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迷雾纪元 > 第3章 我是谁?我在哪?(下)

第3章 我是谁?我在哪?(下)

    一圈围着的人纷纷点头,各自发言。

    “是啊是啊,咆哮课堂,教导处肯定要处分他。”

    “会不会记过啊?”

    “记过算什么,说不定会开除呢。”

    “不会吧,就吼了一嗓子,也没干什么啊,这就给开除了?”

    “谁知道呢,刘校长新上任,都说新官上任三把火,说不定其中一把就烧到这儿来。”

    “唉,也是被压力逼疯的可怜人。”

    “这算什么,千军万马争高考,中学的天之骄子进了高中什么都不是的,那不是大有人在?要是这点学习压力都受不了,这心理得有多脆弱?”

    叽叽喳喳的喧哗声环绕在耳边,石铁心脸上却一点表情都没有。他念头混乱,仿佛两股海潮在互相对冲倾轧。

    看着四周的环境、听着入耳的话语,一会儿感到无比陌生,一会儿又感到无比熟悉。一会儿深深的后悔又无比的疑惑,疑惑自己刚刚为什么要神经病一样的掀桌而起放声大吼。一会儿又悚然而惊,惊于自己的遭遇,惊于自己怎么会一下子来到这个与历史剧似是而非的地方。

    念头如同浪花,一时间这边冒出,一时间那边窜起。澎湃激荡,混杂难明。

    恍惚中,上课一声铃,所有学生都呼噜噜跑回了教室。下一堂课的任课老师走到这里,疑惑的看了他两眼。见他站得一动不动,同时似乎一点开口解释的意思都没有,便也不再理他摇摇头走进教室开始上课。

    “上课。”

    “起立!”

    呼啦啦,齐齐战起的声音。

    “同学们好。”

    “老师好!”

    “礼毕!”

    呼啦啦,又齐齐坐好。

    “今天我们讲高中物理,电与磁,翻开课本76页……”

    任课老师的声音传入耳中,却一下子仿佛点亮了一小块光亮,让混乱的大脑稍微清醒了一点。

    物理?

    物理学,六大根本心术之一,基础物理学包含基础力学一层、基础电磁学一层、基础光学一层、基础能量学一层,共四层,修成可增强力量掌控。

    小乡试的考试资格需要获得六大基本心术中,“数学”、“言辞学”两门心术修到第二重合格,剩下的“化学”、“物理学”、“生物学”、“博物学”四门心术,也需要有第一重良好。心术传授可是难得一见,没想到教室里竟然有讲师在公开传授物理学第二重!

    若不是自己的物理学连第一重都没学好,恐怕仅仅是旁听一次就大有裨益。现在?则是连听都听不懂了,可惜了这机缘。

    ………………

    呃,我刚刚在想什么?

    六大根本心术是什么?

    那什么博物学、言辞学又是什么?

    数学、物理、化学、生物,这不都是高中理科需要应试的科目吗?

    再说了,即便是高中物理的电磁,我也有好好预习的,这种程度的知识又怎么会连听都听不懂呢?

    ………………

    听得懂吗?

    连第二重心术都听得懂?

    我听一下试试,呃,好像真的能够听懂一点点。

    那第一重呢?第一重懂不懂?

    ………………

    第一重?

    指的是基础力学吗?

    我想想,对了,是包含了基础受力、基础运动的部分吧。

    这不是很简单的东西嘛,初中的时候就已经完全掌握了,这又有什么不懂的。

    ………………

    卧、卧槽!

    不会吧!

    这么牛-逼吗?!

    这……是我?

    但是……

    我……

    又是谁……

    脑海中迷雾翻滚,有什么似乎喷薄欲出,但又好像差了一点点。迷迷糊糊之中,下课又上课,上课又下课。不知不觉到了吃晚饭的时候,石铁心却依然站在那里没有动,浑然不知东南西北。

    直到,他眼前出现了一个人。

    班主任,老贾。

    老贾倒背着手走到石铁心面前,看着这个学生。从他走后到现在一整个下午,似乎一动都没有动过。老贾心中气愤稍平,脸色没有那么难看了,觉得这家伙应该也不是故意跟他对着干。

    但是再看那迷迷蒙蒙好像梦游一样的眼神,木木登登没有一点灵动气儿的表情,老贾又重新怒不可遏,大声呵斥。

    “石铁心!你看看你,长这么大个子,还当过一卫状元,现在却混成这个样子?我知道你压力大,但男人连这点压力也承担不了吗?从精英班里掉出来又怎么了,哪年没有几个从精英班里掉出来的?”

    “咬紧牙关、鼓足力气杀回去啊!”

    “一天到晚跟喝醉了似得,你是放弃自己了吗?你对得起栽培你的人,对得起你自己从前的努力吗?简直是个混帐玩意儿!”

    “你”

    老贾大声咆哮,越说越气,把石铁心骂了个狗血淋头。但当他抬起手想拍一巴掌的时候,最终他还是忍住了。深深看了石铁心迷蒙的双目一眼,老贾摇摇头叹了口气,忽然意兴阑珊起来:“别上晚自习了,回宿舍吧。想睡觉你就睡觉,想学习你就学习,爱干啥干啥,老子不管你了。”

    石铁心眼珠一转,恢复了一点意识。

    睡觉?

    嗯,是应该睡一觉,脑子乱的很,睡一觉休整休整或许就好了。

    于是石铁心迈了迈腿就准备走,但一动不动僵立的时间太长了,一抬腿竟然一个踉跄,不由自主的朝老贾压了过去。石铁心人高马大,面前的老贾比石铁心矮了接近一个头,这一倒简直像一栋楼塌了一样凶猛的向他砸去。

    嘭,老贾猝不及防被砸了个满怀,两腿一个抽抽,满脸涨红勉勉强强撑住了石铁心。

    “软脚虾吗,混账玩意儿!”老贾火冒三丈,终于忍不住挥起铁掌嘭嘭的打着石铁心的后背。石铁心迷迷茫茫,甚至没有察觉到这一切。他努力站直身向着下意识中的方向摇摇摆摆的走过去,根本就没有理会被砸的老贾。

    老贾在后头把牙咬的咯吱直响,最终还是冲着石铁心一声咆哮如同狮吼:“你这瘪犊子,给老子滚去吃口饭!”

    将老贾的狮吼抛在脑后,石铁心晃晃荡荡走出教学楼,孤零零的走向操场,宿舍区就在操场后面。当他一只脚踏上操场的塑胶跑道时,上课的铃声突然打响。

    心中忽有所感,石铁心扭回头去看向了教学楼。正值夜自习,天色昏黑,但一间间教室通透明亮,一个个学子伏案苦读。搭眼看去,教学楼一栋连一栋,学子更是数不胜数。偌大学校,竟然安静的落针可闻。

    石铁心迷茫中微有所觉。

    我这是在……修习心术的圣地吗?

    再抬头,看向中间那栋教学楼的楼顶,那里有几个红彤彤的大字,夜下已经开了灯,正发出耀眼的光。

    “知识改变命运,学习成就未来”

    这红彤彤的大字似乎一下子砸进了石铁心的心底,石铁心神色一肃,心中明悟。

    没错,我确实是在修习心术的圣地。

    凤鸣一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