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迷雾纪元 > 第382章 不是我。我知道。

第382章 不是我。我知道。

    刘敬松被人推搡着,脸上又无辜又惶恐,但实际上他很高兴。如果二十八班真的打了自己,那么二十八班一定会被集体处理,即便最后真得了总冠军,也肯定要被罚下的。

    同时,他也看到了人群中醒目的凌星见,正在快速向这边走过来。凌星见似乎看了他一眼,刘敬松则立刻露出了讨好的笑容。

    他觉得自己绝对是为这个新主子立功了。如果能真的挨顿打,这功劳就更显得壮烈了。

    就在这时,石铁心一声大吼:“全都住手!”

    人群一静。

    下一刻,有人俯下身,从混乱的人群中捡起了接力棒,扔向了石铁心。

    竟然是方清绝!

    二十八班学生看着她,有些意外。石铁心却没有多看,他只是接过接力棒,然后开始向前飞奔。啪啪两声响,两下炸膛使出,石铁心咬紧牙关向着终点全速冲锋。

    “看啊,石铁心同学也开始加速了,速度很快!”凌星见开始开火:“他没有放弃,他奋起直追,他超过了三个、四个、五个同学,他、他、他获得了”

    嗖,有人撞线。

    有人紧接着撞线。

    凌星见表情古怪的说出了结果:“第二名。”

    满场喧哗。

    班级总积分榜上,二十八班的积分也加了同样的一部分,再度与高一三班齐平。

    王金权看看积分榜,又看向有些激愤的二十八班学生,还是用那种特别正派客观的朗声说道:“既生瑜,何生亮,依然是平局,这可真是太有意思了。”

    二十八班学生非常不忿,叫嚷着要干死刘敬松,叫嚷着要重新再比一遍。路过的三班学生则讽刺的怼了回去,说赛场上什么都有可能发生。如果掉个棒就要重新比,那么女子比赛也得重新比,因为女子比赛也掉棒了。

    楚老师控制着学生的情绪,然后去向裁判委员会反映情况。

    最终,裁判委员会还是宣布比赛成绩有效,无需再比。

    不管甘愿还是不甘愿,不管怀着怎样的心情,运动会的第二天就这么落幕了。

    晚上。

    宿舍中。

    二十八班学生,甚至很多其他垃圾班的学生,都在义愤填膺的声讨。

    “都是刘敬松那狗日的,找个机会把他弄出学校去,塞尿桶里淹死他!”

    “刘敬松那王八蛋绝对是故意的,什么体力不支,一个体育生哪有这么容易体力不支?他当他是林妹妹啊!他是蓄意撞我们,而且故意把棒子踢到人群里的!”

    “刘敬松?刘敬松算什么,不过是一个马前卒,真正的主谋另有其人。”

    “谁啊?”

    “呵呵,你没听那个学生会主席说嘛,刘敬松这王八蛋可是为某人立大功了。”

    “你是说方……不会吧,我看到她把接力棒扔给大哥铁的啊。”

    “哼哼,作秀而已。你啊,做人不能太天真,要透过现象看本质。刘敬松那王八蛋这么一搞,谁获益最大?当然是某人。整个校园里谁还能指使动别人得罪大哥铁?还是只有某人。既然如此,那就肯定是某人做的。”

    “可是,为什么啊?人家身份在那里放着,区区一个运动会,没必要吧。”

    “你也知道她身份高贵,那她能输给一个孤儿出身的、垃圾班的屁民吗?既然赢不了,又不想输,肯定得使阴招喽。某人啊某人,外表光鲜,实际上肮脏透顶。什么一代天骄,什么高官世家,狗屁!官二代没一个好东西,我呸!”

    “谁让人家有个好爹呢,惹不起啊惹不起。还是大哥铁英雄好汉,唉,大哥铁现在肯定很气愤吧?”

    “这都十二点了还没回来,大哥铁指不定发多大脾气呢。”

    正说着,学完习的石铁心背着背包推门回来了。

    “大哥铁!”宿舍里的棒槌们纷纷站了起来,石铁心点头应了一声:“嗯,还没睡?”

    赵青苗上前一步:“大哥,那个刘敬松真是故意的吗?”

    “是。”石铁心回答的很笃定。

    一个弱鸡到底是真脱力还是真搞鬼,他现在一眼就看得出来,他很确信刘敬松就是故意的。只可惜他那个时候已经启动向前跑了,无法及时回援,否则说不得他也得“脱力”一把,“一不小心”把刘敬松挤飞出去。

    宿舍里的棒槌们立刻咬牙切齿起来。

    周楠恨声道:“妈了个巴子的刘敬松,老子绝对饶不了他!大哥铁,刘敬松背后是那个方清绝指使的吗?”

    “不是。”

    众人纷纷惊愕:“不是?但是怎么想都是她的嫌疑最大……”

    “都给我听好了,也给其他人带好话:第一,刘敬松这件事我自己处理,都别给我添乱,一丁点乱都别添。”

    “明白!”众人知道大哥铁的手段,都有种兴奋的感觉:“第二呢?”

    “第二,都别胡思乱想,赶紧睡觉。”

    啪,石铁心关上了灯,众人只能各自去睡觉。

    凌晨三点,石铁心准时醒来。由于晚自习时的练习,以及梦中与状元石举办的学习角,数学的进度条此时已经延伸到精深55,可谓是进展神速。

    石铁心起床,抗好东西,出门,来到了运动场外。

    揉了揉大腿,炸膛的疼痛缓解了不少。一把将满满当当的背包扔进操场里,石铁心两下翻过了铁丝网,轻松的落地。

    刚起身,就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站在不远处,正是方清绝。

    “没走?”石铁心率先打招呼。

    方清绝很直接:“等你。”

    “等我?什么事?”

    “告诉你一声,刘敬松不是我指使的。”方清绝大概是非常不习惯跟别人解释什么,语气硬邦邦的,就如她此时的站姿一般,没半点女生的婉约,而是像一根铁枪般硬朗、笔挺。

    石铁心笑了:“你不用专门说,我知道不是你。”

    “你怎么知道?”

    “因为你是个真正的天之骄子。”石铁心的声音宽厚而沉着,让人感受到一种直来直去的巨大力量:“真正的天之骄子,可能合群,可能孤僻,可能有志同道合的伙伴,可能沉默坚定的独行,可能性万万千千。但唯独,不可能是个下三滥。”

    方清绝闻言,直挺挺的看了石铁心片刻。

    然后,她似乎松了口气,轻声道:“你也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