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三国之炎朝霸业 > 第两百六十二章:总感觉怪怪的

第两百六十二章:总感觉怪怪的

    “所以,人公将军,现在进攻广平,还需要从长计议。”

    见张梁已经明白,石勒也轻松不少,开口说道。

    “但,这些有何依据?”

    不过还没等石勒轻松下来,张梁却是冒出这么一句话,问道。

    “这。”

    石勒也是愣了愣神,张梁所问的,石勒的确是没有什么依据,毕竟如果真要像自己所说那般进行的话,所需要的兵力定然十分的巨大。

    这一点,石勒还是能够想到,但是自己就算能够想到,但张梁这样贸然去进攻,石勒总感觉有些不对劲。

    最起码,汉军的动向一直都不是特别的明确,这种暗地里的动作,这才是石勒最为担忧的。

    “如果,真要像世龙你说的那般,汉军真的要趁着引诱我们攻打广平之际,烧毁我军的粮草,那么守卫广平的汉军,真的能够挡住我军的进攻?”

    张梁虽说没什么大智,大慧,但这一点,张梁还是非常明确的可以看出来。

    随着张梁这么一说,石勒也是不知道如何去反驳,毕竟不管是袭击黄巾营地的汉军还是负责攻打广宗北门的汉军,出动的兵马大多数都在两万人以上。

    投入如此多的兵马,如果真的如同石勒刚才所说,会再次以烧毁粮草为目标,那么广平的兵马能够防守得住?

    “可是。”

    虽然石勒都明白这些,但总感觉事情有些蹊跷,急声说道。

    “世龙,难不成你想说汉军有援兵来了?”

    张梁抬手制止石勒说下去,并反问道。

    “从斥候得来的消息,其他汉军都还在其他州进行围剿我军,根本没有任何援兵的消息……”

    石勒如实的回答。

    “那便是了,汉军竟然无援兵,那么他们还能凭空冒出援兵不成?恐怕汉军就是虚张声势,就是看定了我不会趁势去攻打广平,才会有此行动,那么我自然要反其道而行之,趁着夜色还在,带军攻打广平!洗涮今夜的屈辱!”

    张梁越说越沉重,到最后近乎喊了出来,随着张梁这句话说出,其余的黄巾将领也都纷纷的高举手臂,怒声的喝道:“进攻!洗刷屈辱!”

    “世龙,如果你觉得害怕了,那么你便带着广宗的守军守在这里,替我保护好我大哥。”

    张梁看了一眼石勒以后,缓缓说道。

    “是……”

    石勒见张梁意已决,也不再劝阻,只能微微点头回道。

    石勒不再阻止,张梁自然要马上开始进行出击的准备,如今各黄巾将领都在这里,张梁连忙扭头高声喊道:“王雄,董海,你们二人马上前往营中调遣兵马,即刻前往广平!”

    “遵命。”

    王雄还有一名身着布衣的青年男子连忙走了出来,拱手道。

    “石虎,这次你便跟着我军一起进攻广平,可行?”

    张梁看向石虎,问道。

    “人公将军,汉军对我军的屈辱,我早已经安耐不住了,如今能够进攻广平,季龙自然没有任何意见。”

    石虎早就想听到张梁说出这句话了,石虎和石勒想法不同,虽然石勒说的很有道理,但这并不代表石虎就要退缩,反而雁门军所给的耻辱,让石虎将攻打广平看的更加的重大。

    随着张梁这句话一出,石虎早就安耐不住,高声喊道。

    “嗯,那么就世龙你留在广宗镇守,其余人等,全部在广宗南门集合,即刻攻打广平,一刻不许耽搁。”

    “遵命!”

    众将领纷纷的喊了一声,便各自散去。

    随着众人离去,石勒还立于原地,眉头紧皱,目光有些呆滞。

    “哎。”轻声一叹,缓缓道:“总感觉怪怪的。”

    石勒并不知道汉军到底会干嘛,但这种怪怪的感觉,让石勒感觉遗漏了什么,而这个遗漏了的事情,定然会对现今的情况出现巨大的变化。

    不过,不管石勒怎么想,也无法想到,这遗漏的事情是什么。

    毕竟,石勒如何都不会想到,汉军的援军是不会有,但是凭空而冒的五千雁门军,却是真实存在。

    ……

    隐秘的树丛之中,一道身影穿过树丛,与黑夜的树影微微重合,让人难以发现。

    而树丛之外则是一座高耸的城墙,城墙之上灯火通明,戒备也十分的深严,而就是在这戒备深严的情况下,谁也没有注意到树丛中的变化。

    “二公子,从前面已经得到消息,孙之公子已经带军成功袭击了黄巾营地,并且卢植将军也已经安然的退离。”

    青年赶忙的来到一名身着甲胄,面容清秀的少年面前,惊喜的说道。

    “呵呵,伯约我已经知道了,看来一切都按着我的计划进行。”

    少年借着树影,隐隐约约的看着那高耸的城池,缓缓笑道。

    “不过二公子,没想到您竟然在我们赶来这里之时,就有了进一步的计划,倒是让我佩服。”

    青年无奈的笑了笑,开口说道。

    “哦?什么进一步的计划?”

