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迷雾纪元 > 第256章 古怪的父母

第256章 古怪的父母

    石铁心看着两边的创口,目光严肃而慎重。在那种情况下,东京狼肯定很痛,手臂一定胡乱挥舞或者奋力逃生。但仔细看看会发现,两边的剖面是几乎一样的。

    再看剖面之外其他部位的皮肤,有擦伤有挫伤,但没有刀伤。

    这说明什么?

    这说明东京狼所有的乱挥、躲避,都没有用。行凶者手起刀落,再度准确的将东京狼的另一只胳膊剖成两片,没有一点多余的动作。

    东京狼忽然神经质的大叫:“一个人!只有一个人!他只有一个人啊!那么多人都被杀了!”

    大叫之后,又低声的呢喃着含混不清的语言,似乎已经被刺激的崩溃了。

    石铁心又去看了东京狼的其他受伤小弟,几乎都是一刀致胜,少有需要第二刀的情况。至于那些致死的就不用看了,现在停尸房根本不会收容尸体,全都是直接焚化处理。

    好可怕的刀法!

    就算有埋伏,就算有心打无心,就算突然袭击让人没有准备,一个人能够将东京狼整个小帮派杀个烟消云散,也是异常恐怖。这个袭击者绝不是常见的“弱鸡”,而是真真正正的杀人高手。

    正想着,一阵喧哗顺着走廊传了过来,是安排在这边的小弟的声音。

    “嗯?”

    阿d又和什么人起冲突了?

    石铁心一凝眉,然后领着人就走了过去。转过了转角,赫然看到小唯的病房门口围了一帮人。这群人绝大多数是自己的小弟,被围着的是两个中年夫妇。

    但人多势众凶神恶煞的小弟们,此时却有些无法招架。那夫妇两人则是没头没脑就像闯进去的样子。

    石铁心念头一动,谨慎的驻足在远处,然后对阿飞使了个眼色。阿飞心领神会的给那边的其中一个小弟打了个电话,那边的小弟躲到角落一通报告,阿飞挂断电话就凑了上来:“老细,那两个是小丫头的父母。”

    “哦……”

    我猜也是。

    小唯的爸妈不可能不来。

    石铁心旋即又疑惑道:“为什么把他们两个堵在门口?”受害者的父母在这里,不说好好招待好好道歉,竟然还把人家堵在病房门口,这是什么道理?

    “他们俩是来要钱的。”

    “索要赔偿天经地义,有什么好说的。”把人家姑娘弄成残疾了,不赔偿还有人性吗?石铁心越想就越是生气:“告诉阿d,该赔偿多少就赔偿多少。他的钱不够我就借给他,别弄得太不像话!”

    “不不,老细你误会了,他们不是来找我们要赔偿的。”阿飞的话让所有听众都不可置信:“他们是来找小丫头要钱的!”

    “什么??”

    几分钟后,石铁心才弄清楚情况,而这情况甚至让他惊愕。

    那两个中年夫妇确实是小唯的父母,但他们来到医院之后并没有找阿d索要赔偿。他们俩看到阿d后唯唯诺诺、战战兢兢,吓得连话都说不清楚。就算是阿d明确表示是自己有错,并不惜跪地道歉,这夫妇两人都是谨小慎微的样子。

    别说狮子大开口了,人家根本没提要赔偿的事,仿佛根本不需要赔偿一样。

    但是在面对小唯的时候,夫妇两人就完全是另外一副嘴脸了。不仅要求小唯立刻拿出一百万日元,而且似乎对女儿的病痛完全视而不见。

    “还有这种事?”石铁心根本不能相信。

    “千真万确!如果不是这两个家伙搅合的小丫头根本没法好好养病,怎么可能把他们堵在门外头呢?”

    “你们在这里等着,我自己去看看。”

    石铁心没有带人,而是独自一人走了过去。经过最近的事,他已经不太信任手下小弟了。一边是街头团伙,一边是女儿残疾的普通夫妇,阿飞这些人有太多办法把他们硬生生变成“刁民”。

    所以石铁心决定亲自去确认。

    还没有凑近,就听到那对夫妇絮絮叨叨的说着话,语言逻辑都不甚通顺,就像是精神错乱一样。

    石铁心开始皱眉了。

    “大哥!”“大哥好!”

    门口的小弟们齐齐问好,夫妇两人一下子哆嗦起来。石铁心挥挥手让他们都下去,避免出现自己“仗势欺人”的视觉效果。然后他又微微屈身,防止自己过于高大强壮的身躯给人带来额外的精神压迫。

    他细心地选择了一个迎光的角度,然后露出了最大程度的和善笑容。

    在脑子里好好组织了一下,石铁心罕见的用当地语言说道:“叔叔、阿姨,小唯的遭遇是由于我手下的不当举动造成的,我们承担全部责任。从治疗到后续养护,我们责无旁贷。如果叔叔阿姨有什么别的诉求的话,可以告诉我,我能够做主在一定范围内进行补偿。”

    石铁心已经给出了自己最大的诚意和善意。阎王好过小鬼难缠,他这位阎王亲自过问,理论上来说应该能够解除他人的大多数戒心。

    但没想到,面前这对夫妇根本不提赔偿的事。站在石铁心面前,两人就像鹌鹑一样吓得几乎要打哆嗦。

    中年男人强提精神,唯唯诺诺的说道:“不、不需要赔偿,这是救主的考验!”

    嗯?

    石铁心感到有些古怪。

    两人的这种恐惧,有些强的过分了。别说是遇到帮派分子了,就是遇到丧心病狂的杀人狂,惊吓程度也不过如此了。

    而且,这个中年男人似乎发自真心。

    “小唯的伤很重,很有可能一直下肢瘫痪。”石铁心加重语气:“我建议你们还是要拿一些赔偿金,要不然小唯的生活很难维持。”

    女人的腔调有些尖锐与厌恶:“不不不,不用赔偿,一切都是她自作自受!”

    自作自受?

    石铁心感到荒谬,为什么是小唯自作自受?小唯是受害者好不好!

    “你们家应该生活很拮据吧,就不担心她日后的生活吗?”

    “生存还是死亡,都是救主的选择。背离救主,万劫不复。这一切都是救主对她的惩罚。”

    救主?

    石铁心忍不住有些烦躁了:“没有钱,你们拿什么养活女儿?”

    “心向救主,自得永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