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迷雾纪元 > 第276章 云收雨住,薄雾蔓延【第三篇完结】

第276章 云收雨住,薄雾蔓延【第三篇完结】

    “没有了……已经没有了……”卖爸握着石铁心的手,忽然瞪大了眼睛,挤出自己最后的力气用尽全力的说道:“我的真名叫……陈宇豪……老大,我……我真后悔……我后悔自己为什么变成个烂赌鬼……我更后悔当初不听爸爸的话……为什么要混什么……江……湖……”

    卖爸忽然流下泪来,呢喃一般说出了最后一句话。

    “宁为太平犬……不为乱世人……不为……不……为……”

    噗通,卖爸的手从石铁心手中滑落,跌入大雨中。

    石铁心低头看着这一切,谁都不知道他到底是什么表情。

    这一天后,江湖上再也听不到卖爸的名字,就如所有那些匆匆逝去的名字一样。

    这一夜中,发生了很多事。

    新攘夷被全面剿灭,大兴大获全胜。

    黑尊为救兄弟孤胆深入,最终击毙了黑武士藤原极真,义薄云天勇毅无双,被传为一时豪杰。虽然卖爸最终没能生还,但黑尊单刀赴会的壮举是实实在在的印在了许多人的脑海中,一时半会儿不会忘却。

    黑尊的江湖声望因此再攀高峰。

    同时,大兴内部也下达了处分命令。三番以及阿辉无故袭杀帮派同僚,罪大恶极不可饶恕,是为叛帮。即便他们已经被黑尊当场击毙,依然不能免除后续追责。

    三番及阿辉的党羽遭到了清洗,包括他们的情/妇、私生子女等等,都被发了火的王大发下令全部杀光,斩草除根,一个不留。

    在这件事上,王大发展露了非同寻常的果断和狠辣,震慑全帮,无人敢于置喙。

    另外,因阿诚救援同僚有功,拔擢阿诚为新任大兴香主。

    明面上,阿诚和黑尊成为了王大发在东京地界上的左膀右臂。实际上,这两人不论从江湖声望还是从实力势力的层面上来看,都不可同日而语。

    三番死了,三番的很大一部分生意由阿飞接手。烂仔飞混成了风俗业老板,正是大展拳脚的好舞台。

    阿辉死了,他的很多生意也都由阿d接手。阿d比从前的阿辉更能服众,在极道世界中也是一条好汉。

    再加上留在飞车本部的锅饼,三人相继达到了石铁心从前的那种地位。不算正式香主,但也远高于普通马仔,走到哪里都有人喊大哥,随时可能真正出头。

    在不速死就速发的江湖中,这种情况太过寻常。手下势力横跨飞车、极道、风俗三系,黑尊旗下俨然成了一个自成体系的小朝廷,相当于一个小型的大兴堂主了。

    按理说,这样的配置一定会遭到上司猜忌。王大发猜忌不猜忌,没人说得清。大家只知道,王大发最近事情很多,机遇很大,主动将三番和阿辉的底盘分出来,未尝不是真的想把黑尊捧上东京区堂主的宝座。

    至于他自己,当然是瞄着更高的位置。

    三番和阿辉是舵主的嫡系,却公然袭杀本帮兄弟。王大发在场外发力,给舵主找了不少麻烦。也不知到底是确有其事还是罗织罪名,总之王大发把残害同僚的事成功的引到了舵主身上,一把火烧的旺旺的。

    不久之后,大兴总舵大龙头将舵主召回本部盘问情况。在舵主离日期间,由王大发暂时代行在日舵主职权。虽然他的实际控制区域不会发生立竿见影的变化,但王大发毕竟是乘风而起,声威大振,在江湖上再掀波澜。

    不过。

    所有这些,都是摆在明面上的动静。

    有些东西深深地潜藏在汹涌的波涛之下,就像在深海中缓缓游动的庞大黑影,普通人难以察觉,但却真实无比的存在着。

    就在暴雨决战的当天夜里,有两件看似不起眼的事情发生了。

    哗啦啦,暴雨倾盆,大风湿冷透骨,让人倍感无助。

    一家风格古怪的宗教建筑沐浴在大雨中,窗户玻璃里透出点点光亮,但一点都不让人感到温暖可靠。

    屋内,大量的人在此汇集。人们穿着统一的服装,长袍罩身,兜帽盖顶,脸上全部戴着能面一般的面具。

    这些面具苍白而诡异,就像一张张真实存在的毫无表情的鬼脸,在充满恶意的窥探着这个物质世界。

    同样的服装、同样的能面、同样的经文祷祝,这些信众完全分不出彼此。在救主教的教义中,唯有摒除自我,才能接近救主。

    而在所有这些能面瞩目的中心位置,是一个好像祭坛一样的高台。一个衣着更华丽但同样带着能面的人,好像是祭祀一样的在上面跳动着奇怪的舞。他的四肢就像扯线木偶一样,做出种种不符合人类行为习惯的古怪动作,嘴里大声嚷嚷着听不懂的话语。

