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仙三代的日常生活 > 第194章 相继苏醒(下)

第194章 相继苏醒(下)

    “是,仙府,无象仙府!本来看你这一身伤我也不打算这么早跟你说这些,不过,看你这样,我还是说清楚的好。

    凤凰一族的事情我虽知道的不多,可人家是这仙界根深蒂固了不知道多少年的势力,还留下了一只鸾鸟来监视,就不提了。

    单就是这回随着救护你们师徒三个,带回来的那些人,你当那些跟过来的老家伙都是好相与的么?

    他们多是跟我一个辈分,甚至有的辈分比我还要高,原先在宗门被供养习惯了,虽说,这些年吃了不少苦头,可你别忘了,悠然那丫头,在辈分上毕竟是矮了他们不止一头,虽然是新的仙府,新的开始,他们也点了头,早前出的那事,更是多多少少让他们熄了些心思,可到底还是不知道他们能安分多久。

    你若是真能明白那丫头的难处,心疼她,念着她的好,便收了那些胡思乱想,抓紧好起来,帮她一把,比什么都强,别让她一个人支撑着养活咱们。”

    曾经也做过一宗之主的苍魄,虽然不问世事多年,可到底还不算是真糊涂,待得木月白话落之后,便点了点头,道了声明白,便盘膝入定,调理起自己的伤势来。

    见苍魄安下心来,休养疗伤,木月白便也站起了身来,查看起了那仍旧昏迷着的,两人一狐的伤势,这一看之下,虽然放心些许,可对冷悠然的心疼,却是更加了几分。

    这边两人如何说如何想,冷悠然却是顾忌不到了,她现在也头疼,虽然这些天,每天她都在加紧赶制仙符,就为了能腾出时间来,前往竹海,可是现实却远不如理想丰满,照这么下去,别说去竹海了,就是一年之内,完成这些任务,都有些困难。

    “唔……我怎么就不是哪吒……”冷悠然敲了敲自己有些犯疼的额头,自言自语的嘀咕道,却是在话落之后,忽然愣住了,对啊,当年她费尽了心神做的那个藕人分身还在啊!

    这些年虽然一直没在用过它,任由它被放在碧云空间的库房内落灰,可当年那抹分神,她却并没有收回来,分神与她的元神本就是同根同源,经过了这么多年,她的灵宫已成,元神一直在不停的成长,壮大着,那分神,自然也在成长。

    只不过,因为少了三魂七魄,只有一些魂力支撑,并无所思所想,只要她不去催动,便如同摆设一般罢了,也因此,这分身,后来用不到了之后,便被冷悠然收了起来,随着时间的日久,便慢慢的被她给淡忘了去。

    “真笨!”想到还有这么一个帮手的冷悠然,直接从椅子上一跃而起,迅速把神识探入到了碧云空间之中,找到了藕人分身的所在,把它拎了出来。

    一番检查下来,冷悠然的脸上慢慢爬上了欣喜之色,只是在这欣喜却并不纯粹,还有一丝庆幸掺杂其中。

    说起来,这藕人分身虽然被她搁置在了一旁,可那塑身的莲藕毕竟是被木灵催生过的活物,这些年下来,竟然因着碧云空间内灵气的升腾,器灵的彻底苏醒,内里规则的完善,也在成长着。

    她甚至有理由相信,若是再这么搁置不管,只怕,再过个千八百年的,这东西便再也不是自己的分身了,而是会生出新的灵智来,甚至等到那灵智把她那只会傻傻长个儿的分神当做大餐吞噬了去,她才可能会有所察觉。

    “幸好!幸好!”冷悠然看着那藕人分身,在庆幸之于,却也明白,这藕人分身暂时一用还是可以的,但因着这仙界的灵气过于浓郁,仍旧继续把这活物作为分神的载体,总归不是长久之计,想来,等忙过了这阵,还是要早些让分神塑形才是正理,这其实也是当年炼制分神之时,她便应该做的。

    既然心思定了,冷悠然便也不再含糊,把意识再度与分神连通之后,便一心二用,交替着绘制起了仙符来,这般一来,一个打坐恢复,一个绘制,中间无缝衔接,自然不是一加一等于二那么简单,速度也明显不可同日而语。

    时间眨眼便又是过去了一个月,整个仙府在桃木之和聂远的拾掇下,终于摆脱了那光秃秃空荡荡的情形,彻底有了一个仙府该有的模样,见冷悠然这里的事情基本告一段落,虽然冷悠然依旧忙的团团转,可却也再无什么他可以帮手的地方。

    桃木之便带上了他仙府之中的几名妖仙和李越,以及万俟静初特意通过传送台送来的,供冷悠然炼制仙府建筑的矿石,回去桃源仙府了。

    当然随他一同回去的还有禁不住桃木之软磨硬泡的花四海,说是小住几日,让花四海看一看他的仙府,冷悠然到是觉得,自此之后,怕是花四海要在无象仙府和桃源仙府之间常来常往了,不过这样也好,再好的关系,也是需要维系的,她现在忙的脚不沾地无暇他顾,有了花四海这样一个纽带,冷悠然也放心,更相信她与桃木之之间的合作关系,也会因着花四海越发稳固。

    在桃木之和花四海他们走后不久,欧海恒终于也从昏迷之中清醒了过来,在接到木灵传音的瞬间,冷悠然手下绘制了一半的仙符轰然爆裂破碎,把她的书房弄得一片狼藉不说,她自己,也受了一些轻伤。

    可她却是哪里还顾得在意这些,丢下手中的符笔,便冲出了书房,向着永延院的正屋飞奔而去。

    直到冲入了正屋,看着被苍魄搀扶着依坐而起的欧海恒时,才顿住了脚步。

    “外公!”一声哽咽的轻唤出口,冷悠然才意识到,她对欧海恒的担忧和思念远比她自己意识到的要深重的多。

    “好孩子,不哭,快过来!”欧海恒的声音同样颤抖着,却是努力向着站在那里兀自哭泣的好像一个孩子般的冷悠然伸出了双臂。

    “外公!我好想你!”被欧海恒这一唤,冷悠然再也顾不上其他,飞扑了过去,趴在了欧海恒那远不如往昔坚实的怀抱之中,呜咽出声。

    欧海恒更是没有想到,他还能再见到自己心心念念的小外孙女,此时怀抱着冷悠然,轻拍着她那不停颤动的背脊,也是老泪纵横。

    -- 上拉加载下一章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