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三国之炎朝霸业 > 第两百六十三章:明卫~暗卫

第两百六十三章:明卫~暗卫

    “抽?”

    由于现在就只有姜维和孙云两个人,再加上两人都离的还算近,导致孙云刚说出口,虽然说的声音还算小声,但是这种距离,等到自己反应过来以后,已经来不及了。

    “额……我说的是找。”

    孙云努力的纠正道。

    “嗯,不过二公子,如果真要寻找一个能够管理情报卫的人才,恐怕很难啊。”

    虽说孙云刚才说了奇怪的字眼,但姜维也没有去在意,毕竟孙云一直以来给人的印象就是,稀奇古怪,奇思妙想,对此姜维便没有去深究,而是对孙云刚才说的话,提道。

    “嗯,也是,希望我运气能好一点吧。”

    孙云表面上的点了点头,不过心中却是偷偷的暗道:“反正我有系统,要一个能够管理情报卫的人才那还不简单?”

    不过,孙云并没有去明说而已。

    “哈哈,不过二公子竟然要建立情报卫,自然就有一些构思,不知二公子你的想法是?”

    姜维哈哈的笑了一下,便问道。

    “嗯……其实也就是初步的想法,其一我想建立情报卫,并且将其分为明卫和暗卫。”

    孙云略微的思索了一下,随后便提出了心中的构想。

    “明卫?暗卫?”

    姜维并不是专攻情报这一块的,所以对于孙云提到的这两个词语并没有特别的理解,反而是疑惑的重复了一次。

    “嗯,明卫则是负责收集情报,已经各城池之中的消息,比如如果现在我们已经设立了明卫的话,我们定然不用如此等候斥候回报消息,而是提前知道广宗城的具体情况,现在我明卫的初步人选定为能够融入商队,或者说百姓之间。”

    孙云点了点头,缓缓的解释道。

    “原来如此,这便是明卫吗?那,暗卫呢?”

    姜维听完明卫的讲解,也是受益匪浅,对于孙云的明卫想法并没有什么反对的意见。

    不过,暗卫却是让姜维有些好奇,毕竟情报收集,明卫已经负责了,那与明卫不同名字的暗卫,又代表了什么?

    “至于暗卫,我的想法就是,负责暗杀,保护重要的官员,其实保护也被称作监管,然后就是进行一些不可能的事情,而暗卫总得来说便是我专门寻找的死忠之人所成立的。”

    孙云简单的解释了一下,这让姜维顿时有些汗颜道:“监管官员?如果是这样的话,恐怕会让人感到心寒啊。”

    毕竟有人天天的监视的话,定然会让别人放不开手脚,这样反而会让人感到心寒,最后离开。

    想到这里,姜维反而不是特别想让孙云就此成立暗卫。

    虽说,暗杀或者说孙云刚才所说的死忠之人所成立的暗卫,这样定然可以做到一些其他的事情。

    但,有好便有坏,对此姜维这一次持着反对的意见道。

    “伯约,我自然知道你为何这么想,其实监管也并不是全程监管,只不过是对于一些不安分的人所用而已,再说了,暗卫可并不是只有区区这些,比如私刑。”

    孙云说到这里,暗暗的笑了起来,寒意让姜维有些发冷。

    “只不过嘛,我觉得暗卫这一块,可以往后一点,因为现在还不是时候。”

    不过孙云笑完,连忙就泄了口气一般,撑着脸颊缓缓说道。

    “嗯……”

    姜维沉呤的看了一眼孙云,心中也逐渐对于孙云以后的路有了一些了解。

    从明卫或者说暗卫上来看,就可以看出孙云是有野心的,而这野心,一直在无限的扩大,不过姜维并没有反对甚至是去阻止。

    毕竟,这场乱世,或者说朝廷的**,早就让姜维看不到未来,再加上孙云对姜维有恩,而且也是姜维崇拜之人,孙云有野心这一点,不说全力支持,那也不会主动去阻止孙云的举动。

    见姜维突然间沉默下来,孙云撑着脸颊疑惑的看了一眼,就在这一刻,斥候也从外边回来,并且汇报道:“禀报姜将军,广宗城的情况我们已经大概了解了。”

    随着斥候的回来,孙云和姜维也都精神的从地上站了起来,姜维开口问道:“什么情况?”

    “如今广宗南门外聚集了大量兵马,不过并不知道干嘛,因为广宗城戒备太过于深严,我们也没有敢贸然的接近。”

    斥候连声禀报道。

    “大量兵马?”

