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迷雾纪元 > 第189章 小弟随身

第189章 小弟随身

    优异级别的基础养精术,已经不足以驱动五脏六腑把所有饮食中的精气完全提炼出来。

    早前所有对基础养精术的修炼,都是为了更多的榨干人造肉食中的每一点精气,修炼到优异级别之后就很难提升了。

    没成想现在的修炼中心不是吸收效率问题,而是吃撑了消化不了的问题,从顺差变逆差了。基础养精术在庞大的倒灌压力之下,最近一段时间突飞猛进,终于提升到了精深级别。

    精深级别的基础养精术稍微能吃了一点,每餐摄入精气达到七缕聊胜于无吧。

    在提升精深的时候,题字板久违的出来晃了晃。这板子升起的很迟钝,仿佛刚睡醒,对谁都爱答不理的样子。

    “推荐你还是赶紧换个好点的养精功法。”

    然后板子不紧不慢的晃荡着又下去了,仿佛打了个哈欠,翻个身继续睡觉一样。

    石铁心一时有些哭笑不得,没想到基础养精术连题字板都吐槽了,看来以后确实得留心这方面的东西。

    当然,好事还是有的。就在刚刚,石铁心再一次攒够了一百缕原始精气。后面的流程实在是太熟悉了,根本没有失败的可能性。石铁心熟极而流,躺在设备上卧推了几杠子,顺便就把假丹凝聚了出来。

    假丹一成,飘荡的精气就找到了根基,以后就没那么容易凭空耗散了。

    石铁心忽然感觉浑身都产生了一点轻微的,麻麻痒痒的感觉。这种感觉很特别,形容一下的话类似大冬天浑身冻透了的时候忽然泡进温泉里,又是痒又是麻还有点疼。

    这种感觉遍布全身,尤其是双肩、两膝、后腰、脖颈,麻起来很是难受。

    不过当习惯这麻劲儿之后,石铁心晃了晃肩膀,却忽然觉得肩膀膝盖似乎轻松了一点,就像是生锈又磨损的老机器忽然涂上了些润滑油。

    “呼……”石铁心放下杠铃站起来,摸了摸肩头、膝盖,发现那里的皮肤要比其他地方更热一些。从来没遇到过这种情况的石铁心也不明白是怎么回事,但感觉上似乎不是坏事,便压下异样感,随他去了。

    走,去搏击馆再练一练,晚上还有大动作呢!

    下午,石铁心在搏击馆挥汗练习。假丹成型之后,石铁心的体力更持久,爆发力更强,能够更长时间的维持在巅峰输出状态,手腕手肘肩膀等关节的承受力也更强。尤其是灌注精气的时候,不怕反作用力挫伤手腕。

    砰砰的打着靶子,每一拳击出都似乎要挂出啸音来,让搏击馆里其他的人连连侧目,咋舌不已。

    练拳练拳,越练越快,越练越兴奋。

    嘶吸一口气,下腹假丹隆起,一道精气灌入右臂,然后右拳猛然轰出。

    嘭!!

    巨大的回响。

    这灌注了精气的一拳,直接把靶子打的深深的凹陷下去。高强度纤维垫层似乎被石铁心打穿了,以至于那凹陷根本不回弹。

    视界系统中,靶子的品质一下子从精品变成了破损。

    “呃……”

    石铁心有些惊讶,也有些尴尬。这世界线的精气来得容易,让他不由自主想挥霍一下,爆发一下精气试试看到底能打出个什么效果,没想到却一下子把靶子打坏了。

    同样都灌注精气,这个世界线的自己,拳力确实要比别的世界线都强。如果在凤鸣一中用这种力道打架,打不巧的话一拳就能打死人。

    搏击教练赶紧跑过来,目瞪口呆的看着被打凹陷的那个窝,然后有些紧张的看向石铁心:“这位老大,您这……”

    “老细!老细!”正这时,有个熟悉的声音大老远的传了过来。石铁心一回头,就看到阿飞一身花花绿绿的出现在俱乐部门口。

    “今天晚上可是大场面啊,一共来了十好几个,观众人数超过一千人!”阿飞一边兴冲冲的说着一边走过来,拉起石铁心就准备走:“快走吧老细,都等你呢!”

    “这个……”搏击教练有些紧张的开了口:“这位老板,您打坏的这个靶子,还是要赔偿一下的。”

    石铁心还没说话,阿飞已经瞪了过去。

    “你说什么?打坏赔偿?”阿飞瞅了瞅那靶子,然后横鼻子竖眼的往搏击教练身前一站,一脸乌蝇哥一样的表情:“这靶子放在这里不就是给人打的吗?这么简单就打坏了,这什么破烂靶子质量这么差。我们老大交着会员费,你们就给这么个烂靶子糊弄人。赔偿?陪你妈睡一觉够不够啊?”

    “喂,你说什么!”有别的搏击教练冲了过来,横眉怒目:“你嘴巴放干净点!”

    更多工作人员聚集过来,大概十来个人。

    “干什么这是,恐吓我?比人多是吗?”阿飞忽然把两根手指放在嘴里用力吹了个口哨,响亮刺耳的口哨回荡在场馆中,引得其他会员人人侧目。

    然后,忽然有人嘭的一下推开大门。

    是阿d,一脸杀气。

    阿d身后,还跟着大批大批的小弟,一共有五六十个,全都统一穿着黑皮衣,哗哗啦啦如同人潮,气势汹汹的逼了过来。

    最开始的搏击教练一下子紧张起来,刚想说话,就见阿d二话不说忽然一个加速,一脸狰狞的一脚就踹了过来。嘭的一下把教练踹翻了,然后兜头对着搏击教练就打了过去。

    “赔、赔、赔你妈-逼!”

    场面一瞬间混乱起来,一共六七十人推推搡搡,核心战圈里更是打的鸡飞狗跳。有人跑去拿了搏击械具,但黑衣混子们也纷纷抽出了随身携带的铁链等东西,大规模械斗近在眼前。

    就在这时,一个沉重的大型靶柱子忽然凌空飞过,然后咚的一下砸在了交战线上。

    两边人都吓了一跳,不由自主的往后退缩,交战暂时被分开。

    “都住手!”

    一声大喝,皮衣混子们纷纷停下,搏击教练也不敢主动再打,械斗总算没有打起来。

    人潮分开,露出石铁心的身形。他带着巨大的压迫感,面如生铁的走到战圈核心。看了一眼鼻青脸肿的搏击教练,又看了一眼毫发无伤的阿d,心中暗叹一声,果然打架就要占先手。双拳不敌四手,乱拳打死老师傅,确实不是胡说的。

    站在小弟之中,对面的十来个人被结结实实的包围着,紧张的看着这边。

    最开始的那个搏击教练忙不迭的开口道:“这位老大,我错了,我不该让你赔,我给你认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