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迷雾纪元 > 第188章 继续横推,黑尊扬名

第188章 继续横推,黑尊扬名

    当夜。

    东京城外山区赛道,十点八公里盘山大战。

    轰轰轰,黑尊如同闪电一样刺破终点线,后面的李秀珍整整四十秒才追上来。

    又一个名字被划掉,又一缕天赐金光入账。这一次是零点三点,比上次稍有增加。

    “还不够。”石铁心又看向更上面的名字。

    约翰汤普森,人称饶舌王。

    下个就是他。

    第三天。

    “喂喂,听说没,人称花姐的李秀珍也败了。”

    “据说李秀珍开赛之前讽刺了对方两句‘土老帽’,结果现在称号正式改成‘土妞’了!”

    “太凶残了,真的太凶残了。”

    “今天挑战饶舌王汤普森,黑尊骑士对饶舌王,这下好看了!”

    当夜。

    东京街头城市赛道。

    轰一辆沉重的飞车从一处斜坡上一跃飞出,平衡和形态保持的非常完美,刺目的前灯让前面的围观者脸色煞白,无法直视。

    砰,稳稳的落地,减震系统非常稳健,回弹抑制的很出色,然后风一般的走远了。

    过了一小会儿,嗡又一辆飞车从斜坡上跃出,不过这一辆的形态就不太好了。

    咣当一声响,那车砸在地上,车架下沉过多,爆出了大片火花。不知到底撞毁了什么地方,那车滑行一段就停下了。车上的黑人车手不管怎么加油都纹丝不动,最后暴躁的对着前面一竖中指大吼一声:“优、妈惹法克儿!”

    第四天。

    随着华人的大批量迁居移居,东方国度的各种行当都在日本生根发芽,包括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的相声也是如此。在华人实际控制区中,一些地下的黑相声铺子也如火如荼。

    这些铺子之所以叫黑铺子,不是说他们犯法,只是他们的包袱段子往往不太和谐,用词不甚文雅,而且与帮派生活息息相关,所以在帮派成员之中广受欢迎。

    这一日,一捧一逗再度上台。捧哏憨态可掬,逗哏古灵精怪。

    一张桌,两个人,大马褂,白纸扇,两人在掌声中开始了今天的表演。

    捧:听说了么,前两天黑尊骑手和饶舌王竞速,饶舌王输了,而且输惨了。

    逗:这算什么,哥们我消息可比你灵通多了。你知道饶舌王嘴碎吧?

    捧:知道啊,他向来嘴碎,这是出了名的。

    逗:这家伙从前嘴碎没什么,没成想,这一次却遇到克星了。

    捧:怎么滴了?

    逗:约翰汤普森,赛前嘴碎,妈惹法克儿、法克妈惹儿的一顿饶舌,把黑尊骑手惹恼了,赛前就立下了约定。

    捧:什么约定?

    逗:饶舌王说了,如果黑尊骑手输了,就要学猴子叫!

    捧:太过分了这个,讽刺我们是黄皮猴子啊这是。

    逗:是啊,黑尊骑手肯定也不乐意啊,立刻就把话放在那里了。如果饶舌王输了,就要在饶舌王身上纹身!

    捧:纹身?哦,我明白了,这是要学岳母刺字,在他身上纹个字儿,让这个对母不尊的涨涨记性、知道报母恩,是这意思吧?

    逗:还算你有点文化。

    捧:那饶舌王输了,他纹了吗?

    逗:纹了啊,纹的结结实实的,现在还没爬起来呢。

    捧:这么惨?纹的是……“精忠报国”?

    逗:差不多吧,稍有不同。

    捧:那是……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

    逗:你这个有点意思,挺长的。

    捧:让那老黑皮吃点苦头长点记性呗,对了,到底纹的什么啊?

    逗:纹的是你~~

    捧:你?

    逗:入学~~

    捧:入学?

    逗:的新~书~包,有人给你拿~~

    捧:…………

    逗:你雨中的花折伞,有人给你打~~

    捧:…………

    逗:你爱吃的三鲜虾,有人给你包~~你委屈的泪~花,有人给你擦~~~啊啊这个人就是娘~~啊啊这个人就是妈~~这个人给了我生命,给我一个家~~~!啊~不管你走多远~~无论你在干啥~~到什么时候也离不开,咱~滴~妈~~~!

