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迷雾纪元 > 第147章 意料之外的青睐

第147章 意料之外的青睐

    “手段?”石铁心好奇道:“你能有什么手段?难不成还能操控评委?”

    “操控评委?狗屎!我要是有那能耐,我还跟你们这些小崽子纠缠?早去挣大钱了!再说了,操控了评委又有屁用,没有金光出现的话整个比赛都是笑柄,根本没法用来恰饭!”

    “那你有什么办法?”

    “看我的!”司徒镇南左看右看,忽然眼前一亮,凑到另外一个人气较高的作品面前。他混在人堆里,像模像样的说了点评论,然后忽然话锋一转:“但是我觉得那边那幅小破……作品,也不错啊,不比这个差,细微处还更妙!”

    书法爱好者们纷纷询问是哪幅小破字,司徒镇南立刻带着一群人过来,然后故意提高嗓门领着一群人在这边点头摇头、争论不休。

    石铁心不由无语。

    这不就是散装文学里面常见的书评区广告吗?这种广告效率低下,费时费力还很难出效果,只有一些新作者刚起步的时候会用这招。不过想想真是可怜,我老铁写的字,也需要靠这种手段来搞宣发,真可谓是绝望的呐喊啊……

    司徒镇南的运作,效果还是有一些的,至少确实为石铁心的作品聚集了一些人气。在人气最高的时候,也有十多个人围在这里观摩品评。

    司徒镇南一个颜色甩过来,石铁心面无表情的抬起相机,啪嚓一下给他来了个意气风发的特写。把这张照片裱起来,下面写上“社会各界人士纷纷夸赞”字样的话,看着还是有那么点意思的。

    石铁心心中盘算,这照片可能就是司徒镇南今天最大的收获了,也不知道老光头靠这张照片到底能多忽悠来几个点的经费。

    果不其然,这种宣发手段还是太落后,司徒镇南又故技重施了好几次,但人气依然是不温不火的,时间长了也就气馁了。

    石铁心找了个机会溜走了,继续跟着公园大爷看字去。自己挖坑自己填,但填坑归根到底是看实力,而不是小手段。在小乡试上一炮而红,比什么都强。

    这些公园大爷就喜欢掉书袋,说起诗文成语那是一套一套的。司徒镇南的收获可能只有一张照片,但石铁心的收获却是好多小星星。

    又坚持了片刻,司徒镇南泄气走人。

    而就在司徒镇南走后不久,一中年一青年的两人组慢慢悠悠的转了过来。这两人衣着高古,宽袍大袖,很是复古,正常来讲应该引得人人侧目。但书法展厅中有不少人喜欢复古服装,这么穿的人并不少。而且这两人似乎用了什么法诀,降低了自己的存在感。

    两人悠然走过,竟然不留痕迹,片尘不惊。

    中年人一派淡然风度,随意问道:“行将看罢,有何想法?”

    “我想啊,土木堡沈城主请您来当评委真是下了大本钱了。”青年笑嘻嘻道:“不过他请了您一个,相当于也把我请来了。我总不能打白工吧,所以这个出场费,您看能不能也分我一点?”

    “没个正型。”中年也不恼,微微笑了笑:“看来,是没有入你法眼的了。”

    “我的评价就是六个字:声势大,本事小。”青年摇摇头:“最高也不过是公园大爷的水平,无甚出彩。”

    中年反问:“看不起公园大爷吗?我也喜欢去公园练字。”

    “您不一样。”青年随意浏览着,口中应付道:“您还年轻,距离‘大爷’这称号还远得很。”

    “皮猴子!”中年笑骂一句,然后继续当他的评委。就在这时,两人一起看到了石铁心的那幅字,竟然不约而同的发出一声“咦?”出来。

    两人都“咦”,然后又都惊讶于对方也“咦”。中年意外道:“你‘咦’什么?”

    青年眨眨眼。

    我咦什么?我咦的是参赛作者的名字!我只是惊讶于能够在这里看到那个“好心人”,所以随口一“咦”而已。

    呃,这理由说出来是不是稍稍失了逼格?所以青年也不回答,反问道:“您又‘咦’什么?”

    “呵,反倒考校起我来了!”中年凑近石铁心的作品仔细看了看,以他的心术修为应当走马观碑,几眼便能看个清楚明白。但让青年惊讶的是,中年竟然仔仔细细看了老半天!

    至此,青年才明白,原来这幅作品值得注意的并不是“来自熟人”,而是别有玄机。

    于是青年也仔细凑过来看去,嗯,字迹工整,横平竖直,基本功似乎非常扎实,应该有完美级基础言辞学第一重的修为但也仅此而已了。

    第一重完美什么的,青年实在见多了,算不上什么大事。

    那旁边这位,到底是在看什么呢?

    青年看着中年,而中年仔细观摩半晌,才呼了一口气说道:“能瞧出这幅字的妙处,看来你是真长进了。”

    “哪里哪里。”青年愧领:“还需要您的点拨。”

    “好吧,那我说一说。”中年看着这幅字,认真道:“我真的很意外,土木堡这边陲小镇,竟然文脉不绝。”

    青年一惊:“文脉?”

    这个词可不是随随便便谁都能当得起的。

    “对。”中年认真看着这幅字:“虽然很稚嫩,但是确实有大家遗风,是中央星楷书正流八法中传下的文脉,而且与我这一脉颇有渊源。”

    “哦?!”青年瞪大了眼睛仔细看过去嗯,还是看不懂。但他绝对相信中年人说的话,因为这中年人确确实实就是中央星中流出的文脉传人,是再正统不过的书法家。

    算了,我这个评委费用不要也罢,水平确实还欠点!

    中年看着字,轻轻点头赞道:“呵,看来土木堡虽然是边陲小镇,但毕竟是‘那个时代’留下的一脉,倒是不可完全小觑了。如雷击木,外死内生。不知何时春风化雨,或许就会重新焕发生机。”

    “您对这幅字的评价很高啊。”青年看了看“好心人”的名字,心中一动道:“看来,您是想把这字点为冠位了?”

    中年却断然摇头:“不行。虽有大家遗风,但还是太过稚嫩。这字就如你一般,潜力十足,但还欠磨练,当不得过高吹捧。”

    青年讪讪。

    中年认真道:“我身为评委,当秉公持正。就事论事的说,参赛者有颇多人物实力更胜于此,这字也就是点个三等奖。”

    青年则嘿嘿一笑:“但满场看来,确实只有这字能让你我二人都‘咦’了。”

    “这话倒也没错。”中年人想了想,心中生出一个主意:“要不,我们如此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