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迷雾纪元 > 第282章 炫靓掠风腿

第282章 炫靓掠风腿

    石铁心睁开了眼睛。

    作为一级外门帮众,他申请得到的是一个六人宿舍。每月二十帮贡,兑换成钱相当于月租二百信用点,这个价格在上城区不可能给什么单间住。

    六个人,就像从前的学生宿舍一样,住在同一个大屋里。

    但比那个隔断房来说,这个大屋有一个很大的好处,就是足够的干净。

    昨天入住的时候有前台的小姐姐陪着,屋里已经住进来的人还算平淡中带着过得去的热情。但今天,当一个瘦子一脚踢在石铁心床上的时候,石铁心就知道,这世界上果然没有什么伊甸园。

    前台小姐姐笑的好看,也只是前台小姐姐而已。

    靓团是全城一流帮派,那也是从整体上看而已。

    具体到帮众,着眼到这个宿舍,对位到眼前这个人,那么一切都回到了石铁心熟悉的节奏中。

    弱肉强食的节奏。

    石铁心站了起来,表情平静,处变不惊,比对方高了一个头。

    啪,对面的瘦子掏出一本小册子,摔在了石铁心面前。

    “小子,来了帮里,就要遵守帮里的规矩!规矩是什么?册子上写的就是规矩,册子上没写的也一样是规矩!”

    “从今天开始,这个屋子里的卫生你打扫、衣服你洗。铺床叠被、洗衣扫地,这些都归你了。饭前给人带饭,饭后收拾餐具,这些有的没的都长点脑子主动做起来,明白吗?”

    “新人,我要着重提醒你一句,靓团有宿舍卫生规范,所有不达标的宿舍统统都要扣钱。如果因为你干的不好而被扣钱了,哼哼,小子,你自己想想自己的下场!”

    瘦子表情不善,冷笑冷哼。

    但他却没有从石铁心脸上找到应有的慌乱。

    石铁心只是扭了扭脖子,甩了甩手腕,做着热身。

    瘦子见状戒备的往后小跳一步,动作非常敏捷,脸上神色也更加不善起来:“小子,怎么着,还想动手吗?”

    石铁心直言不讳:“正是。”

    “呀呵,还能让你反了天了?!”

    “按规矩办事而已。你能打赢我,你说什么就是什么。”石铁心扫了一眼屋里其他的人,另外三个人只是饶有兴致的看着这边,没有一点围上来的意思。还有一个床还空着,没有来人。

    于是石铁心立刻明白了不管走到哪里,规矩都是一样的。

    遗孤院如此,星工子弟学校如此,靓团帮派宿舍同样也是如此。在强弱对比明显而且社会并不反对武斗的世界,自然而然就会存在一个欺压与被欺压的生态系统。

    眼前这个瘦子,应该就是此前被欺压的那个人。那些什么铺床叠被、洗衣扫地之类的活,肯定都是他在干。正是因为如此,所以石铁心一来他就急不可耐的跳出来,想要找一个食物链的更下层。

    “但你要是打不赢我,你说什么都是放屁。”石铁心深吸一口气,然后猛然一瞪眼:“所以,别废话了,开打!”

    咔嚓,琉璃的边界出现,秘境开启,笼罩了整个宿舍,排开了其余人等。

    石铁心挥拳就上,但瘦子的动作更快。

    “还能怕了你不成!”瘦子大腿一提,一只脚就嗖的一下踢了过来:“吃我的炫靓掠风腿!”

    唰,眨眼之间,一只脚竟然就踢到了石铁心的眼前,冲着面门直挺挺的踹了过来。

    好快!

    石铁心一惊,然后上身猛然后倾,险险躲开了那只高踢的脚,但是整个人已经失去了重心。

    “没完呢,继续吃我一脚!”

    一脚刚完,瘦子垫步上前又是一脚下段踢,掠风一样挂着哨音踢向了石铁心的膝盖。哨音刚起,那一脚已经快要踢到膝盖上了。

    依然好快!

    石铁重心已失,无法再调整回来。但石铁心脑子里灵光一闪,因地制宜的向后一躺,正躺在自己的床上。双腿上弹,闪过了瘦子的下段踢。

    第三脚挂着哨音又来了,石铁心则顺势咕噜一下从床上往后翻滚过去。双脚落地一抬头,就见瘦子的脚正好从眼前从上至下的劈了下去,咔嚓一下把床板劈的一阵乱响,褥子彻底乱成一锅粥。

    这瘦子这么厉害吗?

    一个被欺压到最底下来铺床叠被的家伙,就能有如此功夫?

    石铁心心中吃惊,眼里看着那个落在床上的脚,手已经本能反应一样的伸了出去。唰的一下将瘦子劈在床铺上的脚抄在手中,用力一拉让瘦子无法收腿,然后顺势一个重肘就砸了下去。

    嘎嘣。

    砸的结结实实,好像砸断了点什么。

    “哎呀哎呀,疼疼疼!”

    石铁心正感慨着这家伙厉害呢,那个瘦子已经嗷嗷大叫起来。石铁心一愣,下意识的松开了手,那瘦子就整个歪在床上,抱着脚踝惨叫起来。

    瘦子无心再战,秘境立刻就退出来了。

    一退出秘境,被打断的床板立刻恢复完整,床单上撕裂的口子也弥补如初。刚刚砸断的脚踝虽然还是疼,但骨折至少已经愈合,疼痛程度也没那么要命了。

    “不行不行,这局不算,我大意了!”瘦子脸上一百个不服:“我们重新比过!”

    旁边一个慢吞吞穿衣服的人闻言嗤笑一声,不知在笑什么,那个瘦子的脸却一下子涨的更红了。

    “三局两胜,这一次一定把你打趴下!”

    讲道理的说,这瘦子是在胡扯淡了。你大意是你的事,我还要让着你吗?旁边那个嗤笑的人,大概就是在笑这件事。

    不过石铁心刚刚被瘦子的腿法震撼,也想正儿八经的认识一下靓团的水平,好给自己找一个准确的定位,于是一招手:“好,那就重新打过!”

    咔嚓,琉璃扩散,秘境再度展开。

    两人互相注视着,全神贯注,目光炯炯,隔着一张床在互相凝望。

    敌不动,我不动,石铁心很沉得住气。

    瘦子耐不住性子忽然一声大吼,嗖的一下跳上了床,抬起一脚就向着石铁心踢了过来。

    那居高临下的下段踢,一如刚刚踢向膝盖的那一下,又快又狠如同掠风。

    石铁心则干脆利落的抓起床单就是一记猛抽,那瘦子就立刻“哎呀”一声,像踩了西瓜皮一样嗖的跌落下去。

    石铁心一抬手,分毫不差的抓住一只脚,然后一手拉一手推,抓住脚掌猛然一扭。

    嘎嘣一声响。

    韧带肯定是断了。

    “哎哟!疼疼疼!松手,松手,快松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