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你真是个天才 > 第64章 奋起直追

第64章 奋起直追

    “不必紧张,虽然看起来可怕,但魔种移植仪式已经非常成熟了,整个过程不会有什么痛苦,更不会有丝毫风险。”

    圣殿外,原诗劝慰着白骁。

    “红山学院的安全保障更是举世闻名,自从学院创立以来,近1800年的历史中,在移植仪式中因事故而伤亡的学生不足百人。近两百年来更是只有区区三人。以清月的天赋和准备,又有大宗师守在门旁,不会有任何问题的。”

    白骁点点头,这些理性的分析,不必别人说他也想得到。

    但现在的客观事实,太过反常了。

    清月走入门中已经太久了。

    一般的学生,完成移植仪式只需要几分钟,所以前面140多个学生完成仪式,也才刚刚到午后时分。

    但清月已经在门后停留了接近半个小时,以至于门外的议论声也越来越纷杂。

    情况实在太特殊了,以至于原先对清月信心十足的人也变得浮躁起来。有人怀疑她是被陆的压力逼迫地心态失衡,在仪式中遭到反噬,也有人说天才的世界不能以常理忖度,或许魔道公主的魔种移植本就比常人耗时要多些……众说纷纭,唯有朱俊守在门前一言不发,也面无表情……但阴沉的情绪波动却不断扩散开来,让一些心存好奇,想要询问的人不由止步。

    或许门后的清月并没有遇到什么危险,但也必然是遇到了极端反常的事情。

    当然,如同一些人议论时所说,天才的世界不能以常理忖度,清月那般绝世天才如果像一般人一样平平常常完成仪式,反而会让一些人感到失望,但是……

    想起清月在门前的那句话,白骁总觉得事情有些古怪。

    那句话,有点太不清月,又有点太清月了。一时间,白骁也很难清晰地梳理出自己的思绪,只能在门外紧皱着眉头,默默等候。

    好在,门后的少女,并没让他等上太久。

    嗒、嗒……缓慢而沉重的脚步声中,少女从黑暗中显出纤细的身影。

    比起进门前那个信心洋溢的阳光女孩,现在的清月显得异常虚弱,甚至就连那自信而执着的姿态也变得迷茫起来。

    甚至说得严酷一些,此时的清月,完全是一副失败者的姿态。

    但是……那与陆几乎同等强度的魔能波动,却是丝毫也做不得假的。而朱俊也在此时,带着惊讶的语气说道:“这……神秘113,序位9。”

    很多人顿时松了口气,这个结果,算是不出所料吧,不愧是魔道公主,永恒的陆+1,无论陆再怎么超常发挥,她总能更胜一分。

    不过也有人略感遗憾,因为归根结底也只是更胜一分罢了。较之她在新生入学试那惊才绝艳的成绩,这113,序位9的结果,反而显得有些许……平庸?

    因为她的比较对象本来也不该是陆!陆虽然天才横溢,却终归只是局限在十年范畴内的天才,若是将时间轴拉长到百年,地域范围扩大到东西大陆全境,那么比陆更胜一筹的人才比比皆是!

    清月被朱俊称誉为史无前例之才,那么她的比较对象就该是人类的整个魔道史!

    而与那些惊天动地,一己之力改变文明格局的天才相比,113的结果只能说是平庸。虽然绝对分数上,她已经凌驾于诸多伟人之上,但那只是因为当时的魔道环境远不如现在发达,在开天辟地的意义方面,清月这开门红并不比前人更加耀眼。

    何况就在清月身旁,就有一位丝毫不逊色的天才。

    原诗,生化113,序位7(当时成绩)。而传闻东大陆圣元皇朝的太子殿下更是在议会的原始母巢中拿到了评分接近115的传奇魔种,以初始魔种跻身议会至高序列之中。与之相比,清月这结果说一句黯然失色也不为过!

    看来就算是魔道公主,终归也不可能打破一切常识,粉碎所有的极限啊。

    但是还没等人来得及感慨,朱俊又说道:“神秘113,序位10……你真是比我想得还要疯狂啊。”

    人们闻言顿时感到不可思议。

    这是,什么意思?

