳都典当了换酒喝。”

    钟野听了忍不住发笑,卫宜宁还真是了解他。

    再看那衣裳,颜色灰蓝,即可外出穿着也宜居家,且耐脏不显污迹。

    那鞋子前头镶了一层软牛皮,耐磨耐踢。

    再掀开酒坛一闻,是上好的陈酿,色如琥珀稠如蜂蜜,得兑水才能喝。

    这么一坛抵得上寻常的五六坛。

    从这些上就能看得出卫宜宁的确用心良苦,处处考虑的齐全。

    钟野心中一片温热,自从母亲去世后,还没有哪个女人对他如此体贴关心。

    更何况卫宜宁本就是他中意的人,那一番感动可谓深矣。

    叫葫芦把东西收起来,钟野倒背了手去后院看两个孩子在玩儿什么。

    岂知到了那里一看,卫宏安蹲在地上流泪,脚边是一只猫儿,满身是血奄奄一息。

    一旁的韦应爵木着一张脸,手里握着一张小弓。

    原来钟野府上养了几只猫,卫宏安之前在这里住的时候就常常和猫一起玩儿。

    其中有一只乌云盖被的狸猫和他最亲近,见卫宏安来了,便跑上前和他嬉闹。

    谁知韦应爵见卫宏安和猫儿玩闹冷落了自己,便直接用弓箭把那只猫给射死了。

    并且坚决不认错,气得卫宏安要跟他绝交。

    钟野素来知道韦应爵这孩子天生的古怪,行事出人意表。

    但今天的事也着实过分,不管怎么说,那猫虽不是人,却也是一条性命,又何况实在无辜。

    卫宏安是卫宜宁的弟弟,钟野哪里能见到他受委屈?

    因此便将韦应爵提起来,扬起大手照着他的屁股打了两下。

    当然没用十成的力气,但对小孩子来说已经很疼了。

    可韦应爵依旧冷着那张脸,不喊疼也不求饶。

    钟野气的还要再打,只听身后有人说道:“快把我小舅子放下来!万一打坏了怎么办?”

    原来是钱千镒酒醒了,听到这边有动静就过来看看。恰好见到钟野在打韦应爵,忙出声制止。

    “好啦好啦,卫小哥儿不要哭了。”钱千镒把韦应爵从钟野手上救下来,回头安抚卫宏安:“你也算是我小舅子,手心手背都是肉。你既喜欢猫儿回头去擎西王府,小五不是养了许多的猫儿?随便玩就是。”

    卫宏安谁也不理,抱着那猫的尸体出去了。

    韦应爵道:“他同哪只玩儿我就杀哪只。”

    “哟呵!”钱千镒没想到他如此霸道执拗,忍不住也打了他两下屁股:“你真是够气人的,果然咬人的狗从来不叫,你平时不言不语,原来是憋着狠呢!”

    别看钟野打他,韦应爵不反抗,钱千镒打了他两下,韦应爵的眼睛立刻就立起来了。

    回身曳满弓箭就要射钱千镒,慌的世子爷急忙躲到钟野身后。

    “小子你要疯啊!我可是你六姐夫!”钱千镒色厉内荏道:“反了你了!居然还想大义灭亲!”

    “应爵,把箭放下!”钟野虎目含威,沉声喝命韦应爵:“再敢无礼我绝不饶你!”

    韦应爵性情古怪,似乎周遭的人和事都不能令其动念,但对钟野却是敬畏有加。

    闻言即放下了弓箭。

    “公爷,宏安少爷走了。”冬瓜走过来说道:“带着随行的下人出府去了。”

    “知道了,”钟野答言道:“让他去吧!”

    “小舅子,你也别在这儿惹钟公爷生气了,我送你回府去吧!”钱千镒道。

    韦应爵起初不肯跟他走。

    钱千镒低声道:“顺便在路上教教你怎么跟观音保和好。”

    他这一句说完,韦应爵便迈开腿往前走。

    钱千镒忙从后头跟上,又回头对钟野道:“我改日再来,泥鳅干别都吃净了。”

    钟野失笑,说起这这泥鳅干还是素心庵放生池里养的最好,可惜那里如今已经荒弃,只好去别的地方捕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