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迷雾纪元 > 第164章 事后与余波

第164章 事后与余波

    小乡试,一年一度,每一年都牵动着无数考生、家长、围观群众的心。

    虽然考试现场不允许观摩,但是放榜的那一刻,无数人都会驻足眺望、津津乐道。毕竟那特效,也实在是太壮观了一点。

    土木堡九大区,九道金红色光辉冲天而起,金红大榜当空招展,向着全区、全城、以及彼此互相宣示着自己的存在感。

    这榜如同乡试大榜一样,同样会悬挂三天。不论刮风下雨,都能够抬头看到。

    无数人讨论着小乡试的结果,重点讨论的就是各区的考试成绩、实力强弱,以及金榜定序中名列前茅的那些。其中最关注的,当然就是各金榜的冠位,各区第一。九个区,九个冠位,而其中话题热度自然有高有低。

    上城区沈星夜,沈城主独子,他的夺冠可以说是毫无疑问的。

    北城区高冲霄,高家的儿子,今年乡试冠位高少陵的叔伯弟弟。高家一门两冠军,成为了北城区津津乐道的话题。据说高家家主最近心情都特别好,见谁都乐呵呵的。

    南城区时雨微则是话题度颇高的一位考生,因为这位考生并非出自世家,而是一个平民考生。据好事者考证挖掘,时家有三位姐妹,每一个都挺厉害。时雨微的二姐时雨雷竟然还是本次乡试的二位,也就是败给高少陵之手的那个小矮个。

    姐姐败给高少陵,妹妹却与高冲霄分庭抗礼,话题度一时间居高不下。众人纷纷传言,高冲霄与时雨微进入正学之后恐怕会互别苗头,龙争虎斗还在后面。

    而这些冠位中最引人瞩目的,则是牧原区冠位。

    石铁心。

    遗孤院中走出的少年。

    一时间,牧原区遗孤院成为了媒体及大众瞩目的焦点、热点。

    院长办公室中。

    “喂?哦,是刘总啊,我是司徒镇南。哦,铁心啊,对,就是他,他就是那个小乡试状元。还想写幅字?想写‘开门大吉’?这个……铁心最近的采访比较多,时间上恐怕……哦哦,用人的事啊,好说好说!”

    “嗯,嗯,没问题,加班不要紧,这些小兔崽子吃苦耐劳,照死里用就行!您先试试,不行我包换好,好,没问题,那就这么说定了!”

    啪,挂上电话,司徒镇南用力一握拳:“欧耶!又搞定五十个!”他一抬头,左顾右盼的找着人:“那小子人呢?跑哪去了,赶紧滚回来写字!”

    石铁心在哪呢?

    他还在星工肉联厂二厂门口值班呢。

    所谓有始有终,说好了要在熊安试工一个月,那就一定要保质保量的完成一个月。之前除了资格测和小乡试,石铁心都没有请过假。现在,已经到了最后几天。

    “小兄弟,那个活儿成了!”陶忠明冲了过来,啪啪拍着石铁心的肩膀,正拍在石铁心最疼的地方。

    石铁心疼的一咧嘴,旋即又忍住,张口问道:“什么价格?”

    “亲兄弟明算账,我也不瞒你,我给公司报的价格是十枚十三点,给你一枚一点,我自己抽零点三,怎么样?”

    小狗蛋子的大嗓门又开炮了:“陶副~主任,这不对吧。之前大哥得祭酒大人金口称赞的时候也是一点一张,现在我大哥名气更胜,怎么还是一点一张啊?应该涨价!”

    “我的小祖宗哟,你小声点!”陶忠明恨不得把小狗蛋的嘴巴捂住,贼眉鼠眼的左看右看,发现没人注意,然后才压低声音道:“单纯想蹭热度的话当然还能再贵,但那样做不长久。就像从前出现过的网红,有些名气就各种敛财,最后透支潜力早早收场。我这可是走量的活儿,要价也不会败坏了小兄弟的名声。别的不说,最近一年内我敢保证这项目黄不了。”

    小狗蛋子又不满了:“怎么才一年?”

    “一年时间不短了!”陶忠明都无奈了:“小兄弟这名气毕竟还是根儿上浅,能维持一年已经难得了!要不是经常有记者跑到厂子门口申请拍摄小兄弟值岗的照片、申请采访刘总,这一年也不容易申请下来。况且这一年之内,只要小兄弟水平不下降,一个月赚个万把还不是轻轻松松?”

    司崇天还想再说,石铁心已经拦住了他。

    他看向陶忠明,认真问道:“刘总就没有阻拦这件事么?”

    “没有啊,问了两句就签字批准了。”

    “是么……”

    石铁心还在考虑着贺冲当日的威胁言论。看来刘启刚与贺冲之父似乎关系并不亲密,也或者是刘启刚多少考虑了小狗蛋子和自己的关系,并没往这方面使手段。

    有了这个手写名片的活儿,自己的金钱一下子就充裕了很多。

    一个月万把点,可以说,他从来就没有奢望过有朝一日竟然会有这样的好事!

    只是,刘启刚这边没有动作,不代表贺冲之父就不会有动作。星工联合集团毕竟是一家很大的企业,不说别的,单说星工纸业,今年就一定会出幺蛾子。

    三天后,挑人试工的时候到了。

    一年一度,即将十六岁的遗孤们把自己收拾的尽可能的利索,等待着用工季的到来。

    星工纸业的人事干事张全再一次西装革履的来到了遗孤院。上一次他趾高气昂,这一次则几乎是尖酸刻薄,摆明了来挑毛病的,整栋大楼里都充斥着他挑肥拣瘦嫌高道矮的声音。与他同来的星工集团子企业还有几家,基本都是同样的态度。

    石铁心与司徒镇南并肩而立,远远看着这一切。

    石铁心忽然开口了:“抱歉。”

    大光头没有扭脸,声音沉稳:“报什么歉?”

    “这件事……”石铁心不知道该如何开口:“这件事我……”

    “这件事不用道歉。”大光头声音沉稳:“有多大脑袋带多大帽子,你根本没那个能耐把所有人都肩负起来,所以也不要考虑那些。再说了,遗孤院里面的小兔崽子说到底都是各自为各自。

    “你以为这些兔崽子里面没人收贺冲的黑钱在背后诋毁你吗?有的,而且不算少。所以这件事上,你并没有对不起他们。各人有各命,谁的成功都是用自己的努力换来的,谁的活路都该靠自己争取的,用不着心怀愧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