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别说你是谁 > 第177章 人未死魂已消

第177章 人未死魂已消

    就在王可行的神识接触到那根巨大眼眸的一瞬,他觉得自己的魂体为之一震,他匆忙收回神识。

    就在王可心撤回神十的一瞬间,他发现自己的魂体中似乎被注入了一种东西。

    这东西迅速扩入他的身体之中,燃烧着他的灵魂,让他逐渐变得烦躁起来。

    王可行怀疑是自己刚才使用了神识,才引动了这样的攻击,好在,他接着没有其他异样的感觉。

    他运起体内的真武之气,几个小周天运转下来,他觉得气脉畅通了很多,但那种躁动的感觉依然强烈,依然让他心潮澎湃,无法平息。

    王可行一时间觉得心中愤怒无比,觉得自己无缘无故的收到到这些人的疯狂袭击实在是岂有此理。

    心中越发恨意滔天,他恨不得杀了眼前这些人,吃他们的肉,喝他们的血。

    魂体中的魂力动荡不己,这也引起了他体内的气血翻涌震荡。

    他知道自己这种情绪很不正常,一定是受了刚才的的那种影响。

    那只巨大的眼眸为什么要给自己的身体中注入了愤怒的火焰?

    这家伙一定想让自己疯狂的和眼前这些人互相拼杀,也许眼前这些人和他一样,都曾遭受过这样的入侵从而变得这么嗜血好杀!

    究竟为什么人要给这些人注入嗜杀的残暴,让他们互相残杀他的目的在哪里呢?

    王可行见过太多的阴谋和诡计,经历过太多的凶险,他知道,很多人只不过是别人手中的棋子,很多人只不过是别人手中的工具而已。

    而那些阴险狡诈的阴谋家们经常在幕后操纵着这一切,他们自以为自己是一切的主宰。

    就像军阀们手中的士兵,他们只不过是大军阀争权夺利的炮灰罢了。

    王可行叹了一口气,也不知道这秘境中究竟谁在下着这盘棋,又或许这秘境竟然也只是一个棋子罢了。

    难道真像他了解到的那样,世界即将崩塌,所以要在这最后危机到来时刻,给所有的众生一次机会吗?

    王可行有时候也在怀疑着这种观点,因为这里面的很多东西都无法证实。

    王可行微微运起神识在体内流转,慢慢地驱除着这种暴躁的魂力。

    同时为了迷惑对方,王可行大喊大叫显得疯狂无比。

    王可行有一种感觉,他感觉那只巨大的眼眸,依然在注视着他。

    于是,他用自己没受伤的那条右腿,一脚踹向了老者,老者又是一声惨叫被踹飞了出去。

    老者的身体重重的撞在旁边的一个石阶上,老者的嘴中喷出了鲜血。

    周围众人也不管那老者,继续疯狂地向王可行攻击。

    王可行此时也没有别的办法,既然这帮家伙人被激的只知道玩命,那就只有把他们打服了才行。

    但王可行并不想把这些人全打死,于是便收起了气魂双刃,便只用外力收拾这帮家伙。

    王可行双拳疯狂地挥舞着,并在这胡乱的挥舞中不时加入了“真武九式”的掌法。

    双掌上下乱拍看似没有章法混乱无比,但却打得这些人惨叫连连。

    只不过是一两分钟,周围的人都已经痛苦不堪地倒在地上,再也没有人敢再冲上来了。

    王可行装作累得气喘吁吁,趴伏在地上显出了精疲力尽的样子。

    就在这时,他感到那道阴冷的目光,逐渐离开了自己的身身体。

    这时倒在地上的的老者已经醒了过来,他挣扎着翻起身,双眼通红,喷出了愤怒的怒火又捡起了那杆长枪,一枪一枪地拼命刺向王可行来。

    这让王可行很是气恼,这老头简直是不死不休的节奏,且他的每一枪都刺向王可行的要害,纯粹要把王可行置之于死地。

    王可行此时心境实际上已经平静了,依然装作疯癫的狂叫着。

    王可行明白看来不干掉这个作死的老头,今天是无法收场了。

    他已经探查过周围这些人的身世,最邪恶的就是这个被称作堂主的老家伙。

    找到了一个机会,王可行抓住长枪往回一带,那老者便被硬生生地拉了过来。

    王可行的左手夹住那老者双臂,右手扳住那老头的后背猛的一推,顺势一扭。

    咔嚓一声,老者的双臂被折断了,剧痛让老者便停止了挣扎。

    王可行愤怒地吼道:“你们谁敢过来,我就弄死他;你们这些人为什么要杀我,我和你们究竟有什么深仇大恨?”

    老者痛苦地哀嚎着:“我不杀了你,你也会杀了我们!”

    王可行呼叫着:“我今天受了伤,刚一进来就被你们这帮人围攻,你们到底想干什么?”

    老者一边呻吟,一边大叫着:“这是明王府的名人堂,难道你不知道吗?进来的人都得死!”

    众人也听到了这句话,眼中透出了一种无奈的悲泣神情。

    王可行大叫着:“为什么进了名人堂都得死?”

    一个躺在地上的大汉悲哀地说:“明王府有规定,名人堂每天必须死一个人。”

    王可行问老者道:“那你是谁?”

    老者得意地说道道:“我在这里活得最久,而且我的功力最强,所以我就是现在的堂主!”

    王可行听到这话感觉有些可笑,难道你是堂主,你就有权每天乱杀人?

    王可行不屑地说:“那我杀了你,我岂不就是堂主?”

    还没等老者回话,旁边一名大汉边喊道:“壮士你若杀了他,你就是堂主,我们今天就不用再死人了!”

    听到那大汉的话,王可行颇有些玩味的看着那老者。

    老者听了这话也是惊怪不已,他开始拼命地挣扎着。

    王可行明白,这大汉说的果然是事实,但他不想杀人。

    想到这里王可行双手一抛,就把那老者扔到众人眼前。

    众人见到老者已受伤没有反抗能力,便一拥而上活生生老把老者掐死了。

    以前说话的那名大汉对王可行道:”谢谢堂主帮我们杀了他,这家伙杀了我们很多人,还整天给我们下毒,这家伙死有余辜。”

    旁边的几人依然还不解气,还在踢打着老者的尸体。

    王可行微微散出的一缕神识,却惊讶地发现那老者的魂你,在被众人掐死之前便突然消失了。

    王可行知道,人通常在死了以后,魂体才会漂移出来,而并且并不会马上消失,眼前的这一幕背后一定有古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