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道曲 > 第一百五十九节 南天门开

第一百五十九节 南天门开

    紫霄宫门外,玉帝与王母衣着庄重,神色严肃。

    他们再次冲紧闭的大门一礼,道:“太上开天执符御历含真体道昊天玉皇上帝,”

    “白玉龟台九灵太真无极圣母,”

    “求见道主!”

    杨柳摇曳,紫云飘荡,无人回应。

    天地至尊等待许久,额头已然见汗,仍得不到回应。

    玉帝暗咬后槽牙,把心一横,走上前推开了那扇紧闭的大门。

    大门应力而开,没有想象中的禁制,也没有想象中的叹息,只是玉帝头上的汗滴更多了。

    紫霄宫,不存于天地而高于天地,一切道、法的源泉,三界万物的开端,混沌元气最后的归所。没有道主的允许,任你是至尊天帝还是混元圣人,都不敢进得此门。

    事到临头,玉帝还是迈出了那跨越生死的一步,进入了紫霄宫内。

    待到站定,见自己没有化作飞灰,玉帝这才松了口起,望向身后的王母,冷笑一声,往殿内走去。

    玉帝已越走越觉得有恃无恐,因为他觉得这个天地还需要自己,道主还需要自己,而且他已把所有赌注压上,赢了,就万事大吉,今后这天地当真正由他掌管,输了,大不了再回去做那个面团子天帝。

    “道主!鸿钧!”放肆起来,玉帝自己都觉得自己可怕,他直呼道主的名字,用力的踩踏着以前待若珍宝的石板,仰首挺胸的来到了道主下榻之所。

    “鸿钧!”玉帝先是轻声叫了一声,见没人答应,他轻轻推开门,又轻声叫道:“鸿钧!”

    “哈哈哈哈!果然不在!”确认屋内没人后,玉帝用力推开大门,看着石榻上空荡荡的蒲团,吹着胡子,挑着眼眉,高声道:“朕就猜到了,朕早就猜到了!哈哈哈哈!如今这天地,便是朕的了!”

    王母从后面走来,轻声道:“你难道忘记了,上一次老师出游,你就是如此言语,后来,老师说你心性不稳,要你经历了十万三千二百个大小劫数,才重新归位。”

    想起那些个劫数玉帝心头猛跳,却故作声势的道:“现在我也说了,老头子呢?怎么不再罚我?”

    “咳咳!”一个老人的咳嗽声传来。

    玉帝吓得扑倒在地,如筛糠般颤抖着,如捣蒜般磕着头,哭求道:“老师!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呜呜!我可是您的童子啊!虽然调皮了些,可是绝没有坏心啊。只有那些个圣人,他们,他们才窥视您的位置,我只是,我只是嘴大跑风,胡乱放屁。老师啊,我不做天帝了,您饶了我吧,别让我再去历劫了。”

    “咳咳!至尊天主,老夫可不是道主啊,呵呵呵呵!”

    玉帝抬起头来,见一扶杖老人,白发白须,半驼着背,正冲着他呵呵傻笑。

    “扬眉大仙!”玉帝认得此人,忙从地上爬了起来,抹干了眼泪,上前握住了老人的手道:“扬眉大仙,您是老师的好友,一会儿老师回来,您可得为我求情,看在我曾经给您浇水的份上,救救我吧。”

    扬眉大仙任由玉帝牵着他的手呵呵笑道:“道主去修补天道了,短时间难以回来。”

    王母在后面听得眉头一挑,她怎么也想不到这扬眉大仙会把此等秘事这么轻易的告诉他们。

    扬眉大仙又道:“都是那不周惹得祸,平白坏了此纪元的寿数,不但道主,连带着道主那些徒子徒孙,也都被迫归于混元,共赴神魔大阵。”

    “嗯?”玉帝和王母面面而视,他们自从和西天的佛祖商议封天后,对外界的关注也没有断,可是他们只知道圣人似乎不在了,却不知圣人回归混沌这样重大的事。

    “究竟是怎么回事?”此时,得知了一直压在自己头上的道主和圣人真的都不在了,玉帝不但没有心喜,反而担心了起来。

    “不周从纪元之末取来了混沌珠,并触动了下个纪元的开启。”扬眉大仙不知出于什么目的,丝毫没有隐瞒的说了出来。

    “混沌珠?”玉帝暗自想到:“自己是从三皇洞得到关于混沌珠的消息,那么说明圣人都知道此事。对了,王母在瑶池也和我提起过混沌珠,她却是从哪里得知的?是女娲?不对,难道是?”

    玉帝猛然抬头,看向不惊不喜的王母,又望向扬眉大仙,他顿时恍悟,道:“原来是你!难怪,难怪!”

