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迷雾纪元 > 第194章 阴招

第194章 阴招

    不知何时,东京街头聚集了大量人群,这些人都是日本人。他们聚集在一起,情绪亢奋。有一些组织者故意大声喊着口号,聚拢更多的人群向这边靠近。这些人说着日语,一边走一边派发传单。

    “天皇已经舍弃了我们!”

    “皇室将我们抛弃在孤岛上自生自灭!”

    “内阁崩坏,政府停滞,外国人横行霸道!”

    “国难当头,谁能救亡图存?亡国亡种,谁能保护平安?”

    “日本是日本人的日本,东京是东京人的东京!”

    越来越多的人高喊着,吸引着那些街道上的行人、道路两旁的居民。这些行人、居民,或是消沉、或是麻木、或是颓丧,然后在宣传的口号中都渐渐变得愤懑,变得激动。越来越多的人加入了队伍,聚集的人数越来越多。

    “末日将至,一切都将清洗!”

    “谁能拯救我们?”

    “只有救主!”

    “神圣降世,救主临凡。只有救主才能拯救,只有救主才能赦免!”

    “信我救主,无病无灾!”

    “信我救主,能得永生!”

    宗教的宣传与游行融合在一起,还有不知所谓的神婆在人群中摇着铃、通着灵,宣扬着神秘的信仰。日本是个多信仰的国家,教民数量比人口数量还多,也就是说一个人可能同时信好几种教。

    每逢乱世,妖孽横生。这个在大街上做宣传的救主教,只是众多做宣传的教派之一。东京街头的宗教宣传早已见怪不怪,但这一次,这些人群有意无意的开始涌向赛道路线。

    “诶诶,挤什么挤!”

    看比赛的青少年们自然不乐意,但面对这些狂热的人群,他们又有些犯怵,不敢太过嚣张。

    眨眼间,芍药夫人第一个冲了过来。两旁的人群忽然有些激动,想要堵路。但芍药夫人灵活的闪了闪,便闪过人群继续向前。

    东京狼紧随其后,堵路的人越发密集。但东京狼完全没有减速的意思,反而狞笑一声向着人群冲了过去。人群惊叫着、怒骂着,但还是仓皇闪开。

    第三个车手过来了。

    路边忽然有人扔出一辆自行车。那自行车正好挡在飞车之前,车手根本来不及反应,就一下子撞在了自行车上,连车带人一起飞了出去。

    咔嚓嚓!

    连成片的响声中,车与人一起打着咕噜横飞出去,砸倒了大片围观人群。这一次油箱没漏,机车没有爆炸,但却有血迹蔓延。尖叫声四起,人群更加混乱。

    第四辆车来了。

    路旁有人突然拿着棍棒挥了出来,因为车手速度实在太快没有一下砸实在车手身上,但蹭了一下依然让机车的姿态突变,震颤着就直直怼向了路旁的人群。

    尖叫声在传播蔓延,人群更加恐慌更加混乱。

    第五人飞驰而来,是死火。

    没有任何袭击,没有任何变故,死火一冲而过,顺畅无比。

    第六人,是石铁心。

    上一个第六人已经在过弯的时候被他超了。

    咔哒,降了个档,速度稍减。在视界系统中,这些行人并没有描边线,因为实在太过混乱了。如果描边线的话,恐怕眼都要花了。

    可就在这时,路边的一处混乱情况引起了石铁心的注意。驾驶界面中忽然有东西被描上了红色的边线,看轮廓,竟然是一个人。

    下一刻,那个人直接冲了出来!

    不像是自己自愿冲出来的,而是被人一下子推了出来。那人手舞足蹈无法自控,噗通一下栽倒在路上,形成了一个人肉路障。

    “啊!!”

    尖叫声中,刺目的前大灯光打在脸上,那人本能的抱头缩身放声惊呼。但只听呼的一声响,间不容发之际,沉重的机车竟然猛然打了个弯。仿佛灵巧的小鹿在林间奔驰跳跃,机车神乎其神的一抖,车轮轰然在那人脑瓜上方冲了过去。

    除了被灼热的尾气喷了一脸以外,毫发无伤。

    “呼……”

    石铁心不由深深喘气,额头有些冒冷汗。

    如果不是驾驶界面提前高亮描边,如果不是灵巧增益14%,如果不是已经拥有了精深级别的驾驶术,如果不是……如果不是那个人个子矮、又在关键时刻来了一招王八缩头,恐怕红武士的遭遇就要在这无辜路人身上重复一遍了。

    紧张之后,又是愤怒。

    刚刚到底是谁做的?是巧合还是人为?准确的说,人为肯定是人为,但到底是冲着谁来的?

    石铁心的直觉告诉他,一定有人搞鬼。是新攘夷的余孽想报仇,还是赛场上的对手使阴招?这些不重要。

    重要的是,赢!

    无论如何,先赢下来。只有胜利者才有天赐金光,天赐金光带来力量,力量,才能粉碎阴谋!

    轰轰轰,油门到底,速度再度提升,石铁心加速向前追去。

    另外一边,在发车点,人群哗然了。

    “是救主教那群疯子!”

    “怎么会刚巧碰上救主教的人?”

    “天呐,有人倒地了,赶紧派人去救援!”

    “多去两个人,把救主教的白痴们撵走!”

    倒地的车手也是有小弟的,小弟们急匆匆的蹬着机车冲了出去。阿飞却觉得不太对,左看右看,然后悄悄缩进人群换了身衣服,又拉下了扣在脑袋上的蛤蟆镜,像个普通小混子一样晃晃荡荡的绕到死火帮那边去了。直觉告诉他,先把死火帮的人留下再说。

    东京街头,赛车还在继续。

    穿过了教众信众围堵的混乱区域,石铁心加速前冲。

    “老大,前面只有三个人了,是芍药夫人、东京狼、以及死火。”

    耳机中传来了锅饼的声音,石铁心表情纹丝不动,继续加速前冲。东京街头多窄道、多拐弯,正好让石铁心得以发挥。没几个弯道,前方出现了第三名的尾灯,正是那个阴阳怪气的死火。

    看那驾驶的形态,石铁心立刻判断出这人水平一般,不算什么了不起的车手,不用把他放在眼里。

    加速前冲,石铁心在死火身边一掠而过,甚至未曾看他一眼。

    但擦身而过的瞬间,死火的表情却一下子狰狞而扭曲。他伸手入怀,握住了什么。当他把手掏出的时候,手中赫然抓着一把乌黑的手-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