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宠昏甜妻 > 075:一见钟情

075:一见钟情

    陆战柯把手机拿了出来,给艾常欢看,一直冷冰冰‘孑然一身’的手机上此刻正挂着一个傻不拉几的吊坠,正是之前艾常欢看见的那个。

    陆战柯晃了晃手机,说到:“看见的时候就买了。”

    他没有说那本来是一对,但艾常欢是知道的,她只是笑着说:“好看。”

    并没有问起另一个吊坠去了哪里。

    陆战柯嘴角露出一抹开心的笑容,两人到了卖零食的地方,挑着好吃的干果。

    陆战柯拿起一颗羊奶果子放进艾常欢的嘴里,让她尝一尝:“怎么样,有昨天吃的那个好吃吗?”

    酸酸甜甜的味道充满口腔,很像爱情的味道,酸涩中带着丝丝的甜蜜。

    艾常欢笑:“好吃,和昨天吃的一样好吃。”

    “那就多买一点。”两人又挑了好几种其他的干果,买好之后大包小包的提着往外走。

    本来是要回去的,陆战柯又拉着艾常欢去买了一包烟。

    艾常欢知道他想干什么,却有点不敢看他的样子,她猛地低下了头,将几乎要喷涌而出的泪水用力压了回去。

    陆战柯把买好的烟放进艾常欢的口袋里:“虽然我们已经结婚了,但是我还是想试一下,假装,在遇见对方之前,我们都没有遇到过别人,当时的情况会是怎么样。我想,我还是会对你一见钟情,然后把自己的烟给你,你呢,你会是什么样的回答。”

    艾常欢抬头,虽然没有哭,眼眶却已经泛红了,她不知道陆战柯这么做,是不是因为已经知道了她要离开的决定,试图通过这样的方式来挽留她,可是这一刻,她的心,真的很痛,很痛。

    这样的决定对她自己来讲,又何尝不是万箭穿心。

    她眨了眨眼,无比艰难的说到:“你刚刚不是说了吗?要用披巾包着的,我可没有披巾。我还得去买。”

    她说,她要去买披巾。

    其实陆战柯已经知道,她决定要走了。

    早上艾常欢和杜愉成在竹林里说话的时候,陆战柯都看到了,当艾常欢转头朝杜愉成笑的时候,他就明白,她决定走了。

    这次,他没有阻拦,而是选择了放手离开。尽管,心中是一万个不舍,但他不想让艾常欢恨她,于是,那些藏在心里的话就变成了不能说的秘密,就像那一对玩偶,你知我知,却没有人主动挑破。

    现在,艾常欢终于说了,她说她要走。

    而陆战柯只能假装不知,然后笑着说:“好,我在这里等你,等你的回答。”

    不得不承认,他心底还存着一丝丝的侥幸,也许艾常欢还会回来,也许,她不会就这么离开。

    可是艾常欢仅仅只是犹豫了一下,然后把手里的东西都交到了陆战柯的手上,再踮起脚尖,紧紧的抱住了他。

    “陆战柯……”千言万语涌在心头,却什么都不能说。

    艾常欢强忍住想要流泪的冲动,浑身颤抖不已。

    陆战柯想要回抱住她,却只能硬生生的忍着,他怕这一抱就舍不得放手了。

    “我走了。”艾常欢松手,低头盯着脚尖,瘦弱的肩膀看起来尤为的可怜。

    “……嗯。”陆战柯低低的应了一声,声音里带着不易察觉的颤抖,那是心痛的声音。

    艾常欢却没动,像是在犹豫,在陆战柯以为她要改变主意的时候,她却又转身走了,背影决绝而又清冷,一路走远未曾回头。

    陆战柯往前追了几步,又生生的顿住,这比他做得任何决定都要难,几乎用尽全身力气才强忍住追上去的冲动。

    艾常欢有好几次想要回头,可是又怕这一看就下不了决心,只能埋着头一路走远。

    等走过街角,陆战柯再看不见的时候,她靠着墙壁,还是忍不住哭出了声。

    她知道,就这么走了对不起陆战柯,可是,当面说要走她更说不出口,道别只怕会成为最残忍的方式。

    “陆战柯,对不起……”

    旁边不断的有人看过来,艾常欢也顾不得丢脸不丢脸,一个人哭的稀里哗啦,满脸都是泪。

    远处一个高大的身影正缓缓走来,最终在艾常欢面前站定,在她脚下留下一片阴影。

    艾常欢猛然抬头,对上的,却是杜愉成那双桃花眼。

    杜愉成默然的看着她,看着她脸上的泪水,心里也是无比难受,他想问,艾常欢,难道你对陆战柯的感情已经那么深了吗?你对他,那么的不舍……

    见不是陆战柯,艾常欢有一秒钟是失落,随后却是庆幸,如果陆战柯追过来,她就走不了了。

    侧过脸,擦了一把眼泪,眼睛却依然红肿不堪,她眨了眨眼,问到:“都准备好了吗?”