    “难怪什么?”王母轻移莲步,抚摸着毫无尘埃的石榻,随意的问道。

    “难怪你敢来紫霄宫!难怪你知道那么多事!难怪你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

    “呵呵!确是老夫告诉她的,不过这些都是道主授意的。”

    王母轻抚石榻的玉指一顿,慢慢的撰成拳头,缩回了袖口之中。

    扬眉大仙又道:“你们也不必在意,道主说你们若来了这里,就让我把这个交给你们。”

    一支玄笔,一方金印,闪动毫光,浮在玉帝和王母的眼前。

    “这是?”玉帝没有半点犹豫,一手抓向笔,一手拿向印。

    “啪!”一条银白色闪着星光的鞭子缠住金印,转瞬回到了王母身边。

    王母拿到了金印,打量一番道:“至尊玺!老师真的放开了我们?”

    玉帝只抢到了玄笔,却没有吵闹,也打量确认一番,道:“果然是封神笔!老师,他,真的不管了?”

    扬眉大仙呵呵一笑道:“都去吧,去做你们想做的事情吧,道主不在了,老夫也要睡了!”

    说着,他抬手轻挥,玉帝和王母便到了紫霄宫门外,然后只见整个紫霄宫如同褪了色的水墨画,渐渐消失不见。

    握着笔低头想了一会儿,玉帝对王母道:“把印给我吧,只有笔、印、榜三者齐聚,才能号令群神,布下周天星斗大阵。”

    “哼!少了洛书河图,那些个神仙便是听从你的命令布下大阵,也不过虚有其表而已。”王母把金印收入怀中,转身破开结界,返回天庭去了。

    玉帝目光晃动,思量良久,自语道:“也罢,只要道主和那些个圣人不在,朕还驯服不了一个女人吗?”

    两位至尊返回天庭,立刻派人摇动神榜,召集万神,召开天神大会。

    自封神之战后,凌霄宝殿从未有过这么多神仙。

    就看那左方站着四帝五老,五方揭谛,九曜星官,二十八宿,三十六宫宫主;右方立着四大天王,四大天师,各部元帅,日夜游神,七十二殿神王。再往下是值日神,值时神,风婆雨神,各方战神,各部将领。

    看着密密麻麻的人头,玉帝微笑着点头,心中得意万分。下面的神官神将却一脸懵逼,不知道为何这次朝会竟来了这么多的大小神仙。

    玉帝一声轻咳,说道:“诸位爱卿,能一次看到如此多的同僚,你们高兴吗?”

    “咳!”玉帝又轻咳一声,道:“不管你们高不高兴,朕今天可是高兴。你们看,这是什么?”

    当看到玉帝手中那杆二十一节的打神鞭时,大殿内的群臣一个个哆嗦起来,不再想为何这么多人都到了凌霄宝殿,只暗道:“这打神鞭不是被道主收了去吗?怎么又落到了这疯子手中?”

    见无人开口,玉帝轻轻磕了磕打神鞭的一角,道:“你们都知道这是打神鞭,却不知道这也是封神笔,不然,你们的名字是怎么上去的?如今道主将这只笔交给了朕,朕想消了谁就消了谁,想填上谁就能添上,朕想让你们来你们就得来,想让你走,你们就得走,你们说,朕高不高兴?”

    九天应元雷神普化天尊,神霄玉清真王南极长生大帝,商朝老太师闻仲,迈步出列,道:“现在三清不在,天庭闭天,你把打神鞭请了出来,是要我们做什么?”

    王母坐在玉帝一旁,轻声道:“南极长生大帝莫要着急,玉帝虽得了封神笔,可是若没有我这个至尊玺,他还做不得主。”

    众神仙见到王母摆弄着一方金印,更是不寒而栗,老闻仲也不敢太过造次,他只好压下怒气,道:“两位至尊乃是这天地之母,无论何时都不应弃天地万灵于不顾,无论你们有没有打神鞭、至尊玺,老夫还是那句话,这天,得开!这地,得护!”

    玉帝“啪!啪!”鼓了两声掌,笑道:“闻爱卿说得是,朕这就传旨,开天护地!”

    “啊?”闻仲没想到一直说不通玉帝竟然说开天就开天了,不过这究竟是好事还是坏事?现在玉帝手中有打神鞭和封神榜,他们再说什么也无用,只好走一步看一步吧。

    “难道玉帝召集我等,就为此事?”托塔天王李靖也战了出来,这几天封天,他倒是乐得清闲。

    “当然!还有一事,道主和诸位圣人都已回归混沌,如今的天地,便由我们,不,只由朕说了算!现在开天门,响天鼓,宣告天下!”

    不等众神反应过来,玉帝站起身来,大声宣布天庭重新开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