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迷雾纪元 > 第9章 不动如山石铁心(下)

第9章 不动如山石铁心(下)

    周楠原本还想好好找找麻烦,定一定这寝室内的上下尊卑。结果此刻心中顿生怯意,打算还是看看情况。于是气势立刻怂了下去,很是有些低眉顺眼的意思小声道:“不、不知道是谁的,都有吧……”

    石铁心一皱眉,表情越发僵硬。

    他说啥?声音太小了!

    耳朵根子现在也不是很好使啊,还是得再凑近一点才好。

    于是石铁心又向前一步,从嗓子里艰难挤出三个字:“你说什?”舌头有点打结,那个“么”字实在说不出来了。

    他觉得自己说话很正常但周楠头上的冷汗都快出来了!

    太吓人了!

    我说甚?

    这么的说话方式还真是第一次听到啊!不不不,还是听过的。电视剧中的猛张飞、花和尚,在立马当阳桥、打死镇关西前都是一瞪眼睛这样说话的。如此简明扼要,如此气势不凡,毫无违和感!

    看来这大佬不开心了!

    但我哪里惹到这大佬了?

    难道说他知道我要想办法对付他了?不应该啊,我脸上这么藏不住事儿么?还是说这大佬火眼金睛,已经彻底看透了我不是个好东西的本质?

    “我、我我……”周楠眼珠乱转,忽然脑中灵光一闪,似乎抓住了这位大佬的想法。溜一下蹿出去,三两步上了床铺,狗腿一样开始往下搬东西:“您稍等,我来给您收拾!您安然落座一会儿,我马上收拾好!真是的,怎么能占别人的床呢,待会儿那些小玩意儿们回来之后我肯定好好教训教训他们!”

    石铁心眉毛一挑。哦?很主动嘛,和我预想的可不太一样。初来乍到,我本打算低调一些先观察一下情况,结果这寝室的舍友这么主动热情、关系这么和谐友爱的吗?

    既然人家都这么友好了……那我就坐下歇会儿,让他忙去吧。

    晚上没吃饭,现在确实手脚有点虚了。

    于是石铁心大马金刀的往对面的下铺一坐,双手抱胸稍事休息。周楠在上铺快手快脚的收拾着,一边偷偷咬牙切齿的诅咒,一边悄悄看着下面的石铁心,只觉此人简直像奴隶矿场的监工一样无懈可击、不动如山。

    这家伙,看起来真不是个好惹的。

    难道说我高一二十八班楠哥的江湖地位就要被这家伙动摇了吗?

    这可绝对不行。

    我还想在升高二的时候当上四大天王呢!

    娘的,得想个办法把这家伙干掉……

    脑子里转着念头,手上动作却不慢。快手快脚的把杂物都收拾下来,殷勤的拿出石铁心的铺盖卷往上面一铺,又四处拍拍打打,收拾的竟然挺平整挺干净。至于其他的包袱,这小寝室一时片刻也找不到地方,周楠也不想舔狗舔的太过彻底,也就先那么放一放好了。

    大包放地上,小包扔床上,其他个人物品很是简单,石铁心嗯了一声表示认可,然后便爬上床去一头躺倒,片刻后竟然打起呼噜来。意识碰撞交并很是消耗心力,他实在太困了,没工夫交际沟通,头沾枕头就睡着了。

    这次一睡,天塌下来也叫不醒。脑海里总算和谐下来,一直打架的两个意识渐渐分出主次。主意识进一步接管了身躯,另一个意识则像结了冰一样冷冻在意识领域的某一处,需要一些时间或者满足一些条件才能解冻。

    好处在于,不至于因为短时间过量容纳记忆而造成巨大的意识负担。

    坏处在于,即便不捣乱了,结块的意识依然会产生一定的影响。血液结块了还会脑血栓脑中风呢,意识结块了也不可能什么影响都没有。

    具体影响便是,别管心里天翻地覆翻江倒海,石铁心的脸上很难做出表情来,说话的语气很多时候掌握的可能也没那么精妙。眼珠转动不太灵便,耳朵如果不全神贯注的去听的话,也不会听很清楚。总之,神经感官稍有迟钝。

    其他的没了。

    凤鸣一中晚上有三节夜自习,从七点一直上到九点三十五。九点三十五之后学校放学,教学楼统一熄灯,大群大群的学生乌泱泱走出教学区。一部分刻苦的学生会再去专门的自习室,或者在宿舍区继续学习。但在这远古楼中的远古楼,堪称太古楼一样的垃圾班聚居区中,这样的氛围几乎是不存在的。

    不到九点三十,就有几个偷溜偷跑的逃了课,嘻嘻哈哈奔回宿舍楼。这些排头兵在楼道里面吵吵一阵子,然后就又结伴而出消失在茫茫夜色里,也不知去做了什么。又过了几分钟,宿舍楼里陡然吵闹了起来。

    砰砰上楼,咣咣开门,拉屎撒尿偷偷抽烟,呼喝不绝嗷嗷大叫,这处寝室里的环境立刻愈发恶劣起来。还有学生拿着盆三两步抢着跑去联排大水池那里洗衣服,这太古楼的供水可不太美妙,抢不上前排的话,水龙头里的水就会像撒尿撒到最后一样,一有一没的,所以水龙头的位置非常重要,向来是兵家必争。

    石铁心这屋里当然也来人了,先后好几个大说大聊的踹门而入。周楠冷眼看着在上铺睡着的石铁心,恨不得这些家伙叫的再激烈一点,把这狗日的吵醒了算逑。

    但是石铁心未醒,反而睡得昏天黑地的,踏实的很。

    寝室其余的人看到了沉睡的石铁心,自然也感到惊异。一方面,屋里新来一个人,当然会注意。另一方面,一般来说新来的总得姿态放低一些、好好打个招呼,如有必要还得送上点什么见面礼,才方便顺利融入集体。但这家伙路数飘逸的很,呼呼大睡的,很有些目中无人的意思。

    “诶?我的床上怎么放着东西?”一个小眼镜推了推眼镜,不解的指着自己的床铺:“这谁的东西,怎么放我床上了?”

    “老子的!”周楠立刻一个巴掌抽到了小眼镜的脑袋上,破口大骂:“娘了个巴子的,你有意见啊?想死吗瘪犊子!”

    小眼镜被欺负的一句话也不敢说,缩着脑袋走开了。虽然紧紧捏着拳头,但一点都不敢反抗。寝室其他人也不说什么,就这么看着一切发生。

    小眼镜和寝室众人的表现让周楠又重拾信心,觉得自己还是罩得住的。他学着石铁心的样子,双手抱胸的坐在下铺,但左歪右扭怎么都做不出那般不动如山的大佬气势。心中越发不爽,周楠斜眼瞟着上铺的石铁心,心中发狠。

    今儿先让你嚣张一夜,明天等我好好调查调查。如果你小子只是虚张声势的话……我特么弄不死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