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迷雾纪元 > 第251章 红裙姑娘的开解

第251章 红裙姑娘的开解

    阿d闻言浑身一颤,高举的拳头就打不下去了。

    五十多岁的大夫满脸疲惫,他没有吃惊也没有生气,只是从阿d手里扯下了自己的领子,拍了拍胸口整理了一下着装,然后沉默的走了。

    后面还有手术等着他,他现在没有任何余力去争吵,就如同熊安的前台小妹没有余力去微笑一样。深入骨髓的疲惫,已经抽走了他所有的精神。

    小唯被送到了一间独立病房中。

    此时此刻,这已经是最高标准的待遇。

    看着病房中吸氧插管的小唯,阿d忽然噗通一下跪倒在地,痛苦的嚎叫起来。他嘭嘭的砸着自己的胸口,泪流满面。

    石铁心一直陪着他没有走。

    沉沉夜色,慢慢过去。天亮了,太阳升起。石铁心坐在走廊的长椅上,低垂着头。他摸了摸自己的大腿,昨晚使用炸膛的地方已经好了很多。

    从前使用一次炸膛,要三到四天才能消肿。但现在,一来精气积累的深厚的多,二来身体素质更强悍,三来炸膛的修行进度更高深,所以反噬控制的更好。尤其是完成天命任务带来的好处,额外增加了一半的恢复力,让他复原伤势的时间更短。

    一夜过去,已经不再剧痛。石铁心估算了一下,大概只需要十二个小时,炸膛带来的伤势就能完全愈合。

    这可能是现在唯一的好消息了。

    一夜没睡,石铁心有些疲惫。比疲惫更多的,是深沉的压力。这压力不同于从前的任何一次,从前压力也很大,但终归是自己对自己负责。一人做事一人当,一人积福一人享。

    但阿d这一次的事情,甚至包括之前阿飞的事,虽然并非他自己所为,可他就是觉得不舒服。身为带头大哥,自己小弟身上发生了这样的事,他总觉得自己有责任,总觉得自己有压力。

    恍惚中,感受到一点窒息。

    与主世界线中类似又不同的,别样的窒息。

    正在这时,眼前出现了一抹酒红色。

    一抹完全出乎石铁心预料的酒红色。

    “看起来你心情不好啊。”

    很有质感的声音传来,石铁心猛然抬头,然后忍不住露出了吃惊的表情。

    站在自己身前的不是别人,竟然是红裙姑娘!

    石铁心忍不住讶然道:“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听说了这件事,就赶紧过来看看。”

    “连你都听说了?”

    “风言风语比疾病传播的更快。现在所有人都知道了,大兴的暴躁d自己开车废了自己的女朋友。”红裙姑娘走到病房门口,看了看里面的小唯和陪在床边的阿d,双眼中闪过一丝悲悯又有一丝嘲弄。

    她摇了摇头,毫不客气的说道:“自作自受,只是苦了小唯。”

    然后她又回头看向石铁心:“怎么觉得你这个无关的,看起来倒像个病人家属一样难过?”

    “我……”石铁心不知道该说什么。

    “行了,别闷着了,走吧。”

    “去哪?”石铁心有些愣。

    “这个时间还能去哪,当然是去吃早饭了。”红裙姑娘拍了拍石铁心的肩头,一招手,微微一笑:“来吧,你照顾我生意这么久,今天我就回馈老客户,请你吃早饭好了。”

    十五分钟后,一个街边的小馆子里,石铁心与红裙姑娘对坐着,一起吃着早饭。

    阳光照在街道上,新的一天开始了。夜晚那幽洞空寂又古怪恐怖的城市似乎换回了正常的样貌,重新出现了生机。

    石铁心感觉心头的阴霾似乎散去了一些。

    再看对面,红裙姑娘正自顾自的吃着。她吃饭的样子很优雅,但又不是故意摆出来的、惺惺作态的优雅。她吃饭很随意,根本不在乎石铁心注视与否。嘴巴开闭之间,早点下肚的速度竟然颇快,而且量还不小,让石铁心都有些吃惊。

    这平坦的小肚子里,是怎么装下这么多东西的?

    “看什么,吃啊。”作为一个请客的,红裙姑娘好歹还招呼了一声:“你要真不吃,这个蛋可归我了。”

    “怎么不吃,关键是不够吃。”石铁心一举手:“老板,我要加菜。”

    一顿狼吞虎咽。

    吃饭时,只有寥寥几句交谈,其他时候都不言不语。说起来,两人也并不熟悉。但看着对面的红裙姑娘,石铁心莫名的就感到了一点安心。这种安心不知从何而来,但却是一直存在,萦绕在身周,无声而静谧。

    阴霾似乎又少了一块。

    “吃完了。走吧,消化消化食。”红裙姑娘邀请道:“我知道个好地方,要不要跟我去散散步?”

    “好啊。”

    散步的地方并不远,是一处公园。公园中樱花树成片,粉红的花树如同云彩一般成团成团的绽放,然后又在和风中飘零而下。

    樱花瓣落下,秒速五厘米。

    石铁心感觉心旷神怡起来。

    “这里其实是个很出名的赏樱公园,从前可没有这么安静。那个时候每当樱前线到达东京,这里都是人山人海。各大商社会提前好久就派人占地方,为了抢下最好的树荫,甚至有很多人在这里撑帐篷露营,非常的热闹。”

    红曲姑娘快走两步,伸展双臂拥抱微风,然后一转身,裙角飞扬,双目如星:“现在嘛我们独享了!”

    石铁心的嘴角扬了起来。

    “看你的样子,似乎遇到了些不开心的事。”红裙姑娘侧头看着石铁心:“能跟我聊聊么?当然了,我知道你们这个行业有很多秘密,不方便说的话……就挑拣些能说的讲吧。”

    石铁心看向红裙姑娘:“你的好奇心很旺盛啊。”

    “爱八卦是女人的天性。而且,你以为我的消息为什么这么灵通?都是八卦出来的。”红裙姑娘又看向前方:“不管怎么说,你如果愿意聊聊的话,总比你一个人闷着要强。”

    “也对。”石铁心点点头:“那么能说的……”

    能说的?

    自己有什么是能说的吗?

    “能说的……”

    身份的谜团?铺天盖地的阴谋大网?还是隐约的不详预感?对王大发和小弟的不满?

    这些都不能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