    杜愉成说:“都准备好了,走吧。”

    早上艾常欢拜托他的事就是,给她找辆车送她去镇里的火车站,她要回a市。

    听到她这个请求,杜愉成一开始也愣了,有点不明白,既然艾常欢在秦湛和陆战柯之间选了陆战柯,又为什么要走。

    艾常欢却笑着说,是该离开的时候了,至于原因,她说,她不能忘了秦湛,不能当过去都不存在,她还是得回去找他。

    听到艾常欢这么说的那一刻,杜愉成心头闪过万般狂喜,他甚至想着,也许等一切都结束的那一天,他和艾常欢也许还能够在一起。

    可是现在看着艾常欢的眼泪,他又极其的不确定了。

    “走吧。”艾常欢擦掉眼泪,起身对杜愉成说到。

    杜愉成看了眼街道的尽头,依稀看到有个高大的人影还站在那里。

    他收回目光,说到:“好。”

    两人一前一后的往前走,艾常欢的脚步有些虚浮,走三步有两步差点摔倒。

    背后好像有人在喊她,她眼眶一阵阵的发热,却不敢回头,只能抬步走的更加的快。

    杜愉成已经把车子找好,能够直接送艾常欢去火车站。杜愉成还是有些不放心,说到:“要不然我去送你吧,把你送到车站我就回来。”

    艾常欢摇摇头:“不用了,你要是和我一起消失了,他们会怀疑的。”而且到时候陆战柯只怕会真的以为她和杜愉成私奔了。她已经够对不起他,不能再这样伤害他了。

    杜愉成似是明白她的顾虑,便没有再强求:“那我看着你走我再走。”

    “还是不用了,我不想说再见。”艾常欢勉强笑了下,“就在这里道别吧,我闭上眼睛,然后你走吧。”

    她坚持不说再见,即使再不舍杜愉成也只能送到这里,看着已经闭上眼睛的艾常欢,他说到:“不知道下次见面会是什么时候,也许一两年,也许,一别便是一生。”

    艾常欢之所以坚持不让杜愉成送,就是怕这种离别的时刻,她会控制不住哭出来,可是,听到杜愉成说一别便是一生,眼泪还是不受控制的流了出来。

    也许她和陆战柯,也不会再见面了。

    杜愉成走了,车子发动,阿昌族的一切都在身后渐渐远去,还包括……等在街角的陆战柯。

    艾常欢不想哭,她狠狠的咬着唇,告诉自己,不要哭,不要哭。可是,脸颊却一再的被泪水打湿。

    是她对不起陆战柯,只希望他就这么忘了她,让一切重新开始吧。

    她也没有料到离别会来的这样快,她原本是打算过几天再走的,可是这两天发生的事情打破了所有的平衡,她没法再平静的面对陆战柯,心里对秦湛也越发的歉疚,她不想越陷越深,只能匆匆离开。

    如果一定要说一个理由,不是不爱,而是她和陆战柯相遇的太晚。

    杜愉成回到了看比赛的塔里,裴募杨安心他们还在那里等着,见杜愉成回来了,裴募随意的问了一句:“你怎么去了那么久啊?”

    陆战柯和艾常欢走了之后没多久,杜愉成说他去一下洗手间,结果去了这么久。

    杜愉成坐下,没说话。

    杨安心朝门口张望了一番,随后笑道:“那两口子怎么还没回来,该不会是偷偷约会去了吧?”

    裴募也笑:“说不定他们两个有很多话要说呢,说完了也就回来了。”

    杜愉成抬眸,定定的说了一句:“常欢不会回来了,她走了。”

    “什么,走了?”杨安心有些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她去哪儿了?”

    “回a市了。”

    “为什么?难道是因为昨天的事?”杨安心瞥了一眼欧阳真真,目光中带着明显的责备。

    欧阳真真却一副喜笑颜开的样子:“艾常欢走了?真的走了?”

    那么接下来她是不是就有机会和陆战柯单独相处呢?想想都还有些小兴奋呢。

    看着欧阳真真从里到外肆意散发的开心和愉悦,杨安心皱起了眉头:“陆团呢?他知不知道常欢走了?”

    杜愉成想起了在街角远远望着的那个人影,说到:“也许知道,也许不知道吧。”

    这算什么回答?杨安心也没心思看比赛了,转过头对裴募说:“你打个电话问问陆战柯,问他到哪里了。”

    裴募点了点头,出去打电话了,因为这里面人太多,环境吵杂。

    欧阳真真得意的挑了挑眉,一副自己即将坐上正宫位置的嘴脸:“哎呀,常欢她肯定是因为昨天的事情生气了。”能够把艾常欢气走,那么昨天她受的伤就不算白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