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最强太子爷 > 第二百一十三章 狼崽子

第二百一十三章 狼崽子

    “巴尔顿,新粹,以及刚刚被灭的永生军,都是你做的?难倒最近凶名远扬的天可汗就是你李道轩!”

    金洋东表情大变,对李道轩道:“李家庄园事件,与我金家并无多少关系,我愿意给出李先生满意的赔偿,我们坐下喝茶详谈如何?”

    “不要和我拖延时间!”

    李道轩抬了抬手指:“一个不留,杀!”

    金洋东死死看着李道轩,猛的抬起手枪,他的想法很简单,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

    只要控制住李道轩,那么他和整个金家就还有一线生机。

    但金洋东万万没有想到,他的手臂刚刚抬起,一道银光闪过,刺中他的肩膀处。

    金洋东只感觉持枪手臂,瞬间失去了知觉,罗永年飞身上前,一枪刺中他的手臂,向上一挑。

    金洋东的整条手臂都被撕扯下来,鲜血喷涌而出,金洋东抱着断臂之处,疼的冷汗直冒,银牙紧咬。

    “想控制我家主公,来一招挟天子以令诸侯对不对?可惜,有我足智多谋,英勇善战的文彪在,你怎么能够伤到主公!”

    范文彪装逼的说完,口中发出一声虎啸,飞身上前,单手成爪,一把将金洋东拎到李道轩身前。

    “我把全部财产都给你,只要你放我金家活路。”

    “钱?你认为我缺钱吗?或者说我李道轩会看得上你金家的那三瓜俩枣?”

    “宝物呢?在唐末时期,华夏局势动荡,皇室李家带人逃难到我南棒,因我金家先祖救下皇室李家,为表示报答,将此物奉送与我金家。

    现在此物就放在大韩第一银行的总部保险柜里,密码只有我知道,所以杀了我,你们也得不到这件宝物,当然如果你们因为可以对抗一个国家,那就杀了我吧。”

    李道轩轻藐的一笑:“你是在威胁我吗?你信不信我有一百种办法,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到时候你会跪着求我给你密码。”

    “李先生万事留一线,不要把事情做得那么绝,大不了我们拼个鱼死网破。”

    “鱼死网破?你这条小鱼有能力挣破我的网吗?”

    金洋东猛的大喊:“开枪!”

    数十人快速的掏枪朝向李道轩等人射击。

    可就在这时,一座假山重天而降,朝向人群中砸去。

    掏枪的众人连忙散开,但还是有十多人,被假山砸成肉饼。

    正是二傻出手,二傻大步流星的上前,抱起滴血的假山,再次朝向人群中丢去。

    黄巢挥舞着等离子剑,对着羯族士兵大喊道:“二郎们,开荤了,给我杀!”

    几十号人在数百羯族凶名的冲锋之下,瞬间便被消灭。

    李道轩看了看手腕上的时间:“给我把别墅中的人全部抓出来!”

    很快武将们拎着**名下人杂役、以及四名二十左右岁,环肥燕瘦、均是一副网红脸的摸样的女人走了出来。

    直到最后郭嘉,拖着一个看不出年纪,整个脑袋都包裹纱布的人。

    “这是的金家的小儿子,躲在家里的暗室中,如果不是我出手,差点就让这小子逃过一劫。”

    “小儿子?他被谁打成这样?”

    李道轩不解的看向郭嘉问道。

    郭嘉摇头苦笑:“整容以后还在恢复期,这个国家我也是佩服,男女都整容,哎……”

    被带出来的人,一个个双膝跪在地上,不停对李道轩说着求饶的话。

    李道轩不予理会,动了动手指,范文彪便心领神会的上前将金东阳绑上。

    李道轩对着几名杂役道:“你们就是伺候人的,我也不想杀你们,想不想活命?”

    “想!想!”

    “在这草坪中挖出一个深一米,宽两米的坑,我就放过你们,记住我只给你们三分钟的时间。”

    这群下人听到这话,连忙冲过去手忙脚乱的开始挖了起来,因为草坪泥土松软,这群人又十分的拼命,没到两分钟一个深约一米的大坑。

    李道轩一指四名网红脸:“你们都是金洋东的女人吧,想死想活?”

    “想活,我们想活。”

    李道轩一脚把断臂的金洋东踢进坑中,对网红脸笑道:“既然想活,那就给我往这个坑里填土,你们当中只能活下一半,如果谁填土的时候表现不好,就陪着金洋东一起死。”

    听到李道轩的话,四个网红脸二话不说,飞快的跑过去,用手开始往坑中填土。

    白皙的手指被沙土刮破,以前视如性命的美甲,也全部折断,四个女人此时看上去好不狼狈。

    “妈的,你们四个贱女人,老子好吃好喝供你们……”

    金洋东对着四个填土的女人,破口大骂起来。

    在生命受到威胁的时候,友情、爱情、亲情,都将受到极大的考验,对金洋东这种枭雄来说,任何刑法都不会让其说出宝物所在,只有这种自己最亲近人的背叛。

    加上至亲之人的背叛,让金洋东也打心底放弃了等来援军,不再拖延时间,当然这一切都是郭嘉出的主意……

    李道轩对金家小儿子道:“整容的小子,你如果想活命,知道该怎么做了?”

    脸上缠绕纱布的金家小儿子,连滚带爬的跑去加入填土的队伍当中。

    “金胜相,老子是你亲爸爸,你竟然也要杀我!”

    头上缠绕着纱布的金胜相,哭喊着道:“爸,父母都会为孩子舍弃性命,为了儿子我活命,只能牺牲你了……”

    “放你妈的皮,早知道你是这样的狼崽子,我当初在你生下来的时候,就应该一把掐死你!”

    很快土已经填到了金洋东胸腔位置,随着他每一次的喘息,胸腔变回前后浮动,可向后收缩的时候,便会被沙土把空间填满。

    所以此时的金洋东在胸腔的压迫下,喘息十分的困难,老脸憋得通红。

    “李道轩,我算你狠,竟然让我的亲人来杀我。”

    “只怪你所谓的亲人都是白眼狼,这可怪不得我。”

    李道轩双手抱怀,无所谓的瘪瘪嘴:“宝贝所在的保险箱密码说出来吧,要不然最多在过五十秒,你连说话的机会都没有,就会被你这所谓的亲人活埋。”

    金洋东紧咬牙关,决定道:“我说!”

    李道轩一脚踹在金胜相的身上:“就你这样还是亲儿子?比这群野娘们对你爸下手都恨,停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