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迷雾纪元 > 第308章 守擂(左)

第308章 守擂(左)

    第三天早晨,石铁心安静的写着名片。

    一旁的小张烦躁的走来走去,最后走到石铁心身旁,焦躁道:“大哥,已经第三天了,钱花了一大堆,能不能成就看这最后一天了,你怎么还这么沉得住气啊?”

    石铁心沉稳的写着字,写下最后一笔,看了一眼手中名片,依然那么完美。他平淡的将名片放在一旁同样完美的一摞名片中,然后才抬起头来沉声道:“古之立大事者,不惟有超世之才,亦必有坚忍不拔之志。”

    小张被石铁心说的一愣,挠了挠头呆呆问道:“我读书少,你说的什么意思啊大哥?”

    石铁心一笑,没有解释,只是拍了拍小张的肩膀,大手宽厚而沉重:“好好准备一下,行与不行,就看今朝。”

    连续两天,全胜战绩,石铁心的计划推进的很顺利。

    但是行百里者半九十,石铁心知道,真正的高手肯定提前观察了他、研究了他,并且只会在今天出手。事实上,他提前预想的十场失利,其中有足足八场的份额,都被他自己安排到今天。

    这种踢馆一样的行为,必然会引来反击。就算博信老板能够在其中赚取声望、能让游艺城的生意更上层楼、能够分润这场擂台赛的最大利益,可这些也完全不会改变博信老板的想法。

    一个横冲直撞的挑战者,最终在博信的战队高手面前折戟沉沙,这才是最符合博信名声与利益的结局。

    遗孤石铁心不会懂这些,但是黑尊石铁心已经懂了。

    不过石铁心对此并非毫无准备。

    是胜是败,是成是毁,就看今朝。

    石铁心吃了午饭,补充了精气,然后又奢侈的将大部分精气投入到炼体之中,并把粉色雾气全数投入右臂,联通了右臂中更多的粉色烟霞。

    右臂因此变得更强悍、更灵活,在麒麟臂的道路上比左臂走的更远了一步。

    晚五点半,石铁心来到了博信游艺城。

    这里人山人海,场面非常火爆。

    连续两天的守擂和宣发,连续两天的运营,让这一次的日冕战场擂台赛变成了一场玩家的狂欢。博信老板已经明里暗里的喊出了“高手对决”的口号,让今天的守擂变得格外热闹、引人瞩目。

    这里吸引了五倍于平时数量的玩家,博信老板为此专门清空了一片场地,安排好了座位,并挂出了“瓜子花生方便面、啤酒饮料矿泉水”的招牌。、

    玩家们翘首以盼。

    同时,一间会客室中,石铁心与老板相对而坐。

    “今天来了很多观战的人,甚至有很多其他俱乐部的一线选手。”博信老板的声音既不冷淡也不热情:“我会安排博信战队的一线成员上场。”

    “好。”石铁心表情纹丝不动,毫无意外之色:“然后呢?你找我过来只是说这些的?还是说,你打算与我串通一下,出一些好处收买我,然后故意让我输给你的队员?”

    “怎么会,擂台背后或许肮脏,但唯有胜负输赢不可玷污。”

    “别放弃啊。”石铁心喝了一口水:“我倒是觉得你可以尝试一下,出价够高的话,说不定就成功了。”

    “呵呵,有意思的人。不过,我想要胜利的话,根本不需要收买你。”老板看着石铁心的眼睛:“我找你来只是想问一个问题你摆这一场擂台,到底是为了什么?”

    他想知道,石铁心的意图到底何在。石铁心一直引而不发的意图,是让博信老板最拿不准的一件事。

    石铁心一摊手:“老板,你很清楚,我是个靓团骑手,是个送外卖的。我的目的非常简单,就是想多送两份外卖而已。”

    “什么?”老板不能相信的瞪大了眼睛:“你搞这么大的场面出来,就是为了送外卖?”

    “不然呢,我能有什么别的企图?我是第一正学的新生,马上要开学了,即将全身心投入学业中,我可能有什么特别的企图吗?”石铁心坦然一笑:“再说了,这种大场面可不是我一个人搞出来的,是你、与我,共同搞出来的。”

    老板犹自不能相信:“就这么简单?你真的是第一正学的正选生员?”

    “就这么简单,如假包换,你可以查我的名字,应该还能看到关于我的新闻。”石铁心一展双手:“还有别的事吗?”

    “没了。哦,对了,还有一个。”老板忽然也笑了起来:“如果你在靓团混的不如意,我随时欢迎你来我的战队,我会为你留下一个一线队员的位置。而且我给出的薪水待遇,绝对会成为你求学路上的有力支撑。”

    “谢谢,如果真的有那一天,我会考虑的。”

    石铁心走了。

    老板看着他的背影。

    隔间的门开了,一个年轻人走了过来,看向老板:“老板,怎么做?”

    “你就不用出手了,还是按照原定计划让小k上场。对了,你们看过他的对战视频了吗?”

    “已经研究过了。”年轻人虽然年龄不大,但谈到游戏时却是一副非常老练的样子:“他最强的地方是射击,最弱的地方是意识。虽然进步速度确实很快,但他的意识水平最多是业余高段,距离职业还差很远。”

    “嗯。”老板点点头:“看的不错。”

    年轻人自信道:“如果让我上,我有七成把握战胜他。至于小k,他的技术虽然很出色,但与这个人的风格近似。两人对决非生既死,胜率就只是五五开。老板,真的不让我上吗?”

    “你是队长,也是底牌,不能轻动。七成概率,并不值得拿你的名誉冒险。不过小k不要紧,他只是个潜力新秀,是输是赢都无伤大雅。而且,谁说他的赢面只有五成?”

    老板微微一笑,开始面授机宜:“这个年轻人的射击虽然厉害,但并不是面面俱到、完美无缺。”

    年轻人笃定道:“他不会使用其他武器。”

    老板却摇摇头:“不,每一种武器都有自己的作用,只要用的好,小型枪械同样能克敌制胜,他的瑕疵不在这里。他唯一的瑕疵,是他的握枪有一丝问题。这说明什么?”

    年轻人立刻心领神会的点点头:“这说明他天赋虽强,但练枪时间还短。而且握枪姿态不对的话,对反作用力的控制水平就会相应降低。”

    “知道怎么做了?”

    “知道了,我去告诉小k。如果顺利的话,胜率确实不止五成。”

    “好。”老板点点头:“我是个大方人,也是个讲究人,但我还是不希望有人能在博信摆擂台并打个对穿。”

    “您放心,只要小k稳定发挥,您不会听到第二声枪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