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抗日之兵魂传说 > 第一九八二章心不宽,路能宽吗?

第一九八二章心不宽,路能宽吗?

    胡昊在旁边听到了徐司令的请求以后,背着手在哪里走着,现在他心里也是很矛盾的,廖耀湘,算是一个军事方面的人才,但是就脾气太傲了,如果这次他能够及时的去地方部队里面视察的话,那么事情也不会那么大!

    “胡帅,我老徐这辈子没有求过人,但是这次,为这个小师弟求你一次,他廖耀湘打仗的本事有,也看不起很多我们这边的将领,心中是傲气十足,

    但是不能否认他在军事上面的本事,这个事情,要说和廖耀湘没有关系,也是不可能的,但是要说关系很大,也是一个不察的事情,所以说!你也说了,现在年轻的中将不多了,我们必须要保护好那些中将,

    我们的年纪最多能够为国家征战十来年,十来年以后,还是要靠他们的,所以说,我希望胡帅能够同意我的请求!”徐司令在哪里站了起来,替廖耀湘请求说道,

    而廖耀湘心中是非常的震惊,他没有想到,此时的徐司令还会为自己求情,他到这边来了以后,心中一直是不服的,而且对于自己的这个学长,也是不服,心里一直想着,他徐司令纯粹是运气好,跟着胡昊这边,

    否则,现在一样也什么都不是,所以,在到这边以后,他就是在上任的时候,和徐司令见了一面,后面基本不去沈阳那边见这个学长,而且,他还在后面说过不少徐司令的长短,但是没有想到,此时这个自己从来都看不去的徐司令还替自己求情!

    “我这边判还是要判的,廖耀湘,能够赦免你的罪的,只能是总司令,只有总司令才能恢复你的军职,我是检查院的**官。蒋检查长也是检查长,你求他,他不会给你办,先下去吧,老徐,你给总司令他们说吧!”胡昊对着廖耀湘和徐司令说道。

    “我知道,我晚上就会去发一封请罪的电报,这个我也是有责任的,另外我会向总司令求情的,廖耀湘。你去劝劝余灵光,让他把事情交代清楚了,那些物资销售出去的路子,涉及到的人,全都要查清楚!”徐司令对着廖耀湘说道。

    “好的,我现在就去!”廖耀湘说着就出去了,而胡昊和徐司令在办公室里面坐着,两个人都沉默着。

    “老徐,你不能在东北战区待着了。到中东去!”胡昊对着徐司令说道。

    徐司令听到了胡昊的说的话以后,愣了一下,不知道胡昊到底是什么意思,怎么突然在这个时候说这个。以前是一点风声都没有!

    “老徐,这次你是要承担责任的,事情发生在你东北战区,不处理是不能服众的。况且,我也是为了你好!”胡昊看到了徐司令发愣。马上就说了起来。

    “我知道。这个责任我是要承担的!”徐司令听到了胡昊这么说,心里虽然是没有想通。但是还是把话接了过去,但是从他自己心里来讲,他还是不明白胡昊为什么要调走他,但是自己反对是没有任何用的

    ,胡昊在部队里面说话是一言九鼎,任何人反对都是没有用,胡昊能够对部队有绝对的控制,这种控制任何人有任何小动作都没有用!

    “我知道你心里不满,我也不怕你不满!但是这次我确实是为了你好,几大战区实力,或多或少在国外做过战,但是你没有,

    第二个,从开始打东北,到现在,整个东北战区都是你在经营,说句让你的伤心的话,但是也是实在话,任何人都不可能让你在东北长期呆着,

    第三个,中东那边,需要一个大将坐镇,甚至是需要两个,现在我们能够动用的战区司令不多,你一个,陈诚一个,还有就是的杜隶明。我打算让陈诚去做你的副手,在东北那边经营!”胡昊看着徐司令说道。

    徐司令听到了,看着胡昊,然后点了点头说道:“我知道,放心,胡昊,这点我非常的明白,我也希望能够调开一个地方,如果在东北呆着,不管我有没有那个心,别人都会说我是东北王的,

    我可不想让任何人这样说我,我也不想这么做,国家需要和平,比任何时候都需要和平,所以,我完全同意上面的考虑!”徐司令很真诚的说着,

    他很明白胡昊话里的意思,现在国家需要和平,那是肯定不允许有拥兵自重的存在,这样会给国家带来战争方面的风险,那肯定是要不得的!

    “你理解就好,我们这些人,就是守住我们的国家就行了,不能让国家在发生动乱了, 和平对于中国百姓来说,太重要了!