    捧:……我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有这么长?

    逗:还有一多半呢,你听着啊你身在那他乡住,有人在牵挂~~

    捧:行了行了,停停吧,你就说一共多少字儿吧!

    逗:你别提多少字儿,这种文化瑰宝得按行算,整整三十二行!我都看见了,当时黑尊骑手赢了之后拿来纸笔,刷刷刷亲自写下来的。你别说,写的还真好,还能配曲子唱。而且那字儿我告诉你,大师级的正楷,龙飞凤舞特别好看!

    捧:这黑尊骑手还挺有文化,那饶舌王呢?就这么认了?

    逗:没有,这老黑皮特别没种,赖皮不服,掏刀子想玩硬的。

    捧:然后呢?

    逗:然后被黑尊骑手一拳头就撂趴下了,倒拖着就拉到了纹身店里,咣当往案板上一放,捆个结结实实。把写的那张纸往纹身师傅那里一放,告诉他们就按这个纹。纹身师傅低头对着纸一看,当场就愣了。好么,三十二行正楷书,这咋办?

    捧:最后给纹上了吗?

    逗:纹上了啊,整整找来三个师傅轮流上!那家伙,你不知道,把饶舌王衣服一脱,摆好大字,从左手指尖到右手指尖,从脑瓜皮到脚底板,整整一个后半扇,全给纹上了!连大肥屁股都没放过,这才勉勉强强把三十二行给纹好。

    捧:嚯!纹身师傅也是受累了。

    逗:可不是嘛,折腾了一晚上一白天,才算完事儿。

    捧:赶紧去歇会儿吧?

    逗:不,歇不着。

    捧:怎么又歇不着了呢?

    逗:纹身店老陈觉得大功告成,捶捶腰站起来想歇会儿。刚想拿起纸来比量比量,看看哪里纹的不好的。结果迎光一照,坏了。

    捧:怎么了?

    逗:老陈发现啊,这纸,竟然还有背面!

    捧:哦?还是反正面写的啊!

    逗:对!大晚上的没发现啊,结果白天对着光一照,这才发现背面还有字儿。

    捧:背面还有什么字啊?

    逗:各位,我估摸着,黑尊骑手的意思呢,大概是觉得妈惹法克儿汤这老黑皮对母不尊,相应的对父亲肯定也不敬。黑尊骑手预设黑皮是父母双全,所以觉得也不能太偏颇,得给他父亲也撑撑腰,所以!

    捧:所以?

    逗:所以,咳咳想想你的背~~影,我感受了坚~~韧。抚摸你的双~~手,我摸到了艰~~辛……

    捧:又三十二行?

    逗:背面更多,三十六行!

    捧:看来饶舌王这前半扇也保不住了,眼皮子上都得纹上字儿。

    逗:别说眼皮,包~~皮上都得纹上字儿!那好家伙,老黑皮整个变成紫茄子了。三个月之内,你是见不着妈惹法克儿汤了,消不了肿。

    捧:那三个月之后,一消肿,上街一看,一身正楷,包~~皮上都是文化,嗯,行,挺有范儿。以后别叫饶舌王了,叫文化传播者吧。对了,黑尊骑手到底是谁啊,有没有什么江湖称号啊?

    逗:人家来去如风,好事从不留名。

    捧:那也得给人家叫一个号呗?

    逗:也对啊,我想想……诶,有了,就叫“黑尊”怎么样?

    捧:黑尊?嗯,不错,挺好,这号响亮!

    随着相声段子和包袱在华人群体中的广泛传播,也随着被挑落马下的车手越来越多,“黑尊”这称号,渐渐从一辆车的型号,变成了车手的专用代号。石铁心在东京江湖的花名,也正式变成了“黑尊”。

    开始大挑战后第六天,上午,健身房中。

    “确实有区别。”

    石铁心一边擦汗,一边默默体会。

    前五天的挑战让他收获颇丰。随着挑战对手的排位越来越高、挑战赛影响越来越广、关注人群越来越多,每一次胜利获得的天赐金光数量也确实在提高。从最一开始的零点二零点三,到后面的一点两点。

    五天下来,一共获得了五点金光,把充值基础驾驶术第一层的花费又都赚了回来。

    不止如此,基础养精术也升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