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迷雾纪元 > 第152章 小乡试,开始!

第152章 小乡试,开始!

    迷雾纪百年,三月十九日,土木堡太空城,全部九个区。

    小乡试,在今日,同时开始!

    无数蒙童翘首以盼,无数蒙学咬牙鼓劲,无数家长紧张忐忑,决定未来命运的第一场学联正试,就在这一天同时开始!

    学联派出正式干事,这些干事至少也有学士级修为,分别来到九个考试场地组织考核。不知道其他太空城是不是也在这一天,但至少在土木堡,在这花瓣一般展开的九个区中,小乡试将同一时刻开始,然后依据各自进度相继落下帷幕。

    九大区考生人数及水平不同,但在现代并不会出现“考试移民”现象。

    一方面,学联严格禁止跨区域考试,如有发现,严惩不贷,终生封杀,永不录用。

    另一方面,学联考试以难度划线而不以排名划线,实力强的区自然金榜题名者众,实力弱的区自然过试上榜者寡。不存在同一届都弱都傻逼可一样上榜、同一届都强都厉害可照样还是就那几个人的情况。

    至于天赐金光,那些更强的区域中厮杀而出的前三甲所获得的金光就是要比弱区三甲获得的更多。至于多多少、如何裁量衡定,这个不需要任何人操心。天道所在,自然权衡,无需凡人置喙。

    但不论强区弱区,这一日,都是大日子。

    蒙童数量远多于生员,所以考试的场面也要更壮观一点。

    这一天,那家伙,那场面,可谓是锣鼓喧天、鞭炮齐鸣、红旗招展、人山人海好吧其实并没有鞭炮,太空城时代不允许污染空气或者噪音过量。但人群的聚集,确实是毋庸置疑的。

    牧原区文体中心门口,大片大片的蒙童以及家长聚集在此处,整个牧原区所有考生都集中在这场馆中进行考核。

    别看牧原区经济不算靠前,教育更是相对落后,但考生人数并不少。看看星工联,仅仅一个子弟学校就有八百多人应届,整个牧原区的应届蒙童超过八千人。

    这八千人并非人人都能参与考试,但只要家庭条件不太差、蒙童本身又不是太无脑太不上进,通过资格测试的人并不算少。

    毕竟,考校内容也只是四门第一重良好、两门第二重合格而已。放在状元石那个世界线里,同样是十六岁,中考里考的东西都比这个多。况且这个世界线的蒙童还有念气辅助,再达不到合格线不是太过无能了吗?

    当然,个人情况或家庭环境太过艰苦者另算。

    零零总总,共约不到五千人通过了资格测试。

    五千考生,五千个家庭,大片大片的人把文体中心的大门围了个结结实实。多次组织小乡试考核的组委会早已有了经验,早早就组织安保人员进行了人群疏导。只允许考生入内,不允许家长围观。

    “加油啊!”

    “放轻松,没问题的,必胜!”

    “小兔崽子,死也得考过,考不过就打断你的腿!”

    石铁心走在考生人潮之中,顺着摩肩接踵的人群一起向前走。耳边听着各种各样的声音,看着一对对父母或是关爱或是祝福或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石铁心有些触动,有些恍惚,有些羡慕,有些模糊的追忆,但这一切悸动终究都变成平静。

    平静,是因为自信。

    左右看着那些或是紧张或是焦虑或是压力巨大的考生们,石铁心眼神平和而又强大。

    这些人就是我的对手吗?

    不,这些人不是我的对手,我的对手是更强的那一批。

    比方说,搞到资格去观摩乡试的那些人。

    “哟,这不是威风八加一面的贺冲大少爷嘛!”隔着厚厚的人墙,石铁心依然听到了一个嚣张的声音:“怎么,看起来怎么蔫巴巴的?哦,对了,我听说前些天贺冲大少爷让一个贱民打了脸,怎么样,还疼不疼?”

    “混账!龚腾飞,你别嚣张!今天我就先收拾了那个贱民,然后再收拾了你!”这是贺冲的声音。

    “被贱民打脸的废物也敢在这里大放厥词?哼,好啊,我等着你,今天就跟你彻底分个胜负!”

    喧哗声很大,石铁心四周的学生们纷纷骚动起来,都想伸长脖子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石铁心却没有理会他们。

    一个贺冲,一个是没见过的但同样轻贱于我的大少爷,没所谓。贺冲虽然混蛋,但刚刚那句话倒是说的没错。今天我就要先收拾了这个,再收拾了那个,来谁收拾谁,全都拾掇一整遍!

    “把证件拿出来,都拿出来!”门口有保安在依次检查准考证,不时就会有几声惊呼爆发,然后就会有人嗖嗖的狂奔而去。唉,不管到什么时候,总有冒失鬼忘了带这个忘了带那个。

    不多时,石铁心挨到了大门口。搭眼一瞟,是熊安的而且还见过一面。当初第一次去熊安大厦找陈队长的时候,就是这位大哥在大厦门口值岗,没想到今天又见到了。

    更没想到的是,这大哥竟然还记得石铁心。

    “是你啊,”保安大哥对着石铁心微微一笑,拍了拍石铁心的肩膀:“要高中啊!”

    “借您吉言。”

    石铁心还以笑容,然后裹挟在人潮中一起涌向了文体中心最核心的大场馆。

    五千蒙童在院内人员的引导下,乌泱泱的走进场馆里面。绝大多数蒙童没有见过乡试场面,见过的则为了保持信息领先而鲜少透露,所以只见这五千考生就像是一大群行进中的呆头企鹅一样。两条腿吧嗒吧嗒的往前挪,同时脑袋像安个万向轮,左看看右看看,看什么都新鲜。

    石铁心没有多余的兴奋或紧张,他专注于前方,把每一点力气都凝聚起来准备爆发。同时,他把所有注意力都放在了应该关注的地方上。

    嘎吱,脚下发出摩擦声,石铁心不动声色,心中却一动。不同于乡试里的职业擂台,这个场馆是平铺的木地板,而且还打过蜡。只是正常的走在上面,就已经不时摩擦出吱纽吱纽的声音。

    这蜡打的很厚,自己的鞋也不是好鞋,脚下可能会打滑……

    石铁心暗自注意,然后在看似普通的行走中不断微调姿态和力度,试探着爆发与稳定的平衡点。

    正思索间,考生们已经全部就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