    少年听后,诡异的扬起嘴角,不过因为夜色的原因,青年并没有看到少年那诡异的神色。

    “难道不是二公子您所设计的嘛?”

    青年有些意外,连忙问道。

    “我也没说不是我设计的。”少年微微摊手,笑道。

    “二公子,我们可以不开玩笑嘛?”

    青年这时反应过来,面色的惊喜逐渐消失,紧接而来的便是无奈的神色,道。

    “哈哈,所以你都知道了什么?毕竟我所设计的事情,可是不少的。”

    虽说少年承认自己的确设计了什么,但是如果青年所说的和自己设计的不相符,那么自己也没有必要去承认这件事。

    青年自然也明白少年的意思,对此说道:“虽说卢植将军安然离开广宗,从我得到的消息里面,最重要的还是归功于高肃和张辽二人所率领的雁门骑兵,给了黄巾军一次重创。”

    青年说完,狐疑的看了一眼面前的少年,就像是在问,这是你所设计的嘛?

    “嗯……”少年听完,只是微微昂首,一副苦思的模样。

    “二公子……”

    青年见少年又在故弄玄虚,顿时轻咳一声,拉长了声音喊道。

    “好啦好啦……告诉你便是。”少年也是拿青年没有任何办法,只能如实说道。

    “的确,卢叔父引诱黄巾的援军赶来,然后让高肃和张辽带军在后并且以骑兵之势冲锋,都是我的注意,毕竟如果不这样做的话,恐怕还不足以让张梁想去攻打广平。”

    少年摸了摸下巴,不过摸着摸着却又没有那种胡渣的感觉,顿时也放了下来,开口答道。

    “照二公子你说的,难不成您还做了其他我不知道的事情不成?”

    青年再次狐疑的看了一眼少年,开口问道。

    “嘿嘿,没错。”

    少年这次也不再故作姿态了,直接承认的道。

    “嗯?”

    “因为,我……”

    “噗……二公子你这个算计也太坏了吧?”

    青年听后,顿时一笑,开口说道。

    “嘿嘿,说是算计,那可是太伤人了,明明我写的信是这么的直观,而且还让他们明确的知道自己的不足,没想到在伯约你眼中看来,却是变成了算计,啧,不满,不满真的不满。”

    少年嘿嘿一笑道。

    “不过二公子,你这么做,这个张梁真的会中计吗?”

    青年这时问道。

    “不清楚,不过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张梁这个时候定然会调遣兵马正在计划进攻广平吧,毕竟如果是我的话,也会这样。”

    青年这么一问,其实少年也是非常没底的,毕竟自己也没有见过张梁,也不知道张梁的性格到底如何,如果张梁是像司马仲达那般能忍,那恐怕,不会中计,但历史来讲,张梁的性格定然不会像他那样吧,不然如果张梁真的和他那般一样的话,为何黄巾军会走向灭亡呢。

    “禀报姜将军,孙云公子,广宗城有所异动。”

    随着时间逐渐过去,夜色也越来越暗,这个时候一般来讲都已经进入了梦乡,而就是这种夜色之下,却是有不少人还在活动。

    “有所异动?马上传令所有人密切关注广宗的情况。”

    青年听后,眉头一撅,吩咐道。

    “是。”

    “姜维,你说会不会如我所想那般,张梁已经开始行动了?”

    孙云淡然的盘坐在地上,视线聚集在广宗城的方向看去,问道。

    “不知,如果真如二公子你所想那般,那最好了。”

    姜维摇了摇头,虽说有所异动,但是在具体的情况还没有下来之前,这些事情都是不能马上断言,虽说,姜维还是非常希望事情一切都如同二人所想,就是了。

    “哎,其实伯约啊,你说我是不是应该让大哥建立一个情报卫?如今的消息传递,实在是太缓慢了。”

    孙云其实早就有这个想法,不过一直都没有可以交谈的对象,如今姜维就在这里,孙云这才开口问道。

    “嗯……情报卫,二公子你说的也不无道理,只是二公子你有人选吗?或者说二公子你打算如何去建立?”

    姜维点了点头,对于情报卫这一点,还是非常认同,但是想虽容易,但是做的话却是非常难。

    “哎,也对,看来有时间要抽个负责情报卫的人了。”

    孙云听后,也是泄了一口气,撑着脸颊闷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