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之异种降临 > 第三百九十章 委托

第三百九十章 委托

    花月凌等待着,女孩到现在还是没有什么反应,犹豫了不知道有多久了,花月凌等的都有些烦躁了。可是他也不能做什么,总不能现在出去去问问女孩到底在想什么吧,那还不把女孩给直接吓跑了。

    肯定是不能那么做的,那就只能再看看情况再说了。

    无奈的随便找了个凳子坐了下来,花月凌趴在桌子上。

    闷热的空气使人有些昏昏欲睡,花月凌半眯着眼睛,身处在灼热的空气之中,有种被烧烤着的感觉。空气被阳光给烧灼的有种特殊的味道,像是某种事物被烤熟了一样,闻起来也是闷闷的,很不好闻。

    花月凌有些疲惫,想要休息一会儿,主要还是等待时间太久。女孩也是真的不知道怎么回事,思考了那么久,再这样下去等别人都苏醒过来,出来了,估计她还是没有思考完呢。

    这让花月凌怎么办,他是一点儿办法都没有。

    “请问……有人在吗?”

    又是一段时间过去,轻盈的脚步声响起,或许是内心有着担心的缘故,女孩脚步声很慢很轻,就像是飘着的柳絮一般。几乎听不到声音,花月凌的听觉自然是不一样,所以听得很清楚。

    他也是立刻就坐起身来,并且站了起来,往自己的房间走去。

    女孩的脚步声在门外停下,就见她上半身小心翼翼的探进来,轻声的询问着。

    花月凌也作出才刚刚出门的架势,走了出来还打了个哈欠,脸上挂这些困倦,似乎刚刚睡醒,还没有睡饱似的。

    “你是?”

    花月凌盯着对方的脸庞,歪着头问道。似乎是不认识对方似的,不过说句实在话,花月凌也是真的不认识她,只是不久之前才见过她而已。

    “爱拉,您叫我爱拉就好。”

    女孩很是恭敬的说道,花月凌还真有些意外,说实话,他还基本上没有受到过这样的待遇呢。一个女孩如此恭敬的和自己说话,那种感觉还挺不错的。

    心情不由自主的就好了起来,花月凌说起话来也是轻快了许多,能够和对方平常的交谈。

    “爱拉你是有什么烦心事吗?所以才来找我,如果有的话就说出来,我听听看是不是能够帮到你。”

    花月凌也是用较为温柔的语气说着,以免吓到女孩。别看女孩和他说话的时候看起来挺正常的,实际上女孩还是非常紧张的,花月凌能够感受的出来。

    不管是表情上动作上还是从她的心跳都能够轻松地感受到她的紧张情绪,不过女孩在着力的控制自己,只不过这种控制作用并不大。

    花月凌没有着急催促她,而是双手向下示意她冷静一些,不用那么紧张。

    “别紧张,我和你平常相处的那些人也没什么差别,没必要这么害怕我。”

    “呼……”

    爱拉听他这么一说,身子有着一瞬间的紧绷,可以感受得出来她更加的紧张了,不过花月凌后面的话还是管了些用,她又放松了下来。

    深呼吸了几口气,爱拉平静了许多,也算是可能和他比较正常的交流了。

    “抱歉,我有些……”

    “没关系,毕竟是面对着一个陌生人,这种情绪是很正常的,我能理解。”

    花月凌连忙说道,生怕让对方感到害怕。不过他却不知道,越是这样越是会让对方紧张。好在爱拉并没有这么觉得,见到他抢在自己说完话之前就开口,也是不由得“噗嗤”笑了出来,感觉他还挺有意思的。

    不过笑出来后女孩脸色一变,有些担心的看着花月凌,见到他似乎并没有生气的意思,这才算是暗暗松下了一口气来。

    “没关系,就把我当作一个普通的朋友就好。”

    花月凌看着她的表情,知道她在想什么,所以以轻松的口气说着。

    “不用担心这些。你有什么想说的就说吧,我听着呢。”

    比起这些花月凌现在更加关心的是对方的来意,对方显然是有什么事情需要自己帮忙,不然的话也就不会再来之前思考那么久,愁眉苦脸的,到现在都没办法很好的说出口来。

    花月凌在某种程度是能够理解她的,其实在这方面花月凌差不多也是这样的想法,他不是特别喜欢拜托别人,觉得那样不好。所以在有求于人的时候总是不好意思开口,爱拉显然也是这样。

    不过在这方面花月凌并没有什么经验,或者说他并没有什么好说的,这还得看爱拉自己,需要她自己来强迫自己把想说的说出来,别人帮不上什么忙。

    两个人之间一时间陷入到了诡异的静寂之中,明明都有想说的话但是却谁都不说话,都很平静的等待着。也不知道他们是在等待着什么,至少爱拉这方面是不该沉默的。

    沉默良久,爱拉才小心翼翼的开口,有些不好意思,也有些害怕。

    “那、那个……其实是……其实我有件事情想要拜托您……”

    “……”

    花月凌静静地看着她没有说话,他在等待她下面的话。

    “是、是这样的……”

    渐渐地爱拉似乎也差不多了解了花月凌是个什么样的人,所以话语也是渐渐地流利了起来。虽然要说的话仍旧是带着些害怕的情绪。

    “我、我之前有一次外出,到外面去,一个人……碰到了魔兽,被没收追赶的时候把妈妈留给我的项链给丢掉了。我、我想要找回来,但是……”

    一道热切的目光落到自己的身上,花月凌依旧没有开口,继续保持着沉默,这种沉默有些让人不爽,但是爱拉自然不会说什么,她才是妖担心对方会不爽的那个人。

    “……仅仅是我一个人的话我怕又会碰上魔物,所、所以……”

    偷偷瞥了花月凌一眼,她话语说的也是有些磨磨唧唧的,一直没有说到正题上面。不过花月凌也没有去催促她,而是等着她继续说,等着她把该说的话给说出来。

    “……我希望您能帮我一下,和我一起去到可能丢相连的地方找找看。您是一位冒险者,肯定有与魔物战斗的能力吧。”

    “……”

    花月凌稍稍沉默了几秒钟,随后这才开口。