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迷雾纪元 > 第393章 书到用时方恨少

第393章 书到用时方恨少

    辛主任还是想劝一劝:“铁心,我知道你底子好,但是我还是觉得你应该专精某一个项目。毕竟,参赛过多、运动过量,很可能让你的韧带和关节撑不住。如果造成什么难以挽回的损伤,到时候追悔莫及。”

    辛主任想起了之前报名青运会时的场景。

    百米、四百米、一百一十米栏,千米、五千米、标枪、铅球、铁饼、跳高、跳远,一共十个项目。把这个报名表交上去之前,辛主任专门和刘校长汇报了一次,刘校长斟酌再三还是同意了,然后又特意与北苏省青运会组办方通了电话、提前打了招呼。

    即便如此,将这个报名表交上去的时候,组办方还是专门又打电话回来确认了一下。隔着电话,辛主任都能听出来那种明摆着的不信感,几乎要把“你扯淡呢吧”几个字宣之于口。

    哪有人会在运动会上报十个项目的?

    要不是看在凤鸣一中这金字招牌的面子上,组办方早就把这种报名表当捣乱的给退回了。

    别说组办方不信,其实就连辛主任也觉得荒唐。即便他之前已经亲眼看过,可事到临头依然觉得忐忑。毕竟那种惊世骇俗的表现太过梦幻,让辛主任总有种做梦般的不真实感。

    “这样吧。”石铁心放下筷子擦擦嘴,举动间沾染了一丝方清绝的优雅:“咱们找个时间,您从头到尾所有项目都帮我测一下,我也想看看自己能不能撑住。如果不行,我听您的,减去几个项目,量力而行。如果没问题,我还是想挑战一下自我。如何?”

    “行!”辛主任拍板决定:“赶早不赶迟,早点测完还有时间恢复体力,就今天下午怎么样?”

    “没问题。”

    下午,石铁心专门腾出一整下午的时间。

    体育系清空了操场,体育课全面暂停。该上体育课的学生怨声载道,主课老师则笑逐颜开。

    清场之后,体育系老师们严阵以待,刘校长亲临现场,站在场边观摩。

    石铁心做好了准备。

    第一个项目,一百米。

    “预备”

    他做好起跑姿态,目光锐利。

    随着炼体烟霞的填充率越来越高,随着掠风腿第一层的修行水平不断提升,他觉得自己跑起来比从前更轻松,更舒展,更自由。

    啪!

    辛主任亲自打响了发令枪,更先进的计时器立刻开始工作。石铁心嗖的一下快速起步,向着终点狂奔而去。

    刘校长死死盯着计时器,当石铁心冲过终点时,计时器凝固在9.62秒。

    刘校长立刻激动起来。

    他已经不是运动成绩的门外汉了。

    这些天,他哪天不把各项目的世界纪录和国家记录翻出来美滋滋的看上三遍?如今不用过脑子也能想起各项目的国际水平。刘校长立刻大喊一声好,率先鼓起了掌。

    辛主任舒了口气,心理也踏实了很多。别管别的项目怎么样,就这百米成绩,就已经绝了。

    而他知道,石铁心最擅长的并不是短跑,而是长跑,越长越好。

    他收拾表情,继续发令道:“今天是高强度模拟,完全按照比赛间隔时间来进行。咱们休息十二分钟,然后就开始测四百米。”

    十二分钟?那可不能浪费了。

    石铁心立刻拿出了书,继续冲博物学修行条。

    一整个下午,十个项目测了过去,体育系老师的惊叹声就没有停过。刘校长半路吩咐辛主任安排好工作,然后就倒背着手迈着四方步笑眯眯的走了。

    他打算找办公室主任商量一下,等石铁心一战成名之后学校该怎么应对蜂拥而来的记者,该怎么稳妥的打好宣传战、用好这张王牌。

    另外一边,辛主任带领老师们测过了所有项目,然后立刻驱车带着石铁心去了全市最大最权威的三甲医院,进行了韧带和关节的全面检查。

    当检查结果出来之后,一直保持着严肃表情的辛主任,也忍不住笑逐颜开。

    当天晚上,辛主任请体育系的老师和石铁心一起去吃了一顿大的。

    “铁心,我知道你很能喝。别惊讶,嘿嘿,哪个体育老师还没两个混子学生当小棉袄啊?我们的消息灵通的很!不过,现在毕竟还没比,胜利果实还没摘,今天咱们就不喝了,等成功之后再喝庆功酒。”

    辛主任靠着石铁心坐着,忽然叹了口气,满脸感慨道:“铁心,你知道吗,凤鸣一中虽然是块金字招牌,但是这招牌在体育赛场上不管用。就眼前这场北苏省青运会,就没有谁把凤鸣一中当回事。”

    “这很好。”石铁心对辛主任笑了笑:“这说明,参赛选手的水平都不弱。巧了,我正好不喜欢和弱鸡比赛。”

    “哈哈哈,好!”辛主任啪的一拍石铁心的肩膀,容光焕发的畅想着未来:“打过青运会,就有资格参加北苏省省运会。下半年开始,比赛更多,到时候你有的是机会去大放异彩!”

    周五,石铁心收拾行囊,由刘校长亲自领队,和其他参赛学生一起坐上了巴车,前往青运会的举办城市。

    校广播站接到了命令,开始对这场比赛大加铺垫。

    “同学们,就在今日,我校健儿将为校出征,驰骋北苏省青运会的赛场。让我们一起为他们加油鼓劲,祝愿他们旗开得胜!”

    广播中,凌星见饱满的情绪透过声音传遍全校,让人过耳难忘,她好像天生就具备这方面的才能。

    不过嘴巴上再是激情澎湃,将稿子一放,把频道一切,把话筒一关,凌星见立刻就变成葛优瘫的样子,几乎要秃噜到桌子底下去。

    “唔……好无聊好无聊,陈词滥调腻歪透了,也没什么真正的大新闻让我报一报。青运会啥的,一中哪一次不是被打的屁滚尿流的,我都不好意思说。”凌星见的双腿甩来甩去,就像一条咸鱼在拍打着尾巴。

    忽然,她又想起来什么,微微提起一点神:“不过,那个大个子也参赛了吧,不知道他能不能带来点新意呢?”

    一个周末很快过去。

    周一,凌星见一进广播台,就见站长老师火急火燎的冲了过来,满脸放光的大叫道:“星见,赶紧的赶紧的,赶紧安排一个特别节目,我们学校出了个大新闻!”

    凌星见立刻来了精神,凑了上来:“啥啊啥啊,什么大新闻啊?”

    老师啪的一下往桌面上拍了个新闻稿:“自己看!”

    凌星见拿起稿子一目十行的看了一遍,一愣,觉得有些不对劲,反过来又看了一遍,然后眼睛乍的瞪大,嘴巴里发出了书到用时方恨少的声音:“卧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