    姜维诧异的看了一眼孙云,随后道:“行了明白了,你先退下吧。”

    “是”斥候在得到了姜维的同意后,这才退了下来。

    “没想到还真的让二公子你猜对了。”

    姜维在得知广宗南门外聚集大量兵马以后,便知道了因缘,对此让斥候退下以后,便无奈的看向孙云道。

    “哈哈,我倒觉得,一切都挺正常的。”

    孙云也是哈哈一笑,道。

    “哈哈,二公子,我最佩服的就是二公子您每次都能明确的抓住敌军将领的性格下手,在心这一方面上,姜维便不如您啊。”

    姜维也是不得不服气的说道,毕竟先前便有了石虎的前例,现在又有了张梁这个例子,这让姜维不得不服气。

    “哈哈,还好啦,还好啦。”

    孙云被姜维这么一夸,自然也不会谦虚的去推脱,但也有些脸红起来,比较姜维这样的名将夸奖那可是可遇不可求。

    “那二公子,接下来便是最主要的了吧?”姜维语气逐渐一沉,缓声道。

    “嗯,不过现在还不是时候,如果真是张梁带大军攻打广平,一时半会张梁是不会回来了,最起码我就会这样,而这个时候我们并不能贸然的去进攻,这时候我们反而要冷静,耐心。”

    孙云点了点头,随后提醒道。

    “这个姜维明白,不过二公子您觉得何时可以行动?”

    姜维了解以后,便问道。

    “嗯……如今正值子时,我想,等过了丑时到达了寅时应该就差不多了。”

    孙云粗略的判断了一番,便说道。

    “嗯,那我让雁门军的将士先行休息一番。”

    姜维听后,也觉得孙云说的不无道理,对此说道。

    “嗯,不过这次我觉得没必要投入五千兵马,毕竟兵马不在多,而在精,竟然潜入那自然要选择一些擅长潜入的好手,所以为了安全起见,这次行动只带五百人足以。”

    孙云见姜维准备离开,便叫住姜维提醒道。

    至于孙云的顾虑其实也是应该的,毕竟谁也不知道广宗里的人会不会有所防备,如果真的让五千兵马就这么进去,定然很容易就会被发现,而且还会打草惊蛇,以及容易被看到目标。

    这几点,孙云必须防备起来,五千兵马缩减成五百人,也是一个非常合理的数字了。

    听后,姜维这才点了点头,离去。

    “哎……好了现在就剩下我一个人了,真希望今夜会是个好夜色。”

    孙云缓缓的露出一丝笑容,不过这个笑容却是极为的狡狯,让人胆寒。

    如果这个时候石勒在这里的话,定然会打一个冷颤,因为自己所面对的对手,真的太过于不按照常理出牌了。

    与此同时,就在孙云等人已经做好了十足的准备,另一边,负责留下来防守广宗的石勒,在张梁带军离去以后,便重新回到城墙之上。

    双目扫视了一圈外边的情况。

    “可有发现什么异常?”

    石勒问向一名黄巾士卒问道。

    “啊,石渠帅!并,并没有。”

    黄巾士卒也好像并没有想到石勒竟然会询问自己,在石勒询问自己以后,声音都有些颤抖,等到平静下来,这才摇头说道。

    “嗯,努力戒备,如今子时刚刚开始,这个时候汉军应该会有所动作。”

    石勒低呤一声,心中对于自己的预感,还是非常相信的,最起码,防人之心不可无,在这一点里,石勒必须做好一切防备。

    “遵命。”

    ……

    子时刚过,丑时逐渐到来,夜色在寂静的场景下,显得它十分的沉寂。

    广宗城上,不少黄巾士卒来来往往,并且一双双眼睛不停地注视着外边,就连石勒自己也是走往各个城墙,巡视着。

    不过,石勒却是没有发现任何异动,这让石勒有时候都觉得,自己是不是太过于多疑了。

    然而,石勒全然不知的就是,自己的多疑是对的,知识选择错了时间,如今的雁门军都还在梦乡之中打滚,而广宗的守军却是全神贯注的防备着。

    两边不同的差异,如果被石勒知道的话,定然会吐血吧。

    随着丑时逐渐过去,石勒自己都有些打起了哈欠,毕竟接近几个时辰里,石勒就没有放过任何一处地方,然而得到的却是一点异动都没有。

    “难不成自己的猜想都是错的?”

    石勒见城墙之上,许多士卒也是打起了哈欠,有些甚至是开始了昏昏欲睡的样子,这让石勒不经的有些怀疑道。

    “报!”

    一声声响,让石勒瞬间提起了精神,看到一名士卒快速的赶来,连忙问道:“怎么回事?”

    “报,张梁将军回信说,已经赶到广平,现在广平戒备深严,就好像是已经等了很久一般。”

    话落,石勒微微皱眉,其实从张梁回信中,就可以看出张梁其实是在指责石勒过于担忧,好在张梁一意孤行,进攻广平,不然定然会耽误了战机。

    虽说是指责,但石勒也明白,张梁这是让自己不要太过于担忧了,最起码今夜定然不会发生什么事情。

    “行吧,让守军撤下些许人手,好好的休息。”

    短暂的犹豫中,石勒这才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