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想再活八百年 > 第一百六十二章 广原示警

第一百六十二章 广原示警

    就在铁鹿疾速向前奔行之际,铁雕飞掠至云行路身边,道:“门主,你到我的背上来,我负着你,你可纵观全局,随时应付里面的危机!”

    云行路知道铁雕行事素来谨慎,当即点头答应,飞身骑到了它的背上。

    片刻后,他们几个便深入到了那片“青沼幻地”十数里内的地方,但见那里到处都是青色的小草和沼泽,而那些小草有不少竟还是灵草!不过,那些灵草的品级大多不高,而且还远未到成熟的时候,云行路只略微看了看便不再关注。

    那片“青沼幻地”的面积似乎极大,其内沟壑纵横,山峦起伏。待越过一座小山后,一阵动人心脾的灵风掠来,云行路不由大喜,暗想:“这里应是铁鹿所说的最佳之所了吧?”

    这个想法刚刚冒出,他同时还看见了附近竟有十数道身影,而且其中有不少竟还是他比较熟悉的,这些人中除了白虞娇和刚不久跟他打斗的那位构神境修士外,还有邹乾河、章约慈、白深灵、海廉士、储电冰、年杰、田威达、殳广原等人,大部分都是他前不久在那株翼红果树旁边见过的。这些人分成了两拨,相距里许,各自都坐在地上,看样子是要准备修炼了。

    正如他所料,到了此处后,铁鹿果然慢下来,并径直朝一块四周正散发着黑雾的柱状巨岩奔去。

    见铁鹿所去之处有些特异,云行路知道铁鹿必有深意,当即便让铁雕快速向那个地方掠去。

    那位前不久与云行路动过手的构神境修士见云行路骑着一只大雕凌空飞掠,看起来一副极为孟浪的样子,不由地来气,对身旁的田威达道:“田兄,这小贼也太张狂了吧!竟敢骑着大鸟在这里到处乱飞!哼!他明明看到了咱们这些人,竟然仍旧骑着大鸟四处招摇,真是不把咱们这些人放在眼里了!”

    田威达自然早就看到了云行路,他笑了笑道:“娄兄,人家张扬人家的,不关咱们的事吧?”

    那人名叫娄道清,是继天门的一位修士,自视向来极高,不意今天竟败在了云行路的手下,心中着实不忿,见田威达这样说,当即便道:“哼!怎么就不关咱们的事?田兄,不管怎么说,咱们这些人也是构神境的修士吧?在从泰门进来的这一组修士当中,咱们的修为该是最高的了吧?这里面的事该由咱们这些人说了算才对,对吗?可你看看,这小子见了咱们那样子,好像压根儿就没看见咱们似的!田兄,我有个想法,我想咱们两人联手,将这小贼好好教训一顿,你看如何?”

    田威达摆了摆手,道:“娄兄,你修为比我高得多,若要在这里选一个能话事人的话,我看那人一定是你!所以,若要收拾那小子,我看还是你自己动手好了!至于我,我曾经跟那小子动过手,我不是他的对手!”

    娄道清知道田威达虽然孤傲,并且向来对输赢看得极重,但他对输赢从不含糊掩饰,输就是输,赢就是赢,此时,他既然直承自己不敌人家,那就肯定不是人家对手。

    田威达见娄道清一脸懵燃,道:“承认我输给他虽然是件不光彩的事,但跟人比斗争胜,输了就是输了,这也没什么好隐瞒的!娄兄,这小子叫云行路,来历有些神秘,如果没有什么解不开的仇恨,我看你最好不要招惹他!”

    娄道清听罢,不禁喃喃道:“云行路,云行路,这小子是从哪里突然冒出来的,以前怎么没听说过他?”

    在他不远处,白虞娇正充满恨意地盯着他,恨不得上前将他一剑杀了,但她知道,自己的这个想法根本就不现实。

    就在此时,坐在他身边的殳广原道:“虞仙子,这娄道清自有他张狂的资本,你若想在这里找他报仇,那可能性可以说是微乎其微!我想,咱们泰清洲总还有说理的地方,等咱们将来从恒道塬出去后,你可以让你父亲出面,请祢盟主出面主持公道,甚至还可以约上一些名门正派的朋友直接找上继天门,向郭太修门主直接讨还公道!”

    白虞娇无奈地点了点头,悻悻道:“看来也只能如此了!”

    殳广原见她情绪不高,不由叹了一口气,他早就知道,像娄道清这样的所谓的名门弟子,一旦进入恒道塬这样的地方,立即就会露出他们的本来面目。正想安慰白虞娇几句时,只听白虞娇也跟着叹了一口气。

    他侧过脸去,望了望白虞娇那娇美无匹的脸庞,再看看她不含多少机心的眼神,心中暗叹:“这女子从小就骄纵惯了,以为在这恒道塬里也可以像在外面那样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真是想得太简单了!唉,前不久,若不是她自以为是,单独行动的话,怎么可能差点遭了娄道清的毒手?那娄道清狼子野心,看上的何止是她戒指中的宝物?估计连她的人也一并考虑在内了!唉!真不知道她是怎么逃出那娄道清的追逐的!现在看来,这恒道塬中可并不是什么真正令人向往的好去处啊!”

    就在他这边想着的时候,云行路已由铁雕载着到了那四周散发着黑雾的巨岩旁边。

    殳广原一愣神,连忙叫道:“行路道友,千万别过去!那地方有毒!快到我们这边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