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十三印 > 第一百六十二章 留青城

第一百六十二章 留青城

    留青城以城中留青楼而命名,顾名思义在此楼中男子无不把青春留在此楼。

    留青楼是掌握着城市的经济命脉,所以地王府派了两名非常善于管理的人来驻守此城。

    众人在林苞的带领下在夜幕降临之时终于来到了城外,陆离等人走在宽大光滑的石板路上,石板缝隙中的杂草都已经来往的人流给踩平了。虽然天色已晚,但是和陆离等人一同进城的陌生人还是不计其数,这座城池不仅没有看门人,就连城门也好像永远不会关闭似的。

    陆离讶异地看着与他一同进城的陌生人。

    那名陌生人带着酒意笑道:“小鬼~看什么看,年纪轻轻~也不是什么好鸟!”陆离没有理会继续前行。

    陆离看此城镇之中灯火通明,他怎么也想不到兽族如此繁华!一列城镇的巡逻士兵一边喝着一边调戏着路边衣着暴露的年轻女子,这些女子皮肤雪白妙容较好,单看容颜像极了大家闺秀。

    陆离见士兵调戏女子刚想打抱不平~可谁知~

    陆离怎么也想不到那些三五成群的女子居然接受着士兵的调戏,还时不时发出淫笑,这让陆离大跌眼界!

    被调戏完的女子,一边奔跑一边互相拉扯着衣服嬉闹,只见女子们进入了一家大排长龙的店面,陆离抬头一看~留青楼三个大字映入陆离眼中。

    陆离看着此地如此混乱便向林苞询问道:“这到底是什么地方如此混乱!”

    “你看啊~这不就留情楼嘛!”

    “这是做什么生意的?”

    “肉~肉的生意~”

    “吃肉?”

    “人肉!”

    “什么?想不到兽族居然还有吃人肉的店面!”

    林苞又好气又好笑道:“哎哟~什么思路!玩的人肉!”

    看着林苞不同以往的笑容又结合着刚刚那些女子的言行,陆离一下子明白此处是干什么的。

    陆离羞红着脸说到:“林苞兄弟!你怎么带我来这种烟花之地!”

    林苞笑道:“你不都结婚了吗?怎么还这么害羞?”

    “不不不~我不会做对不起嫣儿的事!”

    “你这人怎么这么顽固!”

    陆离叹气道:“我看你平时谈吐斯文,想不到还有这爱好,真是有辱斯文!”

    “这你就有所不知了,一个城镇的接纳性决定了一个城镇的繁荣程度,而发达留青城便是个包罗万象的城镇,而留青楼则是这座城镇的特色!”

    就当陆离左右为难之时,陆筱雯突然说道:“走~进去看看吧,我也没来过这种地方。”

    “啊~你也要去??”林苞诧异道

    “废话,难不成你们留我一个人在这?我就想进去洗个澡~”

    “洗澡啊~应该有,应该有!不过这家店离城门比较近所以生意这么好,我们换一家吧!”

    陆离诧异道:“什么!不止一家留青楼?”

    “当然,因为生意好嘛~很多人都想来这自立门户,但留青楼有着地王府做靠山,别人开的店没一会就会被留青楼吞并,久而久之这留青楼就越开越多,我出走之前大约有二十几家吧,这家算是规模比较小的,我带你们去最大的那家!”

    芈笑道:“恐怕这座城镇除了留青楼也没什么地方可去了~”

    陆离无奈道:“那好吧,那就跟林苞兄弟走一遭吧!”

    陆离等人在留青城中走了整整一个时辰,这一个时辰中他们经过了五家留青楼家家门庭若市,这座城市处了留青楼外处处灯火通明就像是一座不夜城一般。

    众人走了这么久仍然不减惊讶之情,这繁华程度与他们心中落差太大一下子接受不了!

    而陆筱雯略显淡定道:“林苞~还要多久,一年没洗澡了,我真的要忍不住了!”

    “到了!”林苞眉开眼笑的一指,众人顺着林苞手指方向看去,就连刚刚稍显淡定的陆筱雯都憋不住脸上的表情,其富丽堂皇程度不亚于魔族的玄金宫,在这留青楼外能轻微听到里面喧杂的叫喊声。

    陆离问道:“这边这么豪华为何反而不用排队呢?”

    “这边只允许熟客或者兽族本地人且比较有地位的进去~”

    “那我们怎么进去?”

    林苞笑着掏出一块印着地王府大字的红色玉牌道:“诺~这个玉牌只有一百多块,有了这块玉牌你们便是地王府尊贵的客人,自然能够进去!”

    “看来你小子常来啊!”

    “偶尔偶尔~偶尔放松一下!不过你们要收拾一下,我们现在这样进去杀气太重了。”为了安全起见,众人把兵器都放进了陆离的乾坤镯中,而陆筱雯也稍微归置了一下自己以免别人注意到她的性别!

