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迷雾纪元 > 第248章 绝望的薄雾(为可爱的读者们加更!)

第248章 绝望的薄雾(为可爱的读者们加更!)

    哗啦,洗了一把脸。

    哗啦,又洗一把。

    最后感觉不对,直接把整个脑袋泡进了水中。闭上眼睛,让水层隔绝一切。听着自己的心跳,听着脑内血液流动的细微声响,许久之后,才猛然将脑袋拔出来。

    哗啦啦,水花飞溅,石铁心抹了一把脸,看着镜子中的这个自己,已经分辨不出自己是什么心情。

    客厅电视里播放着新闻。

    “今日上午10:34,全日空直飞上海的a1804次航班坠毁。经过初步判断,坠毁原因为航空公司运转不良,飞机长期未保养,尾部发动机内涡轮扇叶在起飞加速时受力太大发生断裂,随后脱落的扇叶击穿引擎引发了爆炸,并导致坠毁。”

    “因经费不足,搜救设备及人手均无法正常配给,搜救进展缓慢。失事飞机上机组人员及乘客共有144人,暂未发现生还者。”

    “本台将会继续跟踪报道。”

    石铁心默默地听着电视中的播报,心中却有一个声音在吼叫着。

    不是意外,绝对不是意外!

    至少自己觉不相信是意外!

    又看看手边的手机,王大发的通话记录还挂在第一位。

    之前与王大发配合良好,他自己也是顺风顺水,让他产生了一种混江湖不过如此的错觉,产生了一种王大发还不错的感觉。

    但显然,我太天真了。

    王兴顺,这个世界线的王大发,曾经的穷酸文人,能够在这个时局下跑到日本并在短短时间内就坐到堂主,可能是一个简单人物吗?

    红裙姑娘说的没错,王大发是个赌徒。他将自己的身家性命都押在了赌桌上,所以他没有任何顾忌。不管对别人,还是对自己。所有不敢玩的、玩不起的,都会被王大发撕碎了吃下去。

    这是一头凶残的猛兽。

    这或许才是王大发的真正面目吧。

    可笑我还觉得他温文尔雅,我还是太年轻了。

    胡乱擦了一把脸,石铁心看了看自己的房子。这个房子,已经不是之前那一个了。这个房子更大,层高更高,更宽阔更豪华,上下两层错落有致,开始向着别墅的方向靠拢。

    当初搬到这里来的时候春风得意。

    现在,石铁心环视一圈,猛然拉开衣柜,将自己的衣服穿上。黑皮衣、黑墨镜,想了想,他又从一个隐秘的夹层中找出那把得自死火的枪。手中摩挲了片刻,石铁心将枪别在腰后,转身出门。

    他要训练射击术。

    但现在最重要的不是这个。

    有人将一整个飞机的乘客全部葬送,到底是冲着谁来的,这个还不好判断。但不外乎高警官、欧阳兄弟、以及大兴这三个可能。

    如老贾所说,苗头不对。

    石铁心总有一种有人张开大网的不妙感。这种好似泰山压顶、大祸临头的感觉,让石铁心一下感觉到,凭自己现在的功夫,确实不够,远远不够。

    他必须调兵遣将,从别处着手。

    而最重要的,就是情报。

    老贾那里是一条腿,但石铁心不能只靠老贾,他必须要有自己的办法。所以他把电话打给了阿飞。

    嘟,嘟,嘟,忙音,阿飞没有接。

    怎么回事?

    难道阿飞也被埋伏了?!

    石铁心立刻给锅饼打电话,幸好锅饼立刻就接了。

    “大哥,什么事?”

    “阿飞在哪,带我去找他。”

    “阿飞哥他……好的大哥,我这就带你去。”

    不一会儿,锅饼开车现身。

    “你把车放下,坐我的车。”石铁心不由分说,让锅饼坐到黑尊后座,自己则在前面驾驶。

    不让锅饼自己骑,是因为锅饼不是他,没法在黑灯瞎火中不开灯驾驶。

    从前不开灯是因为用不着,现在不开灯则是为了安全。看向四周漆黑又高峻的摩天大楼,任何一处都可能潜藏着枪手。石铁心可不想自己因为车头灯光而被定位,然后迎来狙击的弹头。

    黑暗中,黑色的机车与黑色的骑手,穿行在愈发空寂愈发脏乱的街道上。

    狂欢的疯癫人群,噼啪闪烁的霓虹灯箱,踉踉跄跄的醉鬼,街边浓妆艳抹的女人,街道上飞舞的旧报纸和垃圾碎屑,以及发生在黑暗角落中的更隐秘更危险的事情,这些东西全部映入了石铁心眼中。

    曾经意气风发时看什么都有趣,都觉得是自由。但现在,却看什么都感受到一种歇斯底里的疯狂,以及薄雾般悄悄弥漫的绝望。

    石铁心前进着。

    很快,他就在锅饼的指引下来到了一处居民区。这居民区都是独门独户的小院落,在东京是很不错的房型,但阿飞可不住这里。

    “阿飞在这里?”

    耳中听到了古怪的声音,石铁心猛然皱起了眉头。

    锅饼有些脸红:“对,就是这里,他最近……”

    没有再听锅饼的话,石铁心一把推开门就走进了屋子里。屋内客厅中坐着两个衣衫不整的西装男子,正在沙发上姿态放浪的吞云吐雾。

    看到石铁心进来,他们两个先是霍然起身准备呵斥。但在看清石铁心的脸后,又一下子反应过来,立正站好恭敬的一鞠躬,嘴里用日语问着好。

    石铁心的眉头皱的更紧了,也没理那两个人,直接走向二楼。二楼的某个房间中,传出了碰撞声、沉重的呼吸声、疯狂的大笑声以及无法描述的嗯叫声。

    石铁心走到卧室门口,卧室门开着个小缝隙。从缝隙里看进去,只见卧室中有五个男人,一个女人。一个男人可怜兮兮的被押着跪在一旁,另外三个男人则围着他大声辱骂讽刺。那个女人则被摆出了奇怪的姿态,最后一个男人正在她身上使劲。

    昏暗的灯光下,那个使劲儿的,正是阿飞。

    卧室的光透过门缝照在石铁心脸上,照亮了他冷锐的眼睛和紧锁的眉头。他对锅饼使了个眼色,锅饼无奈推门而入,石铁心则走下楼去。那两个西装男子还准备说什么,石铁心一挥手让他们走开。

    推开门走到屋外,看着深沉的夜空,石铁心默然无语。

    片刻之后,咚咚的慌乱脚步声中,阿飞一边穿着衣服一边飞快的跑了出来。这种事被打断肯定不开心,但是阿飞更多的是惊慌与尴尬。

    “老细,不是你想的那样,这些马头帮的人只是想跟我们拉关系,带我来玩玩而已,我没有背叛你啊老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