    为什么大宗师要公布两次结果?而且这两次结果是不是有些奇怪?

    神秘113,然后序位9,又变成序位10?难道就刚刚片刻工夫,有人晋升了魔种,将清月的序位挤了下去?不可能吧,传奇级的魔种晋升,基本都要在母巢中进行,而刚才进入圣殿直面母巢的只有清月一人啊……

    还是说,序位9和序位10,是两颗不同的魔种?

    清月刚刚连续移植两颗魔种?!

    世上还有这种事吗?

    一时间,所有人心中的震惊,已经让他们失去了话语的能力,就连目光都呆滞起来。

    第一次移植魔种就连续移植两颗,这种事……别说史无前例,就算在学术理论中,也不曾有人认真考虑过。哪怕是异想天开的魔道异论中,也不会鼓励新人去做这种尝试。

    根本是自杀!

    首先是移植魔种的过程,如同进行一场规模巨大的手术,对人体的生命力有着极其严重的消耗,体质稍差的人甚至承受不住一次移植的消耗。而连续移植就更不必说。

    其次,的确有少数身体健壮的人,会选择在初始仪式上多次移植,但那多半是因为第一颗魔种不如人意,于是立刻排除魔种,进行二次移植。

    而这种二次移植,大多数也没有什么好下场,经历过第一次移植后,魔道士身心俱疲,短时间内状态正是下滑到谷底,强行移植很可能结果还不如第一次!而等到他们回复了状态,第一颗魔种早就根深蒂固,难以清除了。

    即便如此,二次移植也是建立在第一颗魔种被清除的基础上。

    因为同时拥有两颗魔种,对于还没开启魔识修行的新人来说,就像是将两个人格强行塞到一具身体之中,不精神分裂才怪了!

    但清月却偏偏就选择了这种自杀的行径,并顺利地拥有了两颗序位级的传奇魔种!

    她是怎么做到的!?

    她是怎么敢做这种事的?

    或许……这就是天才?

    清月的身姿仍摇摆不定,目光却逐渐恢复清明,面对老师的关切,疲惫地笑道:“幸不辱命。”

    “没人命你这么逞强!”

    就在此时,一道黑影以惊人的速度闪烁而来。

    白骁一步就迈到清月身前,摸出腰间的骨刃就要割腕放血……

    “住手!”朱俊大吃一惊,连忙伸手制止,却感到指尖隐约传来一阵反震力道……

    不过,宗师神通终归不是未成年的雪山猎人能够抗衡,白骁的动作顿时停在半路。

    “你不要添乱了,她已经不再是雪山时候的她,盲目喂血,对她没有任何好处。”

    白骁皱起眉头,无奈地应了一声。

    这个道理他自己又何尝不清楚,清月在雪山承受的红月诅咒,本质上是一种强烈的魔能侵蚀,而他的血液能化解这种侵蚀,显然是和禁魔体有关。但现在清月已经是魔道士了,可以娴熟运用魔能实现神通,那么以禁魔体的血液灌输过去……

    但清月这个样子,也实在令人担心。

    朱俊解释道:“她只是太勉强自己了,明明身体才刚刚调理好,就搞连续移植……那只是我在写随笔时的胡乱涂鸦,连称为异论的资格都没有,你怎么就敢当真了!”

    大宗师一边说,一边取来一瓶幽绿的药水,喂清月喝了下去,让少女的脸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如常。

    大宗师见状也是松了口气,这价值万金的生命药水果然准备地没错,来之前就感觉到清月这孩子要出人意料,所以特地买了一支……不过,想到这生命药水的价格,大宗师也是不由肉疼。

    但下一刻,他就感到手中多了一枚晶莹之物。

    白骁以出神入化的手法,将一枚龙之泪塞入朱俊手中,然后顺势抱过清月。

    少女被他抱在怀中,却不由嗤笑出来:“其实我已经没事啦。”

    “我知道。”

    “好吧。”清月也不挣扎,闭上眼睛,“我要休息一会儿,你也别光顾着我,下一个就到你了。”

    之后,她忽然又睁开眼睛:“现在是二比零,你可要奋起直追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