    所以,有些事情我不得不做,如果不是为了国家,说心里话,我真的宁愿跟着我哥回到老家去种地去,虽然不至于大富大贵,但是活着轻松自在!”胡昊叹气的说道,现在的胡昊,性格是完全被压制住了,他自己都感觉很累,

    不像以前,自己想要干什么就干什么,除了大哥,自己根本就不怕谁,谁来自己都不鸟,但是现在不一样,现在胡昊有怕的人,那就是百姓,这些年,他走了很多地方,看到的百姓的大部分都是面黄肌瘦,衣衫褴褛,让胡昊不得不去考虑哪些百姓的未来,也不得不心情变得沉重,变得有压力!

    “二愣子,我想跟你谈谈,晚上我们一起吃个饭喝个酒如何?”徐司令听到了胡昊的叹气以后,想了一下,对着胡昊说道。

    “恩,为什么要吃饭喝酒再说?”胡昊不明白的看着徐司令说道。

    “恩,有些事情喝酒以后能够说的出口,现在我说不出,我不得不承认,你身上的那股威严是越来越重,我现在都不有点敬你了!”徐司令笑着看着胡昊说道。

    “不是吧,你还敬我,咱们多熟啊,一起共事多少年了,从我胡昊开始正式担任部队主管的时候,咱们就在一起了!”胡昊不解的看着徐司令问道。

    “这个跟熟不熟没有关系,晚上说,晚上一起喝酒,好久没有一起痛快喝了,你也痛快点,不许使用你的内劲,放开了喝!”徐司令摇头,然后笑着冲着胡昊说道。

    “行,可以,我也想醉一回!”胡昊考虑了一下,点了点头说道。

    等到了晚饭的时候,胡昊和徐司令还有廖耀湘都在旁边吃饭,此时的廖耀湘肩上的军衔已经被摘下了,但是并不妨碍他们在一起吃饭!

    “来来来,都满上,咱们先干三杯再说!”徐司令让廖耀湘给胡昊倒酒,廖耀湘马上站起来,先给胡昊倒满,

    然后给徐司令倒满,最终是自己,三个人开始碰杯喝了起来,胡昊这次也不用自己的内劲去压制那些酒精,放开的喝了起来,

    酒过三巡,徐司令开始对着廖耀湘说道:“我知道你对我不服,很多人都对我不服,这个我心里清楚,但是我不吹牛的说,你用20万,我用10万,不管你是攻是守,我照样干翻你,

    打仗,可不是看你军校成绩有多好,你学问有多高,兵无常势,水无常形,

    你就说胡昊,他正儿八经上过学吗?但是谁敢小看了胡昊的指挥才能,要是我和胡昊打,我用20万,胡昊用5万就能够干翻我,甚至还不用,打仗,不是靠学习成绩,靠这里!”徐司令说着就指了指自己的脑袋,

    廖耀湘也是点头说着,“是,是!”

    “哈,你,有才气,有本事,也有傲气,但是我问你,你和胡昊比,你自己在心里和胡昊比,你和胡昊谁厉害?”徐司令看到了廖耀湘这样,再次问道。

    “那还用说啊,当然是胡帅,这个没有人和他比的了,当初在武汉会战,东南亚作战,我是真的服了!”廖耀湘马上说道。

    “可他有你的傲气吗?就才能来论,你有什么建树?胡昊写出了步兵操典,整个外事部门的人,大部分的他的学生,整个国家的工业布局,整个国家的经济发展走向,还有国际战略的制定,你什么时候看到胡昊傲了?我就想对你说一句,你有什么资格傲!”徐司令用手指敲着桌子点着廖耀湘说道。

    廖耀湘听到了,马上就低下了头。

    “我告诉你,廖耀湘,你没有任何资格傲气,一个真正有本事的人, 心里装的是什么你知道吗?恩,你知道吗?”廖耀湘再次问着廖耀湘。

    “我告诉你,国家,百姓,可能你听到了想笑,但是你想想你的检查长,我们的校长,你想想统帅,你想想副统帅,你想想总司令,谁不是这样的?

    心不宽,路能宽吗?心里装的东西小了,你承担的责任能够大的了吗?”徐司令对着廖耀湘说道。

    廖耀湘低着头在哪里点头,徐司令也不知道他听进去了没有,但是此时的徐司令已经手指指向了胡昊了:“胡昊,不是我说你,这次你到这边来视察,我感觉你和以前变了很多,没有以前洒脱,也没有以前放得开,我感觉你活得很累!”

    “啊,还有我的事?”胡昊开始听着他对着廖耀湘说的话,正听的津津有味呢,徐司令一说他,他还没有适应过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