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迷雾纪元 > 第270章 电掣

第270章 电掣

    虽然时间不长,但是石铁心参与过赛车比赛也有数十次。可是这一次不像之前的任何一次,从前是和人比,每一次都是把对手远远的抛在后面。今天,没有看得见的对手,没有观众和直播,空寂的街道上唯有大雨。

    今天是与自己竞赛,与死亡竞赛,甚至与苍天竞赛。

    嗖,快速转过拐角,不远处的大屏幕上播放着卖爸的状况。失血,大雨,卖爸脸色苍白,身躯不断颤抖。他的体温一定下降很快,一定会比预计的更快的失去活力,踏入死亡的边缘。

    所以,要快,要更快,要极端的快!

    轰轰轰轰!

    身下的八缸发动机就像要爆炸了一样,迸发出恐怖的动力。大雨和积水会增加额外的阻力,身上的防弹衣也增加了机车的负重,这无论如何也算不上一个理想的竞速条件。

    但是,黑尊机车,正在用自毁一般的转速疯狂输出动力,用更大更猛的力量,撕碎一切挡在前面的障碍。

    石铁心的左手忍不住轻轻抚摸了一下车身,心中有些哀伤。

    他从没有这样摧残式的压榨过机车的性能。这样的狂飙,很有可能会对机车造成永远的损害。虽然时日尚短,但他已经明白了什么是人车一体,更懂得了去珍惜自己飞驰的伙伴。

    但伙伴啊,今天,不是普通的比赛,而是并肩作战的日子。

    与我一起飞驰吧,战友!

    与我一起,风驰电掣!!

    【因特殊领悟,基础驾驶术激活特殊属性“电掣”】

    【电掣:以耐久度为代价,换来超越极限的载具爆发力】

    轰隆隆,滚滚惊雷劈开昏暗的天空,呼啸的大风卷起狂猛的暴雨。漆黑的机车炸开了最不可阻挡的推动力,八根排气管中同时喷出了猛烈地焰火。即便在漆黑的豪雨中,那喷发的焰光依然明亮耀眼。

    狂风吹不散,大雨浇不灭,八道光焰如同王座,承载着骑手向着东京城郊一路飞驰。

    轰轰的发动机声更响了,就像巨龙怒号,撕裂风声,怼回雷鸣。

    风声残而它不残!

    雷鸣熄而它不熄!

    滚滚大雨浇在发动机上,又被蒸发起浓浓的白烟。发动机的咆哮怒号声以不可思议的速度贯穿了东京市,所有听到这声音的人,哪怕不是飞车党,哪怕不懂得驾车的危险性,也被震撼的大脑空白,目瞪口呆。

    “这、这是超过新干线的速度啊!”

    “要出事了,要出大事了!”

    “黑尊真的冲过去了!”

    一道水浪排开长街。

    街道两旁,忽然有人推开窗户,目睹着那气势冲霄的冲锋。

    那年轻人被气势震慑,又看了看屏幕中沉凝的黑武士,忽然忍不住迎着大风雨,大声高呼起来:“黑尊!!”

    小小的呼喊声瞬间就消失在呼啸的狂风中。

    但呼喊者,并不只是他一个。

    一个又一个窗户打开,一个又一个人看向猛冲的人影,看着那狂龙一样的水浪。

    “黑尊!!”

    “黑尊!!”

    这些是华人,苦新攘夷久矣。

    还有人推开窗户。

    “黑尊!!”

    “黑尊!!”

    这些是西方人,他们同样受困于新攘夷的袭击。

    不只是华人,也不只是西方人,还有更多人推开了窗户。

    “黑尊!!”

    “黑尊!!”

    他们有些是街头的小弟,有些是飞车的混子,有些是被黑尊折服的从前的对手,有些是倾慕于黑尊名声的仰慕者,还有更多的人,石铁心也不认识的人。

    也不知是不是单纯的被带了气氛,还是阿飞动用关系掀起声势,甚至可能有别的势力选择在这个时候推他顶在前面、把他架起来,总之越来越多的人推开窗户,沿街大喊。

    “黑尊!!”

    “黑尊!!”

    “黑尊!!”

    “黑尊!!”

    夹道而呼,如山如海。狂风再也吹不散,惊雷再也镇不住。

    嗖,黑色机车一闪而过,孤独的冲向前方。

    许久之后,在街旁两侧的注视中,有人开着车跟了上来,是阿d。阿d的悍马上竖着一杆黑色大旗,上书一个巨大的“尊”字,正是石铁心的大旗。那个曾经被石铁心救过命的车手在后座上拼命的挥着大旗,大雨也无法让旗帜落下。

    嗡嗡嗡,一辆辆机车跟了上来,在大雨中跟着黑色的大旗一路向前飞驰。在阿飞的调度中,还有更多的车赶来,百川汇流般加入其中,这大势所趋一般的场面让人震撼。

    咣当,路旁的一扇门猛然推开,一个满身都是字的黑人冲上街头,对着前面已经看不见的尾灯大叫道:“黑尊,刚他娘的黑武士,妈惹法克儿!!!”

    那些呼喊,那些声援,石铁心听到了,也没听到。

    他只是在全神贯注的飞驰着,飞驰着,一路冲向东京郊区,冲向了一片老工业区。

    当初用钢水销毁独品的时候就在这个工业区里,只是不在同一个工厂中,所以路径并不陌生。大老远的,看到了几个人在老工厂的屋顶和大门上端着枪把守着什么。石铁心来不及考虑,油门到底,继续猛冲。

    全城画面中,有个西装男人奔到了沉凝的黑武士身旁。同时,画面一切,照向了别的地方,似乎不想让观众看到发生的事。

    老工厂中,那人急切的对黑武士说着什么,黑武士却忽然一抬手:“无需多言。这是男人之间的决斗,无论输赢,均当坦荡。”

    “可是你现在不是一个人!”那人急切道:“你绝对不能输,不管是任何一个地方都不行!如果你输了,哪怕只是一个无聊的竞速,也会成为大日本的耻辱!”

    “耻辱?何耻之有!”黑武士微微抬头,天狗面具让人望而生畏,声调平而坚决:“这是武士的决战,任何玷污于此的人都是在玷污我的名声,必将被我斩杀。”

    “你!”

    西装男一窒,终于退缩了。他隐秘的摆摆手,蹲在厂房屋顶上瞄着外面的枪手们纷纷放下枪。下一刻,轰隆一声响,老旧的工厂大门被猛然撞破,一辆霸气的黑色机车轰然闯入厂内。

    正是石铁心。

    咯噔一声,机车的八个排气管最后喷出八朵火苗,终究是到了极限,哑了火。咯吱一下,石铁心停车翻身而下。车身上滋滋的冒着白烟,石铁心拍了拍机车,如同拍了拍力尽的伙伴。

    “休息会儿吧战友。”

    然后,石铁心看向前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