    林苞高举玉牌走在最前面,带着陆离他们浩浩荡荡的进去这家留青楼,这玉牌仿佛带着天生的吸引力,众人还没靠近大门呢~一个中年妇女浓妆淡抹的走上前笑脸相迎道:“哟~地王府的贵人呐~欢迎欢迎,你们来的可真是巧啊~好戏还没开始呢!哟~您身后这些是何人呐?”

    林苞双眼带着怒光吼道:“地王府的事要你管吗!”

    被这一喝老鸨吓的直哆嗦,缓缓抬起头看着林苞那重度烧伤的面孔,心想此一行人定非等闲之辈,多一事还不如少一事~于是自打十几个耳光道:“是小人不知分寸,还请大人恕罪~您几位里边请!”

    众人随着林苞的脚步慢慢进入这座最大的留青楼,陆离见林苞怒气不减便好言相劝道:“至于和那老婆子置气吗~她也是帮人干活的!”

    “哎呀~您有所不知,这些人逼良为娼不是什么好人!”

    陆离笑道:“那你还来捧他们场?”

    “要是我不来捧场,那里面的姑娘接不到客人又得遭到非人的待遇,这让我于心何忍!闲话不多说,我们进去吧~”

    一开门就像煮沸的锅被掀开一般,喧杂的人群声音伴随着香薰产生的烟雾扑面而来。

    陆离等人进入的是前厅,前厅分为两楼,楼上是一间间以透色白纱为窗帘的雅间,一楼则有着许多的餐桌,餐桌之上形形色色的人喝着大酒搂着佳人甚是欢乐。

    可左拥右抱还是满足不了这些贪婪的男人。

    他们没一会功夫眼睛就会朝着一楼大厅最中间搭建的高台看去。此高台整体为大红色,在高台一侧是锦绣扶手与翠玉台阶。高台与二楼的雅间保持着同一水平高度,这主要是为了让雅间的贵客方便观赏。

    看着架势陆离不禁说道:“这里这么豪华,消费水平应该不低吧!”

    林苞估摸着说到:“不算姑娘的费用,饭菜酒水差不多一人一千金,姑娘这种按等级一般点的一千五百金左右,要是极品的几十万甚至上百万金!”

    “妈的!逼上镶了龙烁石了?”(为了表达气愤,希望大家别举报我!)陆离怒道!

    “哈哈哈~这还算小意思,要是今日在场有老板看中花魁的,那今日花魁的收益上限就不可估量咯~!”

    陆离摇头叹气道:“哎~二弟~你钱带够了没啊?”

    被这一问玄影瞪大双眼道:“钱~我哪有钱!!”

    “啊?你不是说你赚钱猛的很嘛~我还以为你有钱呢!”

    玄影瞬间无语冷笑道:“哇~不是你说带我们喝酒的嘛,你这样有点不讲究啊~居然想让我请客!”

    林苞瞬间感觉到了不妙弱弱的说到:“我们拿着地王府的玉牌这进来了不做点什么就出去恐怕会被调查的,但这要是嫖霸王妓,肯定会惊动地府王那些权力最大的人,到时候我们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陆离也不曾想到局面会发展成这样对着大伙说到:“快快快~谁身上有钱!”众人象征性的掏了下口袋,都是身无分文的主,大家尴尬的看向陆离。

    陆离手掌重重的拍向脑门叹着气一言不发,就当众人一筹莫展之时,芈在众人身后单掌高高举起大声喝道:“慌什么慌!一看就没见过什么世面!”

    众人回过头讶异的看着芈,陆离十分不信任的问道:“难道你有什么办法!”

    看着众人的表情芈道:“哎~你们都知道我穷,不相信我~这我不怪你们,但是!你们别忘了我可是在底层摸爬滚打上来的!”

    看着芈一本正经的样子,陆离笑道:“那你以前在黑市没饭吃都是怎么解决的!”

    芈转过身缓缓说道:“哼~这个~客栈胡同~残羹剩饭!”在留青楼如此热闹的环境,芈说完这句话,众人还是能感觉到他的凄凉!

    陆离拍着芈的肩旁心疼道:“好了,别说了!是不是要我哭给你看,你才开心?”

    谁知芈双眼略微有些红润但却十分乐观的转过身大声道:“但是!我也是个会享受生活的人,每年生辰我就会来这种地方饱餐一顿!”

    “残羹剩饭?”

    “当然不是!都是新鲜的!来这里寻欢作乐的人总会有几个家中不便偷偷过来的,我就算准时机狠狠敲他们一笔!”

    “你这样会不会有点不讲规矩啊!”

    芈笑道:“我知道这样不规矩,所以一年一次,在生辰的时候我才会这样犒劳自己!”

    “不对啊~你不是孤儿吗~哪来的生辰?”

    “我都这么惨了,还不能随便选个日子犒劳自己吗?想请你们吃一顿,还这么刨根问底,把命都给你们好不好?”

    本来尴尬的众人被芈逗笑,陆离搂着芈的脖子大笑道:“好好好~那我们就跟在芈大侠身后看看他是如何白手起家的~”

    说罢众人跟着芈的脚步走上前厅二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