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仙途灵植师 > 第171章路遇盗匪(2)

第171章路遇盗匪(2)

    苏紫和木茗也不上前,只是在回廊的阴影处站定,屋里一个大嗓门高声道:“兄弟们,这可不是个办法啊!我们不能就守着这么一条道到死吧!天天的也不见有人上下,再这样下去,我们可就要饿肚子了!你们说是不是?”

    低低的有人在应和,大嗓门又道:“大哥,龙溪寨原本就是我们的地盘,有吃有喝,日子逍遥自在。你说,有妖气又跟我们兄弟何干,那个姓芦凭什么将我们赶走。”

    “你住嘴!是不想活了?”又一声低斥。

    “我就是想说,他敢杀了我不成!”

    屋里一声盘盏落地的碎响,那个低沉声音怒道:“老子要你闭嘴,你是耳朵聋了?”

    又是一声女子尖叫,屋门吱呀打开,一个踉踉跄跄的身影从门中出来,背对着烛光,看不清面容,只看见正屋的大圆桌上摆满酒菜,地上还有好些碎瓷,汁水横流。

    桌边的椅子上,坐着四五人。最上方的是一个扎着英雄巾的汉子,许是饮酒热了,衣襟大敞露出黑呼呼的胸毛。

    出来的那人嘟囔着,扶着木栏到屋后去,只一会就是的水声。

    苏紫抬手,一道风刃飞出,只听到那里扑通一声,就没有了动静。

    屋门大开,浓浓的酒味弥漫在院子里,檐下四处挂着的气死风灯笼突然亮起,照得院里亮如白昼。

    “谁在点灯?不是说过院里不许亮灯。”

    屋里有人气急败坏的奔出来,才一迈步,就僵在那里,口中支支吾吾说不出一句完整话,“你……你是人……还,还是鬼?”

    “谁?”屋里其他人也警觉起来,大圆桌哗啦一声翻在地上,杯盘狼藉,个个手提兵刃冲出屋子。

    院子里站着两人,一个淡粉长裙看上去十七八岁年纪模样的女子,正看着他们笑意盈盈。

    另一个青衫劲装,身材颀长,眉眼细长,额间一朵小花,正百无聊赖的把玩着手上一根绿枝。

    “你们是什么人?为何深夜到此?”头上扎着英雄巾的汉子拢了拢衣襟,沉声问道。

    “大当家的好雅兴,自己喝酒,还请一个唱曲的!”苏紫笑得眉眼弯弯。

    “你是何人?”英雄巾汉子手一挥,几个人无声散开,手持利刃将苏紫二人围住。

    苏紫不慌不忙的走了几步,整个人就站在灯笼之下:“大当家的,你好好看清楚再动手不迟。”

    灯光下,这女子清影照人,脱俗出尘。

    再看看后面那个青衫人,大当家目光一亮,若说粉衫女子是清俏佳人,那后面的男子就是妖孽般的存在。

    比香阁中女子还娇艳三分,只不过看过来的目光冷淡得吓人,好像在看一群死物。这娇里俏,魅中煞更是诱人,周围顿时响起一片咽口水的声音。

    大当家只恍惚了一下,突然像是想到什么,面色一白,眼中的惊艳顿去,哑着嗓子道:“齐迢雨给两位仙师赔礼!”

    说着就单膝跪地,其他人都傻了眼,有站着不动的,有跟着也跪下去的。

    “哦!被你看出来了!”苏紫顿觉无趣,手一挥,空地上摆出半旧蒲团,盘膝坐下,木茗站到她身侧,并不看周围人一眼。

    “七条鱼,你那屋里的女子,可以放出来了!”苏紫慢条斯理道。

    齐迢雨额角青筋一跳,沉声道:“那是小人家的婢女,平时伺候些茶汤吃喝,偶尔、偶尔才让她唱上几句。”说完,对身边跪着的人使了眼色,那人退后几步,急冲冲进了正屋。

    “哦!那你说说龙溪寨那个姓芦的,是怎么回事?”对这些普通人的家长里短,苏紫没兴趣。杜太冲说过,他的二师兄姓芦,镇守龙溪寨。

    听苏紫提到姓芦的,齐迢雨嘴角微抽:“是小人的下属酒喝多了,说的瞎话,没有什么姓芦的。”

    “是吗?”苏紫也不着急,她知道事情涉及修士,他们这些普通人根本不敢承认背后议论的。

    若是搁在平时,她也就睁只眼闭只眼过去,可是即将面对那个姓芦的,况且杜太冲说的话并不能全信,能在这里遇上与姓芦的相识之人,肯定要问出些真相才行。

    她不说话,跪着的齐迢雨也慢慢动起心来。修士不杀普通人,是修界的规矩,那是怕落下什么进阶的心魔。

    自己水里浪里几十年,手上命债无数,姓芦的占去龙溪寨,也只是赶走自己,未伤自己和兄弟们一个手指头。

    想到这里,齐迢雨伸直背脊,一屁股坐在地上。

    修士法力再高深,又不能随便杀人,就是吓人的纸老虎,那还怕个屁啊!

    苏紫见齐迢雨抬眼看自己,目光中带着挑衅,她冷冷一笑:“七条鱼,你别在本仙子面前装腔作势,路上就还有你留下的证据。”

    到现在,若说路上遇到的尸首与这伙人无关,苏紫是不信的。

    “仙子,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你也不能逼着让我们这些普通人承认什么。”齐迢雨越发来劲,这个仙子再有法力,也不能无缘无故动手伤人。

    他的话音才落,木茗手上的绿枝见风便长,隔着半丈将他抽翻在地。

    这一鞭子力量不轻,齐迢雨硬是挣扎了几下都没有爬起来,旁边的人忙架起他的胳膊。

    “仙子,你们敢对普通人动手?”齐迢雨面上一道血口子,滴滴答答浸湿衣襟。

    “你满口谎言,还敢对我不敬,为何不敢打你,这还只是小罚。”苏紫赞赏的看了木茗一眼,小样的!修士不动手,妖可不讲究这个。

    齐迢雨抬手按住淌血的脸,掩盖下目光狰狞:“小人不敢!”

    “不敢!”苏紫旋身而起,一步跨出丈许,跪着的齐迢雨眼前一花,苏紫就站在正屋之中。

    屋角处,一个大汉正死死掐着一个布衣女子的脖颈,那女子双脚在地上无力的蹬踏着,双眼暴突,嘴角浸血,眼看着就要不行了!

    “放肆!”凌厉风刃飞出,那大汉一声惊天动地的惨叫,抱着血淋漓的肩头在地上翻滚,一只胳膊已经被齐肩削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