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之先赚一个亿 > 第一百二十八章配料有问题

第一百二十八章配料有问题

    说干就干,推土车,搅拌车,挖土车,开始疯狂的运作起来,村民们不约而同的组成了修路大军,混合搅拌,浇筑,一天的时间就造出了百米长的水泥路。

    高哲带头抗沙包,拉水泥,忙的满身是汗,回到家早就累得全身酸软,于梦和李璐看在眼里,心疼不已,但知道高哲是在造福全村的人。

    可矛盾还是发生了,大部分的村民缺少专业的修路技巧,只知道一味的蛮干,而且大部分的人员都是十里八乡动员过来的,缺乏团结和沟通,修了一半的公路塌方了。

    高哲得知后,第一时间就到了现场,但是现场却爆发了大规模的争吵,原因是谁都不愿意承担这件事的后果。

    “哲哥,我怀疑是有人故意搞破坏。”高猛看到高哲过来,低声道。

    “怎么回事?”高哲神色一冷,高猛这样说一定是有所发现。

    “哲

    哥,你看。”高猛领着高哲到了事发地点,指着地上还未干的水泥示意。

    高哲的视线顿时看了过去,只见水泥上有着大片的水渍,但是按理来说,早就应该干了。

    配料有问题!

    高哲的神色冷了下来,配方都是工程队给的,调配的都是有经验的老师傅。

    “工程队怎么说?”高哲没有断然怀疑施工队,这样的低级错误,工程队应该不会犯。

    “他们说是沙料有问题。”高猛皱眉道,沙石都是从山上开采的,当时也是工程队确定能用的。

    “工程队长在什么地方?现在这事谁在处理?”高哲扫了一眼远处正在吵闹的村民,但是钱百万和那些村长却不在,工程队长也不在。

    “他们”高猛欲言又止。

    “我问你在哪?”高哲心中早就升起了无尽的怒火,修路工程刚刚开始,就出了问题,竟然还没人处理。

    “在东方饭店,今天是钱百万村长的六十大寿,钱多富组织了寿宴,村长和工程队的一些管理人员都被请去吃饭了。”高猛的眼中也露出怒气,这钱可是高哲一个人出的,高哲没日没夜的苦干,他们却聚众吃喝。

    高哲二话没说,就向着饭店赶去。

    果然,饭店的门口上拉着一条横幅,“祝父钱百万村长六十大寿”。

    在门口迎客的正是钱多富,钱多富看到高哲,堆笑的脸顿时布满了冰霜。

    高哲出资修路,使得他现在在村民中的呼声很高,钱百万马上就要离任了,本来钱多富是很有希望的,但是之前派人毒杀猪崽让高哲抓了个现行,使得他身败名裂,几乎阻断了他成为村长的道路,所以他对高哲是恨之入骨,但却偏偏拿高哲没办法,只好终日借酒消愁。

    “哟!哲哥来了。”钱多富强压着愤恨,对着高哲笑脸相迎,今天是钱百万的六十大寿,钱多富一方面想让自己父亲重新支持自己,另一方面想趁此机会,好好公关一下,借机洗白。

    但他没想到高哲竟然来了,他压根就没通知。

    “怎么?听你的口气,我好像不能来?”高哲笑着开口,却是玩笑的语气。

    “哲哥,你这是哪里话,这不是见外了吗?我正准备派人去请你呢,我爹大寿怎么能少了你这个大善人!”钱多富哂笑道,随后迎着高哲进了饭店。

    “呦!大侄子!你来了!”钱百万看到高哲,自然是高兴异常,高哲出钱修路,让他在退任前的履历上留下了光辉的一笔,之前的恩怨相对而言,就显得微不足道了。

    “当然要来!而且还给你带了一份大礼!”高哲笑着道,随后目光就扫到了正在和其他村的村长敬酒的工程队长。

    钱多富这时突然接到了一个电话,随后脸色大变,高哲去过现场了!

    “哎呀,大侄子你能来我就很高兴了,还带什么礼物呢!”钱百万一脸的喜悦,自己怎么就养不出这样的儿子呢。

    “哲哥!哲哥!”钱百万这时突然冲了进来,打断了正要开口的高哲,一把将他拉到一边。

    “算我求你,你今天可千万不能再寿宴上闹事啊!”钱百万急的脖子都红了,高哲的脾气他是知道的,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主。

    他要是在寿宴上把公路塌方的事说出来,寿宴可就全毁了!

    “公路塌方,你们却在这里大摆寿宴?”高哲气不打一处来,现场那么混乱,他不信这些人就没得到消息,但是却装作毫不知情,在这里聚众吃喝!

    高哲的声音很大,整个饭店顿时鸦雀无声。

    “什么塌方?”钱百万的脸色大变,他没有得到一点消息啊,但是他不知道的是,消息全部都被钱多富给压下来了,钱百万的手机也以安心过寿为名义被他拿走。

    “钱大村长,出了那么大的事,你不知道?”高哲毫不客气,在他看来,钱百万就是万恶之源。

    “我从早上到现在一直在这里,没有听说工程出事。”钱百万说完,神色突然一变,指着钱多富怒吼道,“畜生!把我的手机拿来!”。

    钱多富恨恨地看了高哲一眼,然后将钱百万的手机递了过去。

    钱百万看到手机上密密麻麻的未接电话和通报工程出事的短信,只感觉头脑一沉,整个人便向后倒去。

    “爹!”钱多富倒是眼疾手快,在钱百万倒地之前,将他拉了起来。

    “逆子!”钱百万指着钱多富骂了一句,就直接昏厥。

    高哲微微一愣,这钱百万看起来倒是明显不知情,但是在场的各村的村长和工程队的人却逃不了干系。

    所有人都盯着高哲,心中暗道不好,公路的事,他们大多都是知道的,但是却为了参加钱百万的寿宴,而没有前去处理,才导致现场发生争端,陷入混乱。

    “所有的村长和工程队的人都站起来!”高哲冷声道,他的话音落下,足足过了两分钟,工程队队长才缓缓站了起来,高哲是他的金主,这些个村长不熟悉高哲,就算他出现修路,功绩也是算到高哲和钱百万的头上,所以他们对高哲并不感冒。

    “好!”高哲狠狠咬牙,然后指着工程队长道,“你跟我走。”,随后大步流星的离开了饭店。

    高哲走后,饭店里便喧嚣起来,大都是指责高哲不看场合,不懂规矩,不知道尊老。

    “你为什么不到现场?”高哲边走边问。

    工程队长额头上顿时浮现出冷汗,若是因为这件事惹怒了高哲,撤资的话,他可就亏大了。

    “是村长的儿子告诉我,他已经派专人来处理了。”工程队长实话实说。

    “如果只修一条从草甸村d县城的大路需要多长时间?”高哲的眉头皱了起来,怎么哪里都有钱多富的事?

    “两个月左右,草甸村的地理比较平坦,又有泥土路的基础,修起来会比较快。”工程队长想了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