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迷雾纪元 > 第160章 又一个跟头搞定贺冲!

第160章 又一个跟头搞定贺冲!

    嘎吱右边!石铁心往右一撇,一道熟悉的身影带着肆意的笑容从他右侧一闪而过,这家伙笑的仿佛刚刚的闷气一下子都发了出来。

    再来!

    嘎吱左边!石铁心往左一看,贺冲那蠢脸笑的愈发扯淡了,高速移动的时候脸皮都似乎抖来抖去的。

    错不了,确实就是这样!

    这种忽近忽远的步法需要脚底不断施加各种方向的力道,通过紧急的变向来达到飘忽不定难以捉摸的效果,基础物理第一重在力与运动板块将这个讲得很清楚。

    石铁心的大脑高速运转,某种念头蠢蠢欲动。

    想要获得加速度,必须有力……

    贺冲如今主要依靠鞋底与地板之间摩擦力……

    摩擦力由接触面压力和摩擦系数决定,接触面压强难以改变,但摩擦系数……

    石铁心目光往下扫了一圈,然后瞳孔一缩,在某件东西上定格。好,就是这个东西!虽然已经能够定位到贺冲的位置,但不能就这么随随便便的消耗掉这次机会。一定要利用好它,将它的效果最大化,最好是一次就把贺冲的最大优势给干掉!

    嘎吱后面!

    后心一疼,疼痛钻心,贺冲的攻击更猛烈、更大胆了。

    “哈哈哈!”抖着脸皮的贺冲终于笑出声来:“看到没有,你根本不是我的对手!只要我想,你就只能像这样白白挨打,连根毛都碰不到我一下!”

    风一般的男子快乐的笑着,飞沙走石的跑着。精气灌注,腿部用力,脚踝一转,脚掌落地爆劲,身形就能飘逸的一转唰,似乎有什么东西忽然在这一刻被扔进了鞋底与地板的间隙。

    滋溜一声响,意外发生了!贺冲只觉天旋地转,本应该很稳健的脚底一下子滑溜的不得了。

    是木地板!

    是一块破碎的木地板!

    之前石铁心曾一步踏破了木地板,出现了不少破碎的残片,这些残片同样跟着石铁心晋级到了半决赛的赛场中。刚刚,石铁心把三块反过来的地板碎片踢向了贺冲脚下。在石铁心渴盼的目光中,其中最大的一块刚好垫在了贺冲脚底。

    于是,贺冲的脚底踩到了木地板的粗糙面,绑定的稳稳的。但碎地板打蜡的那一面和正常地板打蜡的那一面却立刻开始摩擦摩擦、摩擦摩擦、在这光~~滑的地板上,摩擦!

    滋溜,只见贺冲脸上的笑容尚未散去,便带着他那一脸恣肆的笑容,像一个芭蕾舞演员一样唰唰的转着圈滑了出去。

    啪!

    一个大马趴!

    贺冲倒地了!

    “怎么可能!”

    文心秘境外的观众们哗然了,主席台上的看客们也吃惊了,最懵逼的是贺冲自己,根本不明白是怎么回事,大腮帮子就狠狠的拍在了地上。

    我、我这……操!

    什么情况!

    我怎么会一下滑倒!

    这帅劲儿刚刚才上来就来个大马趴,这也太尴尬了吧!

    不不不,现在不是尴尬不尴尬的事,现在还考着试呢!贺冲连忙抬头,紧张的一看,就看到一个大块头飞龙在天一般的飞身扑来,凌空就已经整个横在空中,然后架起手肘,把全身所有力量所有体重都一起灌注在这一击中,对着贺冲的膝盖就泰山压顶一样狠狠一肘子砸了下来。

    “嚯!”

    啪,弹指一样的响声中,石铁心把炸膛的力量同样灌注在这一击中。

    这是绝好的机会,不可能再来第二次!

    错过了这一击,绝对胜率渺茫!

    咔嚓一声巨响,在所有人紧张的注视中,贺冲一个托马斯前旋的姿态弹腿翻身。石铁心一记重肘砸在地上,把木地板砸的崩裂了一大片,可想而知如果真的被这一下砸中的话,贺冲的膝盖必废无疑。

    可惜,贺冲弹腿闪过了。

    他双手按地,整个人头下脚上的一弹,双手连动推着他远远闪过石铁心,方才喘气落地。

    “呼,呼,呵,呵呵,哈哈哈哈!”贺冲的额头上豆大的汗珠滚滚落下,啪嗒啪嗒的掉在地上,但他开始狂笑。

    他惊悸的狂笑。

    他庆幸的狂笑。

    他差点阴沟里翻船但在最后关头又逃得一命的狂笑。

    “哈哈哈哈哈!”贺冲双脚落地,翻身站起:“石铁心,你已经错过了你最后的机会,我”

    狂笑声戛然而止,贺冲愣了,愣愣看着不远处的石铁心。石铁心同样有些气喘吁吁的,额头上也同样流汗,但他一点都没有功亏一篑的颓丧,反而心情似乎还有些愉悦。

    “你这鞋,”石铁心晃了晃手中的一双武道鞋:“挺贵啊,得有个几百点吧。”

    贺冲想说,你这土鳖真没见识,我这样的武道鞋怎么可能几百点就买的下。但他终究没有反口,只是愣愣看着石铁心,呆呆道:“你拿走了我的鞋?”

    没错,石铁心的手中,赫然是贺冲的鞋!

    刚刚贺冲就像兔子乱踢腿一样闪过了石铁心的肘击,但电光火石之中石铁心一伸手,把他一双鞋子给扒了下来。

    贺冲懵逼了:“你扒我鞋干什么?”

    干什么?

    石铁心瞅了瞅贺冲脚上套着的袜子,嗯,一看就很名贵,如丝般顺滑滑就好说!

    于是石铁心把手中鞋子远远的扔到了秘境边缘,同时大踏步的向贺冲走去。从步行,到小跑,再到狂奔,石铁心就像一辆开足了马力的重卡,带着沉重的气势,表情凶残的直扑贺冲。

    贺冲慌了,脚下用力就想转移,但滋溜一声一个趔趄,整个人摇摇晃晃险些摔倒,横向方面却完全没有位移。

    “呵呵!”热心青年笑了:“有趣!”

    “唉……”主席台上有人叹息:“没想到,真是没想到。”“这个穷小子,倒是有些脑筋。”“算不上什么,不过是小道尔!”

    但不管再怎么“小道尔”,也无法改变贺冲的命运。

    只听咚的一声巨响,贺冲就像被重卡碾压的行人,一脸涨红的被石铁心一下子撞飞出去。“噗!”贺冲双眼暴突,口中喷血,胸口光层几乎彻底爆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