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迷雾纪元 > 第144章 摊上事儿了

第144章 摊上事儿了

    “竟然如此?”少年一下子来了兴趣:“没有辅修秘录,没有高人点拨,没有师长传授,甚至修行时间都没法保证,仅凭一些烂到家的所谓‘秘籍’就能做到如此地步?如此人物,就是放在内太阳系也算得上小天才了。没想到,鸟不拉屎的土木堡竟然还有如此潜能。”

    那声音道:“公子,土木堡毕竟是老时代中流传下来的一脉,潜力不可小视。”

    “嗯,也对。”少年思衬片刻之后,做了决断:“既然是小天才,那就再好不过。运作一下,保证他能参加小乡试,不要让贺冲那蠢货搅合了。对了,既然他需要打工赚钱,那就想办法让他与老温接触。”

    “公子这是打算把他当种子?”

    “未雨绸缪而已。”

    “是,属下这就去办。”

    那声音消失了,少年则继续陷在沙发里,似乎微微舒了口气,低声自语道:“石铁心,希望你能有点亮眼些的表现,让我喘口气,不至于继续如此窒息……”

    ===============喘口气的分割线===============

    牧原区遗孤院,伪-院长办公室中。

    “哈……哈……呼……呼……”

    办公室里传来了奇怪的声音。

    不,并不是司徒老光头在干什么奇怪的事情,仔细看去,其实是这位遗孤院院长正蹲在地上,仔仔细细的给自己的沙发上油。他擦的又仔细又专注,不断往沙发上哈着气擦两下,或者轻轻用嘴把灰尘吹走,宝贝的不得了。

    “五十年的真皮沙发啊……”老光头摩挲着沙发的表皮,露出一脸陶醉的样子:“还是中央星的真皮家具好……”

    刚刚又接待了一个用人单位,这来自中央星的沙发可给他长了不少脸,司徒光头决定把这沙发重新保养一遍,然后严严实实锁上门,连一粒灰尘都不让它落在自己心爱的沙发上。

    毕竟这已经是整个遗孤院上上下下唯一能够让他用来吹牛逼的东西了。

    唉,那些死熊孩子也没有一个省心的。今天这个打架了,明天那个生病了,丫的还有怀孕要打-胎的,就不能给我带来点好消息吗?

    正在这时,司徒镇南的个人通讯器忽然响了。

    “喂,我是司徒镇南,我……哦?老战友啊!对,是有个叫石铁心的,他咋了?哦……嗯?啊?!卧槽!”咣当,司徒镇南的通讯器一下子掉在地上,司徒镇南却没有在意。他愣愣片刻,然后忽然拔腿就跑了出去,出门就是一声大吼:“石铁心在不在,哪个龟孙子去给我把那小玩意儿叫过来!”

    石铁心回到遗孤院的时候,发现所有人看他的表情都很怪。

    发生什么了?

    “铁哥,老光头找你。”

    “嗯。”石铁心点点头,然后拉住一个半大小子问道:“你们为什么都这么看我?”

    “不知道,不过大家都在传言,说铁哥你摊上事儿了。”那半大小子左右看看,然后小声道:“据说老光头接了个电话,然后在办公室里咋咋呼呼了半天,也不知是个什么情况,铁哥你小心点!”

    嗯?到底什么情况?难道说……

    石铁心心中有了点数,举步就走向了司徒镇南的院长办公室。

    六楼,推开真-院长办公室门,里面的狗窝还是那么乱,但空空如也并无一人。

    “这边,铁哥,这边!”

    嗯?

    石铁心扭头一看,竟然有个半大小子,从那个半年用不了两次的假办公室门里伸出头来,对着石铁心招手。

    怎么会在那间屋?老光头不是把那套家具宝贝的不得了,轻易连他自己都不用吗?

    石铁心微有疑惑,然后推门走进了假-院长办公室中。

    嚯!

    一进门,石铁心就稍稍惊讶了一下。这个假办公室他也没进来过,没想到一进门竟然这么豪华!看看这吊顶水晶灯,看看这满地铺的地毯,还有那一套一看就很有年头但很上档次的沙发,每一处都保养完好、闪闪发亮。

    石铁心就更不懂了,这到底什么情况啊,为什么这老光头不仅舍得让人进屋,竟然还舍得把满堂灯光都打开了!

    啪。

    一道强光闪过,石铁心被刺激的下意识的闭上眼皮。再睁眼时,迎面过来一颗光头,也挺亮的。左右看看,刚刚那半大小子竟然拿了个老式相机,似乎在拍照记录。而对面的光头则笑的满是恶心,让石铁心忍不住想往后缩。

    “石、铁、心,你知不知道,你摊上事儿了,摊上大事儿了!”司徒光头啪的一下抓住了石铁心的手,力度大的就像担心他畏罪潜逃似得。

    “我知道。”石铁心很有数。

    星工联是遗孤院解决就业的重要窗口,可以说遗孤院有很多人指着星工联过活。上午自己把八百人潮打穿,又跟贺冲公然叫板,他就已经想到了可能出现的情况。

    他设想过的最好后果是贺爹不管,其他被打昏迷的学生家长闹一闹,但也不伤筋不动骨,平稳过渡。而他设想的最坏情况,则是贺爹不顾身份不要脸面,亲自下场在小乡试之前对付他。

    石铁心打听过贺爹的性格,那种最坏情况的概率不大。

    只是他没有想到,事情总会向最坏的可能性中滑落。从学校回来的这么点时间,星工联竟然已经向司徒光头这里施压了。

    而老光头似乎已经做出了他的选择。

    瞅瞅那个给我拍照的,难道是在给我拍遗像吗?

    “你知道?”司徒光头惊讶了:“你怎么会知道?”

    石铁心理所当然道:“心里有数,早有预料。”

    老光头好像一下子被这理所当然的样子震住了,不由一伸大拇指:“遗孤院上下,除了我,你最牛!”

    石铁心看着老光头,发现老光头的表情似乎也没有想象中那样气急败坏。

    难道说不准备把我绑起来送去交差?

    “不要说那些场面话了。”石铁心认真看着司徒镇南:“你打算怎么做?”

    “怎么做?还用说么,这么大的事,当然要带着你一起去啊!”

    还是打算把我绑去交差吗?那对不起了,我也不打算束手就擒。

    “走走,现在就出发!”司徒光头一副兴冲冲的样子:“展评会下午开始,今天就出结果,晚上就颁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