    而在祭坛的最中间,一个柔弱的女子被无助的固定在哪里,正是小唯。

    怪异的舞蹈走入终结,祭祀站在小唯身前。

    “各位信众,你们眼前这位迷途的无助女子,就是侵略者的受害人。她瘫痪,她失明,她往后的余生将一无所有。但她最大的福分,就是有一个温暖的家庭,有爱她且无比虔诚的侍奉于救主的父母!”

    “她的父母本已足够同时获取神恩,但却愿意将自己的神恩拿出来换取一次救赎,这是何等伟大的父爱母爱!”

    “救主回应了这份信赖,并在此降下神恩,以治愈这可怜的女子!”

    “现在,请圣杯!”

    祭祀一声高呼,几个侍从抬着一口大箱子走上前来。打开箱子,紫光萦绕,所有能面之下的人都狂热的看着箱子中的古老杯盏。

    祭祀又做出一系列仪式一样的动作,然后郑重其事的将冒着紫光的杯盏端出。他的右手高高擎起古杯,左手则啪的一下强行用力捏开了小唯的嘴巴。

    “迎接救主的赐福吧!”

    噗嗤,侍从抢出来往小唯的嘴里摁了一个漏斗,祭祀则一下将杯盏倾倒而下。哗啦啦,大量的紫红色粘稠液体咕嘟咕嘟的顺着漏斗强行灌入了小唯口中,液体里面还隐约有一些深邃邪异的漆黑块状物。

    小唯痛苦的咳嗽着,尽全力往外喷吐,但最终无力反抗,只能被彻底强行灌下肚子。

    “各位信众!”祭祀高高举起古杯:“一起迎接神迹的降临!”

    所有能面之下都爆发了统一而奇怪的祷祝声,他们急切的喘息着,想要亲眼见证所谓的“神迹”。奇怪的祷祝声汇聚成声浪,一波一波的涌向了祭坛,就像一曲亵渎之音,不断扰乱正常人的思维。

    “啊!”小唯忽然一声凄厉的惨叫,腰椎处发出了猛烈的噼啪声响。

    另外一处隐秘的办公室中,身穿黑红色皮装的女子从容而迅速的黑着一台电脑。不片刻,电脑被黑了进去,女子打开了一个界面。黑暗中的电脑屏幕照亮了女子的脸,柔美的脸庞和明亮的杏眼让人一见难忘。

    她刚要下载信息,只听滴的一声响,界面中的信息竟然在快速的自行删除,显然是有人在进行远程操作。

    自己被发现了!

    女子面色一变,没有立刻撤离,而是抢救式的想多看两眼。

    “适配体……”

    “卵……”

    滴,仿佛心脏停止跳动时的蜂鸣声中,信息已经被彻底删除。女子直起身来,表情严峻无比。

    她沉思着,但又没有沉思很久,而是赶紧起身,敏捷的开始离开。

    这栋漆黑大楼的深处,似乎有什么深邃的力量猛然睁开了眼睛,开始探索刚刚的潜入者。这力量仅仅只是苏醒过来,就让人感到如芒在背,毛骨悚然。

    轰隆,外面一声惊雷,正是藤原极真被石铁心一刀穿心的时刻。

    刚刚高涨的邪异气息忽然一顿,就像受了伤。不甘的无声咆哮中,那深邃的力量再度潜伏下去,终究没有露头。

    许久许久之后,红黑皮装的女子艰难的回到了自己的安全屋,噗通一声栽倒在地上。既无力起身,也无人帮助,只是孤单的独自忍耐、承受。

    “天亮了?”女子看着窗外,双眼虚弱而迷离。

    外面已经云收雨住,昨夜的种种风波也似乎随着大雨一起停息。

    但雨过之后,并非晴天。

    轻纱一样的白色笼罩四周,那是薄雾在蔓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