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仙三代的日常生活 > 第443章 猜想(下)

第443章 猜想(下)

    这样的想法,就连冷悠然自己刚刚冒出来的时候,都觉得自己小人之心,可有着众始神和巫神族的相互攻坚消亡在前,有些与自身息息相关的事情也容不得她不去多想。

    毕竟,曾经在碧云空间内看到的那些画面,对于她来说印象还是太过深刻了,正如金灿所说,那些巫神族先民虽然过着茹毛饮血的生活,可他们的力量,真的远远的要超过现在仙界的众仙不知繁几。

    这整个仙界,除了兽族和各种妖仙妖魔之外,不论是仙人也好,魔族也罢,甚至是佛修都是自巫神族的修炼分支中演化而来,各不相同,却又异曲同工。

    流着这些先民血液的众仙,却是最终到的了今天这般,虽然繁衍更胜,却早就失去了昨日的辉煌。

    冷悠然十分明白这与巫神族自身的膨胀,几经战火,损失了大量的传承,自身又四分五裂有关,却也不能否认,冥冥之中,似乎总是有着一只看不见的手,在摆弄着,那些始神和先民们的命运。

    正是因为她成为了旁观者,才更清楚的看明白了那些年的因因果果,循环罔替。

    “师公,您觉得,天道会不会抑制咱们攀上更高的修为?”

    冷悠然话语唤醒了失神的和通,看着她那一张已经纠结在了一处的小脸儿,不禁失笑答道:

    “你若是指成神的话,那不用想了,这是必然的。其实也不只是成神,修炼的每一步,其实都是被天道抑制的。

    丫头你本就来自下界,你就更应该明白,有多少人倒在了飞升这道门槛之上,又有多少人,在仙界的每一次晋升之中失去了性命,你个小丫头可别告诉老夫,你至今才看明白这一点?”

    冷悠然闻言下意识的很想说她不是这个意思,却忽然眸光一闪,整个人怔在了原地,修炼多年,她竟是忘记了,从修炼最开始,便被告诫的话语。

    “师公,我明白了!”冷悠然在说出这句话之后,整个人似乎都被镀上了一层微光。

    是啊!修炼本就是逆天之事,既然要逆天,那也就是要跨越天道,这天道不止是掌控着万物的规则,更是仙人在成神之前,需要迈过的最后一道门槛!

    那些迈过去的人,便能超脱天道之外,而迈不过去,自然会消亡。

    思及此,冷悠然心下陡然一惊,若是如此的话,那么那些始神算什么?既然脱离不开这天地的束缚,那们到底还是不是神?

    还是说,们只不过是与这个世界伴生而来的,有着更高起点的生灵,即便他们在这片天地之间几乎无所不能,却也终究与真正的神有着一线天道的差距。

    就如鬼王一般,虽然伴随着鬼界而生,掌控着整个鬼界,却也仍旧被整个鬼界所羁绊着。

    这样的鬼王,忽然让冷悠然生出了一种很荒诞的想法,就好像是原来那个世界中,大型集团公司下属分公司的总经理,虽然掌握着分公司所有员工的生杀大权,更是能直达上层,甚至左右上层的一些决定,却终归逃不脱高级打工仔的命运。

    有了对始神这个特殊群体的进一步认知和猜测,冷悠然又想起了那些传说中已经飞升成神的先人,若始神不能算是真正的神,那么分食了始神之后,那些消失不见踪影的先人,又跑去了哪里呢?

    这么想着,她也这么问了。

    和通闻言,面色却是严肃了起来,生怕冷悠然生出不该有的心思,开口告诫道:“丫头,你要记住,不是你的终究不是你的。老夫虽然不知道那些人具体是不是真的飞升了,或是去了哪里,但根据我这些年参悟天道所得,我并不认为,他们就真的跳出了这片天地。”

    “师公放心,悠然明白的。”冷悠然克制住自己因为某些猜想,微微颤抖的身体,用力的点了点头。

    和通却仍有些不放心,又细细叮嘱了冷悠然一番,才让她回去修炼,最起码要在离开公冶家之前,把修为晋升到金仙,他老人家才能放心让她离开。

    小院的西厢房内,冷悠然盘坐在仙玉石台上,并没有进入修炼,只是怔怔的发着呆。

    “主人还在想空间里的事情?”自从离开那处空间,金麒便发现冷悠然心里藏了事情,此时见冷悠然与和通二人聊过之后,便回来发起了呆,不由得开口问道。

    “也不全是,我就是好奇那空间内的禁锢。可天道不许我参悟。”想到那在空间内忽然出现在头顶上的一小撮乌云,冷悠然不禁磨了磨牙,在心里又把那无理取闹的天道,来来回回贬损了一遍,这才叹了口气,对着金麒叮嘱道,

    “师公让我突破金仙之后再离开,虽然那小空间之行,我已经隐隐触摸到了晋级的门槛,但想要真正的突破金仙,却是需要闭上一段时间的死关。

    公冶家不是丹家,楚华前辈也不是阳炎丹尊,把整个公冶家都把控的滴水不漏,这段时间,若非必要,你最好留在院中,或者跟在师公身侧,我才能放心。”

    “主人是担心……?放心吧!他们奈何我不得的。”金麒对于自己的实力有着强大的自信。

    “硬碰硬的打斗之上我并不担心你,可这里毕竟是公冶家,你我都不知道他们手上有着什么样的东西,我也不能把紫蕊放在你身边。

    切记,防人之心不可无。公冶家正处在炼制神器的裉节上,你是浑身都是宝的瑞兽,不叮嘱妥当了我如何放心?

    虽然我觉得他们可能不会做某些事情,是我小人之心,但凡事都有个万一。

    若是他们真的厚着脸皮,来要上一些你的血液,或者是鳞片,只要师公同意,即便你觉得有损你的骄傲,也不要反对,先给他们就是,等日后有机会了的,你主人我自会帮你讨要回来。

    当然,师公他老人家即便妥协,也不会让你吃亏的。可记住了?”

    鉴于刚刚踏入公冶家,自己就掉进了一个坑里,冷悠然直觉公冶家的人,绝对不是如外界传言的那般直接甚至鲁莽。

    金麒闻言蹙了蹙眉明显有些挣扎,却也知道,冷悠然也是为了他好,公冶家传承了万万年年,真的有可能如主人所说,手上还有着什么不为人知的东西。

    在沉吟了片刻之后,金麒到底还是点了点头,至少,在主人出关成功晋级之前,他不能给主人添麻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